我了解的北京調遣處內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北京市勞教調遣處11大隊成立於2006年底, 是專門非法關押女性大法弟子的,號稱「攻堅大隊」的迫害場所。

大法弟子從收容大隊進入11大隊後,都會被隔離在一個單間,由一名或多名普教看守。進而馬上會有隊長來談話,其內容都是多年來強加於大法和師父的謠言,如果表現出異議或者不滿,就會是無休無止的「談話」,目的就是讓弟子違背良心寫下「三書」,放棄信仰。小隊長談話沒有達到目的,就換上大隊長。那些惡毒的攻擊就像刀子插在大法弟子心上,但有形無形的壓力又讓大法弟子神的一面被抑制,很多人妥協了。

寫完「三書」後,由班長帶回班中,接下來等待的是更甚的毒藥,攻擊佛法的書和錄像,看完後要寫出「認識」,認識還必須達到邪惡的要求。這整個的「轉化」過程,是對人良知的極大摧殘。大法弟子通過修煉告別了多年疾病纏身,但他們就是要否認大法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而用所謂的心理暗示進行強詞奪理的解釋。其實誰都明白,心理暗示根本治不好重症,根本不可能讓一個久病的人在短時間內達到健康的狀態。但邪惡頑固的維護著它們的觀念,再通過巨大的壓力把它們強加給大法弟子。大法弟子都知道是師父給了自己新的人生,但邪惡想盡辦法讓大法弟子詆毀師父。作為一個普普通通的人,對於滴水恩情都要湧泉相報,而在這個地方,邪惡在侵蝕著這良知的底線。如果說納粹的集中營是暴力折磨人的肉體,那麼這個現代的集中營就是在極力製造精神暴力,折磨人的靈魂。

這整個過程中,看得見的看不見的邪惡因素一齊壓過來,企圖摧毀大法弟子的正信,使大法弟子在「學習」、寫「認識」的壓力和對大法的愧疚中經受精神折磨,侵蝕大法弟子的信心和心中對法的記憶。「揭批」結束後,大法弟子才能學習「入所教育」,才能有購買食品,打電話的權力。這個初期的迫害過程,針對方方面面的人心,針對物質生活,針對親情,社會關係,甚至在勞教所裏能不能到集體中去和大家一起生活,能不能過上所謂「正常」的日子。

而堅持信仰的大法弟子,則會一直處於隔離狀態。10班在通道的盡頭,是專門迫害弟子的包夾班。在那裏,看不到其他的弟子,甚至不知道外界發生的事情,只有四個包夾的普教,主要是吸毒人員,其中有的人多年反覆進出勞教所,對於大法和大法弟子,甚至比一些年輕的隊長更要了解。他們為了自己在勞教所的那點個人利益,以及減期的驅使,直接對大法弟子行惡,他們對於大法弟子正念的摧毀,絲毫不亞於隊長。在隊長的授意下,他們監視弟子的舉動,限制大法弟子的行為,話語中攻擊法和師父,或直接實行暴力。

進入10班的大法弟子,由四名普教包圍在中間,坐在小板凳上,面對窗子,整天不准動。吃飯,上廁所,睡覺,都要向隊長「請求」。吃飯時間,隊長根本就不走過來,這樣大法弟子就餓著,飯菜涼了很久,可能才有隊長過來一下。至於上廁所,就讓大法弟子在自己的洗臉盆中拉尿。而且,隊長不來,就只能憋著。

隊長利用夜班時間來「講課」,逼迫大法弟子放棄信仰,實際就是剝奪睡眠。並且,大法弟子不能與家人聯繫,不能洗澡,不能到超市購買生活用品。

可以說,在10班,大法弟子根本就沒有正常人生活的權利。即使不打你,不罵你,而剝奪人生理的一切正常需求,這比打罵更為殘忍。

入隊後,老年大法弟子會被強行做體檢。由於剛進隊「轉化」,心理壓力很大,加之緊張的生活,「學習」上的逼迫,有一些大法弟子就出現了高血壓的症狀。這就開始了又一項迫害,讓大法弟子吃藥。他們明知道大法弟子沒有病,之前是健健康康的人,卻故意用這個東西去製造更大的壓力。有的弟子一次吃降壓藥4,5種之多。如果吃藥出現了不良反應,和隊長提出申請,那麼在複查中,不是減去,而是加藥。

當然,威脅恐嚇是貫穿在整個非法關押期間的。有些隊長為了爭取當「轉化能手」,用各種辦法對大法弟子進一步思想上的強姦。灌輸八榮八恥,並把污衊大法的內容貫穿其中。以大法弟子「人生觀」不正確為名,進行可笑的說教。逼迫大法弟子學習她們認為「有利於改造思想的」內容,並要寫出認識。無休止的認識,黨文化的洗腦,成為整個勞教期間的思想壓迫的重點。大法弟子如果表現出不配合說教,反感,或維護大法,隊長就會高度「警惕」,單獨談話,用更多惡毒的攻擊詆毀大法,並要求弟子寫出更深入的認識反省。如果隊長認為哪位大法學員的態度出現「反覆」,就送進包夾班,用殘忍的生理剝奪讓大法弟子最終屈從。在這個封閉的地方,無數的荒謬,謊言成了日常生活的一部份。大隊長如張冬梅明知「轉化」是違心的,仍然裝模作樣的「教育挽救」,道貌岸然地大談道德,顛倒是非。甚至「做好人」都不能被提起,逼迫大法弟子編造「反省」材料,誇大個人的弱點。

