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師父交給的三件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同修們好!

我是二零零五年秋後得法,是農村大法弟子,得法前,我是一個滿身是病,幹不了農活的人,幸遇一個大法弟子告訴我三退後,並講了法輪功真相,又告訴我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得福報,我就按著他告訴的天天默念,十多天後,我的病全都好了,家裏人一看我的病都好了,也能幹活了,妻子就說:「你敢學法輪功嗎?」我說敢。就這樣我和妻子到大法弟子家,當時同修給我們放的是師父廣州講法錄音,之後又給我一本《轉法輪》,一盒煉功帶。我回家就按著師父講的法去做,我的身體發生很大變化,我的妻子有腰疼病,看到我身體上的變化,就說我也跟你一起學吧,我說那咱倆就一起學吧。

在學法中我們知道了做人的道理,也知道大法弟子都在做好三件事,證實法,講清真相救眾生,我就和妻子一起在本村一家一家講真相,勸三退,使村裏人明白法輪功是教人做好人,讓人心向善。共產邪黨在迫害法輪功,村裏人看到我和妻子身心的變化,就問我們說,法輪功真這麼神奇嗎?我們就告訴世人,你們默念「法輪大法好」,你們也都得福報,而且世人也都要了真相護身符。

我把我在證實法中我是怎樣做的跟同修交流一下。有一次,我們八個同修晚上騎摩托車到離我村三十餘里地的幾個村子裏去發真相資料。我們在離村半里地,就把摩托車放到田間地頭,同修拿著真相資料到村子裏一家一家的發,我在看摩托車和資料,這時那個村裏一個世人手拿三節棍,拿著電筒氣勢洶洶來到我跟前,當時我的心裏起了怕心,他能不能打電話報警,思想中剛一有這樣的想法就覺的不對,那個人問這問那,我知道是他背後的邪惡因素在起作用,我就發正念清理他背後的邪惡因素,同時請師尊加持我,當時師尊把《轉法輪》裏的一段法打到我的腦海裏:「你真正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我們法輪會保護你。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我在背這段法時,那個世人就不那麼氣勢洶洶的了,我知道這是師父在加持我,看到世人不那麼兇了,此時給他講真相,勸三退。他沒聽,給他資料也沒要,在他走時,我告訴他再有大法弟子給你講真相,你要三退啊!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沒吱聲就走了。

還有一件事,二零零六年秋後,我安裝一個小鍋,接收新唐人電視台,到二零零七年春天,就被邪黨廣播電視中心稽查大隊給拿走了。當時家裏沒人,晚上我和妻子回家時鄰居告訴我們,說那些拿鍋的人像土匪一樣,把杖子扒開,把小鍋抱走。當時我們沒有說甚麼,開開門進屋坐下,我倆都找自己原因,找到自己有顯示心、爭鬥心、歡喜心、執著看電視的和很多不純淨的人心,使邪惡鑽了空子。當時我和妻子找出這些不足之後,第二天早上我和同修一起到車站,坐車到縣城電視廣播中心去要小鍋,這也是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的機會,我們就請師尊加持。到縣廣播電視中心進屋後,找到副局長,他就說你還敢來要鍋?我說我們學法輪大法的人都是做好人,你們拿我的鍋有甚麼不敢要的?後來他就說:「那國家為甚麼不叫你煉呢?」我們就對他講:「法輪功是正法,共產黨是邪教。」他又問天安門自焚是怎麼回事?我們就告訴他是共產邪黨造的假,愚弄老百姓。這時屋裏的人越來越多,我們又接著講天安門自焚,到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講到法輪功是冤枉的,一直到三退保命。屋裏的人問甚麼的都有,當時就退了好幾個(包括稽查隊隊長),他還說你們法輪功真厲害。那副局長一看我們在講法輪功,就說你們知道這是甚麼地方嗎?這是共產黨喉舌的地方,你們也敢在這裏宣傳法輪功,快叫學法輪功的人出去,屋裏沒有人吱聲。那個副局長一看沒有人動彈,自己就把我和同修推出廣播電視中心的屋子,手裏還拿著手機,嘴裏說著你們再講法輪功我就打電話報告「六一零」,我們知道有師父在加持我們。雖然小鍋沒要回來,可是那裏的眾生也聽到了真相,震懾了邪惡。

我在修煉這條路上,也是跌跌撞撞的,也有做的不好的地方,但對大法修煉的心沒有變。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在修煉中修去了我的許多執著心,如嫉妒和埋怨心,我不要它,解體它,師父要求的是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境界,我一定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在修煉中做好師父交給的三件事,精進實修,因我文化和層次有限,望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