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由幾個資料點都出現的問題》的再探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六日】關於資料的是否不再傳送,明慧網上刊登了同修兩種不同意見的文章。針對此事,我想談談自己的一些體會。不足之處,請同修們指正。

我是從零四年底開始做協調工作的,隨後在資料很少的情況下,我們逐漸有了自己的資料點。當時我們的資料點主要是複印傳來的資料,然後分發給同修們散發。期間,我看到一本真相小冊子上有上動態網的方法。我就想:我也試試,上一下。就是這一念。師尊就給我安排了,我如願以償至今。就像同修們交流文章中談到的,關鍵是你有沒有想上明慧網的念頭,只要你有這一念,師尊就會安排,表象中的家庭經濟困難等情況都是假相。也許你這一念出來,電腦、打印機等就會來到你面前。修煉是不同於常人的,這就是法中的「柳暗花明」。

不久給我們送資料的資料點被邪惡破壞。因為我們早已經開始自己做資料了,因此根本沒有受到任何衝擊,自然的就獨立運作了。在獨立做資料的過程中,我通過看技術交流文章,逐漸的學會了維修機器的技術、安全技術等。和我一起做資料的同修開始很是用心。一段時間以後,他的維修技術有些方面已經超過了我。可是運作一段時間後,他們就開始放棄了,要求把機器送走。我們只好從他家搬走了。我感到資料不能停,於是我和一老年同修接過複印任務。但只要我不去他們那裏,機器就在那放著。只有我去了,他們才開始複印資料。出現問題也是等著你去解決。依賴心也許是大陸人的通病。

當時我是奔波在工作、家庭、購耗材、印資料之中,真是忙的團團轉。以後又有同修提出想做資料,我們就把設備送到他們那裏。這樣我才稍微緩解了一下,購買耗材、維修至今還是等著的情況多,自己只是少量的購買。在這個過程中,也有一位同修提出做資料,我把閒置的另一台複印機給他送去了,只到現在機器一直在他家睡覺。等、靠、要比起自己獨立運作資料點他們認為是好的多。惰性逐漸的養起來了。記得一個學法小組,以前和我們沒有接觸,見不到任何資料,他們就自己手寫真相,然後出去張貼。可是自從我們給他穩定的送資料後,再沒有手寫的情況了,而且是你給他送多少他們就去散發多少,你不給他送他們就等著,等多長時間也不著急。只有一個這樣的資料點,我告訴她:你自己管理,購買耗材,出現故障自己解決。她經過一番折騰,自己早已完全獨立了。

有的同修只是看到真相資料來到了面前。可是形成真相資料的過程卻鮮為人知或很少考慮。就拿剛開始製作《明慧週刊》來說吧。當時我們還沒有自己的上網點。我就到處尋找,到朋友家下載,下載下來後,再到有打印機的同修單位上打印出母版。然後我再拿著母版到能複印的同修家複印,有時會複印的同修不在家,我就自己複印。複印完後,我再裝訂起來,分開。再送到同修的手裏。這樣運作了很長時間。期間還要協調同修們組織集體學法。當時剛建立資料點,資金也是緊缺,常常自己還要想法籌措資金同時面對家人的阻撓和不理解。

其實,很多同修完全具備獨立運作資料點的能力,他們的經濟條件比我都好,就是因為習慣於等而不願再向前一步,只求得安逸,甘願摟著金飯碗要飯。往往是等資料點受到破壞後,自己資料確實沒有來源了才開始籌建。為甚麼不能真正的想想大法要求的遍地開花的原則呢?當拿到同修費盡心血和精力製作出來的資料時,就沒有想想資料是怎麼來的嗎?幾年如一日的這樣要別人給你送到家門口,送到你的手心裏,如果是你能做到嗎?常人有句俗話:人心不能讓土塊拽著。有的可能認為,我是修煉的,再弄台電腦,邪惡還不如何如何嗎?這是怕心,是不是應該去呢?說到底是私心。私心不去又能何往?

在我故意切斷資料供應的有一段時間,確實逼出了兩個上網點和一個獨立運作的資料點。但是大部份同修有的還是張望,不願付出,對他們只好在法上交流了。我從建立上網點、資料點的過程中,真的是走過了膽膽突突──破除邪惡──正念正行──堂堂正正的過程。從中修去了很多執著並提高了對法理的認識。如果沒有這個過程,這些心是難以察覺的,更不用說去掉了。如果長期包辦,真的會影響他們的修煉了。作為修煉者從為同修負責的角度來說,應該放手讓同修們走出自己的路來。我們可以組織學法,可以交流體會。但不可以長期營造同修的執著寄生的環境。

現在電腦設備普及很快,遍地開花的時機早已成熟了,關鍵是如何突破自身的障礙了。

個人現階段的認識,與同修交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