年輕的隊長們則是在變態工作的慣性中扭曲了人格,用邪惡強加於她們的思維方式去看待大法弟子。沒有人在第一次看到她們時,會想像出這樣的姑娘居然會對一個年齡超過其父母的人大加訓斥。她們在生活中一定也有正常的一面,和所有20多歲的女孩子一樣。然而這個魔窟摧毀了著她們的善良本性,使他們對大法犯罪的同時,也毀滅著自己的未來。

勞教所裏的各種制度也是迫害的組成部份。一日三餐前背誦「23號令」(內容包括擁護邪惡黨,社會主義,承認罪錯,遵守所歸紀律等等),八榮八恥,長達10分鐘。儘管這項制度已經被勞教局簡化成一條「就餐」,但在11大隊,一直沒有改變過。用各種「規範」,如喊「報告」,問「隊長好」造成壓力,稍有疏忽就遭到訓斥。不間斷的進行規範的書面考試,強迫記憶勞教所的規範和制度,考試不合格還要繼續補考直到合格為止。但對於根本無罪無錯的大法弟子,全成為迫害的形式。

11大隊大隊長張冬梅是這一迫害的直接指使者。她多年來一直不遺餘力的為邪惡效力,成為調遣處主要的「轉化能手」。她平日裏道貌岸然,口口聲聲道德,但背地裏對大法弟子的殘忍行徑早已喪失了基本的人性。明慧網曾揭露她迫害大法弟子張連英的事實。如今,迫害還在繼續,只不過方式更加隱蔽。表面上看來,11大隊像是一個「特殊學校」,有裝點門面的牆報,室內擺放著花,牆上布置著學習園地等。外面來參觀的人走馬觀花的看過去,也許還會覺得勞教所真的「人性化」了,「文明」了。但參觀的人們不會想到,在這些美麗的面具下有多少隱藏的邪惡,多少陰暗的伎倆。張冬梅等人知道迫害不得人心,竭力掩蓋事實。

通道裏雖然有駐所檢查的檢舉箱,但是形同虛設。張冬梅命令值班員密切注視,阻止投信。如果在她們不注意的時候有人投信進去,她們就想方設法把裏面的信從投信口勾出來。

當局裏有領導來檢查的時候,隊長就一再叮囑班長們,不許將裏面的真實情況反映上去,有任何問題「內部解決」。當然她們不會真正的解決問題,她們就是在迫害著同時掩蓋著真相。

主要參與迫害人:
11大隊四名大隊長:張冬梅 王俊麗 李小欣 張麗麗
小隊長: 周娟 高芳 孫穎 司曉旭 趙然然 林靜 (王燕 王環)

寫在最後的話:

在此,想對11大隊的隊長們說,無論你們是出於工作生計而參與迫害,還是你們被矇蔽太深而無法改變對大法的成見,你們都應該仔細回味一下你們的奶奶,父親,母親念叨過的善惡有報的天理。11大隊發生的一切,你們心理都非常的清楚,也許你們會找出種種藉口否認這是對善良民眾的迫害,但你們稍稍站在正常人思路想一想,跳出邪惡灌輸的觀念想一想,你們會覺得觸目驚心!

你們看到了,大法弟子都是本本分分的百姓,在家是賢妻良母,在單位中是模範員工。大法弟子不想推翻誰也不想與任何人為敵,她們只想要一個健康的身體,她們渴望在這個道德下滑的年代追尋人性的本真,做一個真正的好人。在迫害面前,她們不顧個人的安危去講真相,是為了讓被謊言矇蔽的人們醒過來,以人先天的良知去抵制這壓制人性,摧殘身心的迫害。

當前是中共執政,你們是在為政權服務,而一旦正義的力量最終壓制邪惡,等待參與迫害者的就將是法律和道義的審判。當年納粹何等猖狂,日本軍國主義的追隨者何等信誓旦旦,認為自己是忠心耿耿的衛士,可結果卻是千古罪人,萬眾唾棄。任何邪惡的行徑都逃不過天網恢恢。人所做的一切都將得到相應的回報,無論善惡。人間的法律也會懲罰行惡者的。

人的一念,一個舉動,都決定著人的未來。你們還有選擇的機會,不要讓這寶貴的機會失去啊,你們生命深處的善良其實一直在召喚,當你們拂去謊言的塵埃,你們眼中的世界會是另一番模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