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資料點創建過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五日】在魔難中走到今天的同修可能都會有這樣一個體會,就是在修煉中尤其迫害發生後的高壓下,我們會不自覺的不斷給自己設定各種各樣的限制。表面上看是從人的生活中得到的一些經驗,形成的人的觀念。而根本上是舊勢力層層細膩的安排,給我們設的走不出舊宇宙理的巨關巨難。比如我們想要去見同修,那個設限的意識就會說:這樣做家裏人肯定不高興;我們想發真相,那個意識又阻擋說:這可不得了,不要被家裏人發現。凡此種種,總而言之就是不能讓你堂堂正正去做一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此時應該做的事情。那麼我們如果不能識破它,可能永遠都被它束縛在舊宇宙的理中,不能脫胎到正法後的新宇宙,也就是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

回想自己的小資料點的創建過程,正是一點點破除那個舊我的設限,最終走向正法修煉正軌的過程。

記的最初我並沒有明確的甚麼建資料點的意識,只是看到我們這裏非常缺少講真相很有力的真相光盤。每次都是老年同修辛辛苦苦跑很多地方,才能找來一些,非常不易。而且有時候一些緊急的事情,這裏的唯一的一個資料點也忙不過來,還要老同修到處跑。看到這一切,我就在想,能不能我來做一下,填補這方面的欠缺呢?其實這正是本性上要圓容法的體現。然而那個無時不在的阻擋觀念也在反應:現在家裏有電腦都是邪惡迫害的證據;你連電腦開關機的順序都不清楚還想做光盤;看技術交流總在說弄那個要下載大東西沒有高技術很不安全……那麼本性的我又想:不會的我可以學;如果真不安全我更應該做,至少可以把危險因素分擔到我這裏。真出了問題不會波及到真正的資料點,也就不會影響一大片。(當然,現在知道這也不是真正的正念,沒有完全跳出舊勢力的框框。但這恰恰體現了修煉的過程,因為認識的提高是一點點修上來的。)

我們大家都知道,你想到了、悟到了,那就是該你去做了。因為我們的想到、悟到,並不只是我們自己想到了,而是師尊和眾神點給我們該這樣做了。那我們當然應該破除一切干擾、阻擋的觀念,義無反顧的做好這一切。同時在做的過程中修去自身的不足。「但破除後天的意識觀念很難,因為這就是修煉。」(《轉法輪(卷二)》)。理上雖然明白了,具體做的過程中,人的觀念還是會設置各種障礙。比如因擔心家裏人不同意(事後證明家人沒有任何不同意的想法,就是自己在那裏假設呢。),就以送孩子生日禮物的方式請常人朋友給買了台電腦。並在他從開機到安裝系統的過程中,凡是需要動手的地方都做了詳細記錄。朋友很有經驗,做完系統後馬上進行了備份,並告訴我只要學會了備份恢復你就可以隨便擺弄了。一旦系統癱瘓,只要備份文件別毀掉,用備份盤一恢復就好了。我趕緊把這個詳細過程:哪一步會出現甚麼畫面、甚麼字母(因為不懂英文,只能這麼說),點哪個按鍵一一記錄下來。

之所以把這些寫出來,是我覺的這是一個很好的學習經驗。因為我知道很多同修剛開始接觸電腦時縮手縮腳,總怕把哪弄壞了又得麻煩同修。而我因做了詳細記錄,在朋友在的時候又親自試驗了備份恢復。這使我放開了手腳,大膽的自學了安裝系統(當然也得益於朋友安裝系統時,我做的那個詳細記錄)。為以後沒有顧慮的學習掃清了障礙,也為幫助其他同修建資料點打下了基礎。

可能就因為開始的那個認識沒有完全在法上,邪惡抓住有漏之心,瘋狂進行干擾破壞。一開始我採用的是買上網卡用電話撥號上網的方式。因為甚麼都不懂,以為這樣悄悄的誰都不知道,上網比較安全。不想,剛上一次網,電話公司就打電話來說用寬帶如何合算,勸我上寬帶。我不理他,繼續用這種方式上網。可是因為沒有冷靜的找自己從中提高心性,更邪乎的事就來了。一段時間後只要一上網電話公司就打電話來問我是不是報修電話了?然而我家電話根本就沒問題,全家人誰也沒有報修過電話。幾次下來弄的家人很擔心。我意識到這是自己怕心該去的時候了,於是調整心態等再來電話的時候乾脆問他們是誰報修的?他們查過後說是用公用電話打的。(以當時的情況分析,不像是他們為逼我上寬帶而故意搗亂。)我想,不管人這裏怎樣的表現。一定是邪惡害怕我上網同時又抓住我有怕心的藉口,想以這種形式嚇退我、阻擋我選擇的正確的路。好!我心想,你要干擾我,我就偏不聽你邪惡那一套。你怕我上網,我乾脆弄個更痛快的寬帶上。於是,我辦理了包年的寬帶網。可能因為自己敢於破除這個假我的限制,這一難也就煙消雲散了。

