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師尊交一份答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我是九八年年末得法的老弟子,一次在朋友家無意中看到她家炕上有一本書,順便看了起來。越看越愛看,就這樣我走上了返本歸真路。每天早晨集體煉功,早早起來了,可一看外邊沒人,每天都能聽音樂,可又不知道音樂來自何方。現在回想起來,是師尊鼓勵天耳通了。我煉功沒過幾天,就找張姐商量,我說到你家煉功吧。張姐的丈夫也是同修,就這樣我每天都到她家煉功,煉功時每天都能看見兩根大柱子,就這樣我們堅持沒有停過。

父親去世前給我兩萬塊錢,當時就想拿出一萬救救眾生,丈夫說你用這錢收拾一下房子,同修來方便,你這不也是用在法上了嗎?就這樣把房子收拾了,收拾完房子,這房子就為證實法所用。從那以後我就開始負責傳遞資料,有流離失所的同修就住在我家。有一次,辦洗腦班家裏來了好幾位同修,男女都有,鄰居們問你家怎麼來這麼多人,我都能巧妙的回答別人的疑問,每次出去做真相回來的特別晚,同修就住在我家,我家長期存放資料,而且同修們從未間斷過。

──本文作者


偉大的師尊好,各位同修好:

得法經過

我是九八年年末得法的老弟子,一次在朋友家無意中看到她家炕上有一本書,順便看了起來,當時朋友的丈夫說,看看可以,可別學深了。走時就把書拿走了,回到家裏就開始看,可沒過幾天我和丈夫決定去唐山做生意,走時,一心想把書帶上,到了唐山,有時間就看書,越看越愛看,可書中寫著還得煉功,我來唐山人生地不熟的去哪找人教我煉功?我正愁時,晚上丈夫回來跟我說:「咱們搬到門市房那住,房東讓咱幫著看房子。前面正好是公園,那裏有很多人煉功,你可以跟他們學。」(因剛得法,不懂是師父精心安排)就這樣我走上了返本歸真路。

自己得法晚特別著急,每天如飢似渴學著這部法,天天跟著煉兩遍功,參加兩遍學法小組,有時晚上學到深夜兩點多鐘,丈夫晚上看電視一點都聽不見,全身心的在學法,上街買點東西都覺的浪費了時間。做飯淘完米馬上拿出師父的經文看,當時一看字是金色的,還以為是太陽照的呢,抬頭看看窗外再看經文又是金光閃閃的。煉功時法輪照的我刺眼,還看到另外空間的房子和樹,感到非常美妙,煉功開始時打坐十多分鐘,有位老同修告訴我你要突破一小時,以後就總能打一小時,第一次打一小時,當時疼的我滿身是汗,這時師父不斷的鼓勵我,出現在眼前。我想我得法晚,趕快追上老同修。

過關

我過的第一關就是情關,母親五十三歲就離開了我,最讓我放不下的就是我的母親,她死後天天來魔我,在我家她無處不在,我既想她又害怕,當時就和師父說:「師父我最放不下的就是對母親的情,我就一定先闖這一關。」得法一個月左右師父就給我安排了這一關,晚上睡覺突然我的母親就像一股煙來了,並叫我的名字。當時我馬上就說,這回我可不怕你了,我學法輪功了,瞬間她就消失了,我正在感悟法帶給我的快樂和解脫。

迫害開始

邪惡的迫害開始了,我們四位同修決定進京上訪,當時孩子只有三、四歲,那時一心想為法說句公道話,為師父討個清白,我們坐上了進京的小客,大約三、四點到達了北京。我們倆人一組,我和一位男同修順利的走過了天安門,同行的同修在天安門就被攆了回去,不一會我們倆來到西單商場前,我們開始負責給大法弟子傳遞消息。走出不遠時,有一位警察過來問,你們是煉法輪功的嗎?當時同修回答說不是,過後我非常生氣,你都不敢承認是大法弟子,你幹甚麼來了?來前正好看完耶穌傳,我說你就是那個不敢承認是耶穌弟子的那個人。因沒結果晚上就不準備回家,同修的妻子(也是修煉人)來電話讓他回去,他跟我說咱們回去吧,我說不回去,你自己回去吧,我說感覺你就是背叛耶穌的那個弟子,聽我一說他說我也不走了,晚上在放在街上的水泥管子裏過了一夜。當時到處都是大法弟子。第二天我們去了中南海,那裏有很多同修,一會,來了幾輛公交車,讓我們站排上車(當時還有十來個國外的大法弟子從公汽上下來)我就站進去了,同修沒站排,在旁邊觀察,我說你為甚麼不進來?他說如果我被抓甚麼也幹不了,我認為跟他們走不對。聽他的話也有道理,我就走出來了。(當時有人看著)一想不對我幹甚麼來了,難道我害怕嗎?我又上去了,他說你好好想想被他們帶走對不對,我排在隊伍裏冷靜的想一下,又走出來了,覺的同修說的有點道理,(當時可能也有點怕心)就這樣我們就回家了。

