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資料點同修妻子的心聲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九日】今晚,我輾轉難眠,一直不寫交流文章的我想與同修交流一下自己的心聲。

自二零零二年以後,我們家在資金上被邪惡迫害的幾乎是一無所有。由於孩子還要上學,放不下的執著心使我對錢非常執著,以至於想干擾在資料點工作的同修丈夫,還怨同修怎麼還不快上小型資料點呢?妒嫉心促使我有時對同修丈夫的工作不支持,可現在一提筆想到這些私心,真讓我愧對偉大的師尊。寫到這裏,我已淚流滿面。

我想與同修交流的是傳小道消息的同修,修修自己的口吧!同修,有事我們面對面的說開,你聽說的是事實嗎?你聽說的跟我本人的意思相符合嗎?你不經意的傷害了資料點的同修,難道這僅僅是他一個人的事嗎?即使同修有甚麼執著一時意識不到,也要當面說出。背地裏說三道四,能是修煉人應有的狀態嗎?一個走在修煉路上的神會這樣嗎?

我有時看到同修丈夫那麼忙,私下裏曾對孩子說:「你爸爸已不屬於我們的了,他是屬於同修的。」我們都知道,大陸的資料點是邪惡集中想要迫害的地方,要想讓資料點平安運轉,需要我們每一個同修用心來愛護它,維護它,請問同修我們又做到了多少呢?由於我未修去的執著心給丈夫造成的壓力已經很大了,請同修不要再雪上加霜了,讓我們以法為師,為資料點共同負起自己的責任。

當不精進的我聽到同修傳的小道消息時,同修的誤解使我對同修丈夫愧疚,那種自責是千言萬語也說不完的,我的心好痛。我說:我從今以後再也不敢接觸同修了,可丈夫同修卻說:「不接觸是不對的,沒有同修的傳言,還不能讓我們意識到這些沒修去的心呢。我們應該感謝同修幫我們去掉了這些壞東西。」我嘴上沒說甚麼,心裏卻說:真讓我刮目相看,這才是師尊的弟子。於是,我說:「我知道了,我堅決不上舊勢力的當,它想間隔我們,我就是不信邪,就聽師父的。同修也是走在修煉路上的人,有時帶著人心說出的人話,怎能動得了來自大穹深處的偉大的神呢?讓我們一家人排除干擾,以法為師,共同精進。」在一旁的孩子同修說:「這才是真正的修煉人。」

拋家捨業的資料點的同修,他們的苦只有他們自己和他們修煉的家人才知道,不在其中的人是永遠也想像不到的。那麼,我與資料點同修相比,我的苦和累又算的了甚麼呢?據我現在的認識,資料點同修最苦的就是來自大法弟子內部的不理解而又被家人誤解說三道四的。我會以法為師修正自己,像愛護自己一樣愛護資料點及同修,支持丈夫同修,排除干擾,兌現史前大願,圓容整體,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