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是在救度眾生當中修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九日】這個話題說起來,心是沉重的。從九九年「七﹒二零」以來,不知有多少同修被抓、被打、被判、被迫害致死,而這些同修都是走在助師正法的前列,他們走了一批,又起來一批……永遠不倒,給人一種前仆後繼的悲壯的感覺。

最近,我們這裏又有幾位做的很好的同修,在講真相中被邪惡綁架了,至今沒放。他們都是我們這裏救度眾生的主力,勸退救度了很多人。他(她)們為甚麼被抓呢?有些同修迷惑了,放緩了救人的腳步,認為:越精進,越被抓;當協調人的目標大,易出事;做資料的是邪惡迫害的重點,容易招致邪惡的迫害,抓住就得判幾年、十幾年等等等等。

作為修煉的人我們不能只看表面的現象、向外看;我們應該向內去找,找我們這顆心,肯定是我們這顆心出了問題,是我們證實法中心境不純,而不在於我們做甚麼。

我們都看到了,這些年當中有很多資料點被邪惡破壞,同修被綁架,損失相當慘重。究其原因,問題就是出在我們的心上。我們做資料也都在注意安全,都要在比較隱蔽的地方做,這是在我們心裏還不穩的狀態下,所採用的一種方法。師父在《轉法輪》中說:「有的人可能不同意我的觀點:有的氣功師不是教人家採取甚麼手法嗎?可以守一、觀想、意守丹田、內視丹田或者是念佛號等等。這是一種方法,但它不只是一種方法,它是一種功夫的體現。那麼功夫就和我們修煉的心性,和我們提高的層次就有直接關係了,他也不是專一的採用這個方法就能靜下來的。」如果我們在救人當中,有了執著時間的心、幹事心、顯示心等人心,那麼這個方法就不靈了,就要出問題。我們只有不斷的修自己的心,提高自己,去自己的執著心,達到一心不亂的去救人,才能保證這種方法有效。

我們這裏有一位做資料的同修,前些年有一個被綁架的同修說出了他,邪惡找上門來,他被迫流離失所,因此他在邪惡那有了名,成了重點,還被非法通緝。在流離失所當中,他又做起了資料,同時他開始大量學法,多發正念,多看《明慧週刊》,所以他變化非常快、非常大,不再像以前在法上很糊塗,變的法理清晰,說話、做事都在法上了。後來,為了方便救人,他又回家做了。按照人的理衡量,他一回家就得被抓,還膽敢做資料。當時就有常人說:他甭回來,一回來就得被抓,就得判幾年。然而,修煉就是修煉,修煉不是走的常人的理。結果,邪惡沒有來。形勢「緊張」時,邪惡找其他同修簽字、恐嚇,卻從不理他,好像沒有他一樣。這樣他一直平穩的在家做了近三年。

可是在這三年當中,他的顯示心漸漸起來了,師父雖多次點化,他也沒有特別重視,結果,有同修被抓又說出了他,邪惡那裏又有了他的名,並三番五次找上村來,要到他家裏看看,幸虧都被村支書給擋了回去。最後,支書說他:如果你再這去那去的,出了事我也保不了你,鄉里也保不了你!他一聽,這不是師父在警告自己嗎:你的顯示心再不去,師父保不了你,誰也保不了你。他恍然大悟,於是他就多學法,多發正念,把這個心去了。從此,邪惡又不找他了,又忘了他。

如果這位同修,修的嚴謹一些,有了顯示心及時去掉,就不會出現中間的麻煩,就不會被人認為是做資料造成的。可見,顯示心才是個禍害,這個顯示心擱哪,哪就會出問題。

有位做協調的老同修,奧運期間受到監視,有些壓力,說:我那次要不去跟著要人,邪惡就不會知道我。也有的同修說:誰誰要不把我說出來,邪惡那裏就不會有我的名。我們可別被表面的假相迷住,可別把這個當成壞事。表面的情況是由背後的因素促成的,背後的情況是你的人心該去了。小小的邪惡算甚麼,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物件、一個小小的東西而已,它們之所以能存在,是師父在利用這些東西,叫我們發現自己的執著心,去掉它,好提高自己,成就自己。因為一切的一切都在師父的安排與掌握之中。

我們有些同修是在邪惡那有了名、掛了號,但那也是暫時的,你的狀態也不是固定不變的,如果你多學法,使自己提高上來,去了執著心,你的狀態就會變,邪惡那裏就沒了你的名,因為有相生相剋的理在。說邪惡不知道你,你可別慶幸,一旦你有了執著心,邪惡那裏立即就掛上你的號,邪惡就要動你。所以,邪惡那裏掛的根本就不是你的名,掛的是你那顆該去沒去的人心,你的人心沒了,你做甚麼邪惡都不會理你的。

顯而易見,都是我們的爭鬥心、顯示心、幹事心、妒嫉心、執著時間的心、依靠心及執著利等等各種人心在背後作怪,才造成表面現象的複雜與多變,才造成我們那麼多的同修被迫害。所以,這些人心才是禍害的根源,所以,我們修心是何等的重要。所以,我們一定要多學法,多發正念,在救度眾生中,及時發現、去掉這些人心,修好自己,才能經常保持一個良好的修煉狀態,才能保障救度更多的世人。因為我們就是在救度眾生當中履行自己的使命,修好自己。

以上是自己所悟,有不妥之處,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