失去修煉環境

每天早晨集體煉功,早早又起來了,可一看外邊沒人心裏特別難受,每天都能聽音樂,可又不知道音樂來自何方,現在回想起來,是師尊鼓勵天耳通了。我煉功沒過幾天,就找張姐商量。我說到你家煉功吧,張姐的丈夫也是同修,就這樣我每天都到她家煉功,煉功時每天都能看見兩根大柱子,就這樣我們堅持沒有停過。

沒多長時間,生意做完了,我們就回家了,回家後接觸不上當地的同修,也不知道該怎樣做,就這樣把法放下了,過上了常人的生活。二零零二年我經營服裝生意,慈悲的師父把一位過去我認識的熟人安排到我這來,她在商場買衣服看見了我,就這樣我又從新走入法中來,她給我資料白天我就出去發,當時也不知道注意安全和害怕,我想我浪費了兩年多的時間,我一定抓緊時間趕上,我又像得法初期一樣在法中精進著。

向內找修心性

有一次婆婆跟我借了七千塊錢,還時卻還五千,我說媽不是七千嗎?婆婆說小宏說五千(小宏是我丈夫),我說行,五千就五千,當時也沒動心,婆婆接著又說,你給我打個還條,當時以為聽錯了呢,我說媽你說啥。她又說了一句,你給我打個還條,我說咱們都是一家人,打甚麼條。她說你必須打條。我一看她堅持要打條,心裏就更不平衡了,轉身就走了,馬上給丈夫打電話,把事情經過說了一遍。晚上回家跟丈夫說,你媽怎麼這樣不講理,借七千還五千,還讓打條,我說借錢有打借條的從來沒聽說過有打還條的。丈夫說讓你打你就打,那麼大歲數給你還錢,不就打個條嗎,當時沒守住心性,你家人怎麼這樣不講理,走遍世界也找不著,簡直夠上世界之最了,一邊說一邊打了他一下,他馬上還我兩下。這一下,把我打醒了,心想我是修煉人,怎麼能走常人的理,師父不是讓我們改變常人的觀念嗎,丈夫說去我媽那看看,說不定我媽在家生氣呢。我也跟著丈夫去了婆婆家,一邊走一邊想,今天一定把這關過好,挽回損失,進屋就說媽對不起是我錯了,我惹你生氣了,我親自給你打條了,婆婆說光你打不行,小宏也得簽字,這時丈夫急了,說媽你這是幹啥,我馬上說打這個條必須打,小宏你也得簽,別惹媽生氣,就這樣把條打完了,婆婆也變了,說自己也有錯,幹甚麼都堅持,就這摔摔打打闖過了這一關。

助師正法

父親去世前給我兩萬塊錢,當時就想拿出一萬塊救度眾生,丈夫說你用這錢收拾一下房子,同修來方便,你這不也是用在法上了嗎?就這樣把房子收拾了,收拾完房子,這房子就為證實法所用。從那以後我就開始負責傳遞資料,有流離失所的同修就住在我家。有一次,辦洗腦班家裏來了好幾位同修,男女都有,鄰居們問你家怎麼來這麼多人,我都能巧妙的回答別人的疑問,每次出去做真相回來的特別晚,同修就住在我家,我家長期存放資料,而且同修們從未間斷過。有一次,同修說你家太亂了,不能客貨兩用,這樣危險。當時心想別人家沒有放,不放我家放哪,我就求師父說:師父,我家來的人太多,東西又多,來的人又不同,請師父保護。到現在沒出現過任何偏差。記得有一次,拿了很多光盤到我家跟前撒了一地,當時就想誰也看不見,不許過人,結果一點干擾也沒有。記的還有一次,同修用摩托車馱了一麻絲袋《九評》,我下樓去接。因是白天,鄰居問馱的是甚麼,同修說好東西,我們誰也沒動心。而且我樓下就住著我們派出所的警察。

