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闖難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尊敬的師父好,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在慈悲偉大的師尊呵護下,風風雨雨的走到了今天,下面我把我的心得體會向偉大的師尊彙報,並和同修交流一下。

九九年「七﹒二零」邪惡迫害大法開始後,我就想怎樣讓世人知道真相,知道大法好,我就開始用筆寫真相,寫夠三、四十份就和另一位同修出去送,送完再寫。也往布上寫真相,做成小條幅,白天寫,晚上掛,一直到本地有了打印的資料為止。記的第一次送打印的資料,很多人不敢送,我心理也很害怕,但是想到大法受迫害,師父遭誹謗,我必須去送,就半夜兩點起來偷偷出門(因為怕家人知道)把資料送完。我知道師父在保護著我,也就不害怕了。

二零零零年大年三十晚上,天下著雪,常人都在家裏看電視,我和其他倆位同修去農村貼真相資料。正貼著,有一個常人從家裏出來看到了我們。當時我想有師父在,我們做的是最正的事,不怕他。那人走到近前看到我們貼的是大法資料,就說,現在甚麼時候了,你們還敢貼這個。當時我就想這人也是受邪黨欺騙的,師父讓救人,我就對他說,你看看上面寫的是甚麼,看了對你有好處。貼完後在師父的呵護下平安回家。

有一次,我從地裏幹活回來,家裏進了賊,正在偷我家的雞,我讓他把雞放下,他拿起我家在他跟前放著的钁頭照我頭頂砸了下來,砸了我兩钁頭,我當時暈倒在院子裏,可頭腦很清楚,等賊走了後,我掙扎著從地上爬起來,挨到我的鄰居家。她把我帶到附近醫療室縫了三十多針。家人回來後,怕把我的腦血管打破,硬用車把我拉到醫院做CT。結果啥事沒有。在醫院住了三天我就回家了。有的常人說,我以為以後看不到你了,沒想到你三天就回來了,有神在保祐你,多虧你煉法輪功。當然我知道是師父替我承受了一切。我雖然被打成那樣(當時滿身是血)卻一點都不疼。我知道我被打的原因是我指使常人殺了兩隻雞,兩钁頭還了兩條命,如果沒有大法,沒有師父保護,我也許早就不在人世了。

在二零零二年八月十五,我突然出現半身不遂的症狀,半邊身子不會動,腿腳都不聽使喚。當時我堅信大法,堅信師父。我知道我是煉功人不會得這個病,我有師父在管。結果三個小時就恢復了正常。

還有一次,我和兩位同修到五里以外的農村發真相資料,把自行車放在玉米地裏。當我們發完資料走到了放車的地方,村裏的兩個下夜人正要把我們的自行車推走,我們告訴他自行車是我們的。他說你們是法輪功。當時我想到了師父讓我們救度眾生,講清真相,我們既然在這種情況下碰到了,我就告訴他們大法弟子發資料是在讓他們明白真相救他們,大法是教人向善的,大法弟子都是好人,大法和大法師父都是在世上救人的。那兩個人說你們走吧,我們不告你們。就這樣我們在師父的呵護下返回。

在修煉的路上是師父一步步領著我走過來的,我要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努力做好三件事,精進實修。在這最後有限的時間裏做的更好,讓師父放心,跟師父回家。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一點認識,如有不當,請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