這其中還有一件事值的一提。當我一開始用自由門打開動態網主頁時,雖然很激動,但卻赫然發現網頁的左側有一大塊被甚麼3721上網助手之類的佔據。這令我非常迷惑!因為最初為了系統的安全,我就讓朋友按照同修介紹的清除3721的方法,把整個系統仔細清理過了。怎麼還會有這種字樣呢?(這其實突顯了中共流氓的無恥,也說明我們一開始的思路是被動的,正確的做法是安裝一個乾淨的系統。)我甚至天真的以為是不是所有的網頁都會有這個呀?慎重起見,我跑到資料點同修那裏看了一眼她打開的網頁。發現根本沒有那個東西。這才知道還是我的系統不乾淨。因為知道3721是中共流氓製造的監控軟件,帶著它上網沒有安全可言。也就是說在人的安全技術方面已經出現了紕漏,因此人心上也擔心了一陣子,好在從法理上我很清楚,我們真正的安全是我們必須符合正法的要求。如果我們的思想和行為真的是在法上的,人這兒的疏漏(只要不是有意造成的),是不可能成為邪惡迫害的藉口的。因為那不符合正法理,所以它們不敢。當然,現在這一切說起來好像很輕鬆,在當時每一個突破都是正念與人心的激烈交鋒,在另外空間都是正與邪交戰的驚心動魄。最後我否定了這些假相和人心平穩的闖了過來。

如今看著自己精心製作的真相母盤,再經同修刻錄成千萬張真相片送到千家萬戶。心裏也是頗多感慨:真不知其中融入了師尊多少細心的呵護!因為我基本上算是自學,幾乎沒找過技術同修教我。(當初也是因為懂技術的同修太少,才下決心要學會好分擔一下技術同修的壓力。)而每當遇到以自己的能力根本不可能解決的問題時,那神奇的點化會令你一下子茅塞頓開,從而甚麼都迎刃而解了。我相信這很多同修都會感同身受的。當然,這其中我們的技術論壇的同修和開發破網軟件的同修都是功不可沒的,在此也一併致謝!謝謝你們的辛苦付出!現在我也幫助幾個同修建立了家庭資料點。我們這個小範圍也可以說是遍地開花了。想想自己也真是覺的不可思議啊!從一個對電腦幾乎一無所知的電腦盲,到被以前幫我裝系統的朋友誤認為有高手幫我(因為有的問題我找他幫忙,他也沒能解決,最後還是自己在師尊的點化下弄好了),真是有些難以置信。

今天寫出這些,是想告訴這方面怕心重的同修。不要再被自己那些假想的框框限制了,有沒有意識到那正是舊勢力牢牢掌控你的安排呢?想想自己從最初因有顧慮,煉功發正念要背著家人,到現在到點你不發她會提醒你;從不敢在家人面前破網,如今可以讓她看著發退黨聲明;從不敢讓家人知道有打印機,現在可以當面打印資料;從開始的破網十分鐘就會擔心,到現在有時為下載大的視頻文件半天、一天的在網上掛著(當然,如果不是必要,破網時間還是越短越好)。其實說白了這不就是我們的修煉過程嗎?一步一步,突破各種干擾,走到今天的一段修煉歷程嗎!這時我們回頭在反觀一下那些干擾和障礙,除了反襯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偉大和威德,還能起甚麼作用呢?

就在我寫這篇體會的時候,邪惡的干擾也沒有放鬆。它給我造成胸部異常疼痛的假相,使我在電腦上打字非常痛苦。這也讓我想起在學電腦的初期,它也曾兩次讓我右手腕疼痛的連操作鼠標都非常困難。可是這一切不正說明邪惡的膽怯嗎?不正說明我們做對了,在按著師尊的安排走,所以它害怕才來干擾的嗎?要是我們被那些心中的限制框住,實際上不就是走了舊勢力的安排嗎?那它可能暫時不會動你,恐怕這時你還以為自己挺安全的。殊不知你已被舊勢力牢牢掌控,根本沒有修去變異的一切符合師尊正法的要求,那又如何進入正法後的新宇呢?

其實我們很多人(包括我自己)都很清楚,我們最突破不了的一個觀念就是「怕」。那也正是舊勢力能牢牢限制我們的一個法寶。有人說:我天生膽子就小。同修啊!你想過嗎?師尊不是講過我們都是冒著天膽下來的嗎?我們敢於下來,不說明我們的膽量都大如天嗎?怎麼還說自己膽子小呢?師尊法講的這麼明還不能讓你認識到那一念是舊勢力的安排嗎?而且即使真的膽子小,我們不也得修去嗎?師尊不也講了那個怕心不去掉下來的法嗎?更何況我們是幹甚麼來了?我們是來被迫害的嗎?我們不是來證實法的嗎?我們沒有做好愧對師尊、愧對大法呀?因為大法就是來救度一切眾生的,那我們就必須證實法是能救的了眾生的,而不能去證實修煉、度人就要被迫害甚至迫害死,那不需要證實,舊宇宙、變異的理就是那樣的。而大法恰恰是要改變這舊有的一切給所有眾生一個新生的機會。而在此過程中師尊安排了去掉我們及舊宇宙變異的一切,歸正到新宇宙更加完美的一切中去。那如果我們不做,又怎能同化大法進入未來呢?

是啊,我們悟到了一點,哪怕是一點點,我們就必須去做好。因為那一定是法安排你應該這樣做了。那就是我們修煉必須走的路。那你走不走呢?換句話說你修不修呢?當然,阻擋、干擾的觀念可能會隨之而來,那就需要我們去否定排除它。那也就是我們的威德所在。當我們破除了人的一念就會生成神的一念,就是在神的路上逍遙。如果每個同修都把自己悟到的那一點圓容做好,不就是完整的一部輝煌的法的展現嗎?

體會中有意模糊了具體人物的關係和細節。因為看到有些體會把同修們幹甚麼的細節都寫的非常詳細,覺的這在安全上可能有漏。畢竟我們主要交流的是如何提高心性,如何救眾生,如何圓容法,只要能達到這個目地,涉及安全的具體細節是能省則省,實在省不了的就加工處理一下。藉此給同修提個醒。不當處,望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