一次外地來了兩位同修,有位同修說你家前面路上有輛小白車,這兩天我不來了,你小心點,我心想甚麼小白車小黑車的,誰都別想動我。過了兩年同修在一起交流,現在都逐漸成立了家庭資料點,不應該在外面租房子了,當時外面的一個資料點就搬到了我家。後來同修們交流買耗材不能一個人總買,同修壓力大,負擔重,各片負責各片的。算是個協調人吧,我又開始負責進購耗材,我也把貨放到我家,各資料點到我家取。我家住在二樓,樓上樓下的搬從沒出現過干擾。資料點的機器壞了,到各點維修不是很方便,技術人員少而忙,去農村很遠,我就決定把機器放我這維修,因為我是這片的負責人,我想這是我的責任。同修常常提醒,東西太多,來的人也亂,注意安全。我也知道,可放誰那都困難,我們總不能不做吧。我經常想如果沒有師父這次正法整個人類都不復存在,如果沒有這次正法,就沒有現在的人類,一切都應為正法開路,任何生命都不許干擾正法,只要法中需要沒有這樣做對那樣做不對,擺正基點擺正心態,危險來自於人心。直到現在我家還是資料點,學法點,維修點,就這樣在師父慈悲的呵護下穩健的走著。

正念正行救度眾生

二零零三年的一個晚上,我和住在我家的一位流離失所的同修發真相,當時帶了很多資料,還帶了一百多粘貼。我們從家出發,路經五、六里地剛做了一半,警車在後面追上來了,我們倆同時說發正念請師父加持。聽車裏的警察說「你們站住」,當時一點也沒害怕,警察沒到之前我還立著掌呢,這時心想這些資料可不能落到他們手裏,我還留著救人呢。警車沒到之前那位同修就走開了,因她身上有很多的資料,……後來警察沒說甚麼就走了。我倆繼續前行,前面還有一位同修等我倆呢,到她家後我把剛發生的事跟她說了一遍,她說還去嗎?我說去沒事,就這樣我們把剩下的資料做了。

在救度眾生中昇華

今天我們一行四人坐船去我市的一個小島,那裏的眾生很少看到真相,因走水路交通不是很方便,午後去第二天才能回來。我們帶上各種資料,坐3點鐘船一個小時左右到達了目地地。安排好住宿,我們四人研究怎麼走,每人背一大包資料,出去不是很方便,老闆就住在門口,而且島上晚上根本沒可去的地方,那裏只有幾個景點,只有白天才能看,如果出去會引起老闆的懷疑。這時我們的一位男同修說走窗戶,窗戶正好靠道,離要發資料的地方很近,我們四人二人一組,路遠的先行。二位同修走後我倆呆一會也出發了,走在救度眾生的路上心裏很沉重,淚水湧現在我的眼底,我從心裏說眾生啊,大法弟子救你們來了,你們一定要認真看,明白真相才能得以救度,危險就要來。在做的過程中,師父的法湧現在我的腦海裏。在做的過程中,狗也有叫的,人也有出來盤問的,我們不為所動,穩穩當當的走在救度眾生的路上,就像四週環繞的海一樣,心如止水,不起一點漣漪。這時師父的法又打進我的腦海裏:「你們只要出自於證實法、救度眾生這個願望,你們所做的事我都會肯定,而且我的法身也好、神也好,你只要去做,會把你這件事情引申的更偉大,更了不起,會協助你。」(《2008年紐約法會講法》)我內心的責任感和使命感更加強大,覺的肩上的擔子重了。沒去小島之前我還被安逸心帶動,通過這次小島之行,我回到家中,又恢復了精進的狀態在法中不斷的精進著。

修在自己 功在師父

今天我們幾位協調人在一起商量,怎樣營救獄中同修。我市共九位同修被非法關押,我們各負責各片的同修,我也負責了一個同修。晚上我正準備找同修的家人,去看望同修,這時,一位年長的同修來了,說我跟你一起去吧。同修跟我去了獄中同修的弟弟家,交談中才知道該同修和獄中同修的姐姐是同學,他負責聯繫同修姐姐,可他姐不肯去,說可以出錢。我想還得找獄中同修的弟弟和他一起去。這幾天證實法中的事很忙,家裏的婆婆又有病了,覺的時間很緊,這幾天也很累。我在去婆婆家回來的路上,正想著找獄中同修的弟弟怎麼去,因他家離我家遠,我女兒買了台變速車,我正想騎女兒的變速車去呢,一抬頭看見同修的弟弟開三輪車過來了,當時非常激動,就這樣很順利的辦完了。他說跟他商量商量過兩天就去。在修煉的路上我越來越感受到一切都是師父在做。就像師父法中所講的「你有這個願望就可以了。而真正做這件事情,是師父給做的,你根本就做不了。」(《轉法輪》

要寫的真的是很多很多,就像師父所說的:「因為那是你們走過的路,那是你們的輝煌。」(《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感謝恩師把我從地獄裏撈起,走上了人成神的路。每當我不精進時都是師父鼓起我精進步伐,每想到師父為眾生巨大的承受時我都痛苦萬分,我會在最後不多的時間裏,精進,精進,再精進,以報師尊的救度之恩。

如有不足之處,請同修指正,合十。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