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困境面前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五日】辦公室有一位大姐家裏曾經盛開過優曇婆羅花,她還曾經在電視上見過一次,我也拿來給她看過,算起來,她是見過三次的人了。她中年喪夫,自己獨立支持把女兒帶大,在常人中是不錯的人,因此才有緣得見優曇婆羅花。

我從一開始就講給她三退保平安的事,她對我說:她是個很固執的人,也知道邪黨不好,但一家人都是黨員,就這樣吧。再講下去,她就更不相信。其實她對邪黨還抱有幻想,地震之後,對胡溫的表現讚不絕口,並且說跟著這樣的領導走下去。震後,我們這兒有一對新婚夫婦死於泥石流,可是當我藉此事勸三退時,她卻冷著臉,扭身走了。有一段時間,我感覺只要是我和她單獨在辦公室,她總是很快離開。我就找機會說,她也很敏感,只是不信。

何止是對她而已,我感到我正陷入困境。在同事中講真相,同事當面說的很好,背後卻說我「迷的太深」,還叫別人不聽。這是輾轉到了同修的耳朵裏、同修告訴我的。

背法中,深挖自己的執著,逐漸發現自己的私心、顯示心、爭鬥心、求心,哪一顆心都是一堵牆,擋著前進的路。講真相時,有強烈的顯示心,甚至是賣弄自己那一點「學識」。有一次和一個高中的女教師攀談,滔滔不絕,結果,她只驚訝於我的年輕與思想,最後也沒退。回來後,我沒向內找,反而對她誇我的話沾沾自喜,還抱怨對方悟性太差。

怨心也很突出。同修告訴我同事背後的說法,我也沒向內找,第一念是抱怨同修,「如果你們都來講真相,我的壓力就小了。只有我一個人講,就會顯的很單薄呀」等等。由於基點不對,自我太重,講真相時,常人感覺不到慈悲的力量,甚至認為你是在發洩自己的不滿。

由於學法不夠,後天形成的種種觀念、陋習,緊緊束縛著我,和真善忍的宇宙特性隔開了。講真相時,有些常人的說法,知道不對,卻不能很好的引導他接近真理。四川大地震後,常人中有一種及時行樂的說法,我聽到最後,才說出一句「上天護佑善良人,記住『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可保平安。」雖然日日學法,在法理上還是有模糊的地方,不透徹。

修煉多年,心還是容易被常人所帶動。看到大法弟子受魔難的文章,我就痛哭失聲,聯想到我受迫害時常人的表現,有時甚至冒出「我一個都不救度」的邪念,但很快又否定這種想法,心裏也明白,別看他們現在這樣,假如我不說,他們可能真的失去被救度的機會。

爭鬥心也很強。一講真相,心裏就做好準備如何反駁別人的話;遇到很順利的情況,反而有一拳打空的感覺,其實這也是在求了。

在救人的事上,還是不能太執著。修煉就是修心性,真正純淨的達到「真、善、忍」在不同層次上對我們的要求,才能更好的救人。這是我最近的一點體會。懇請師父和同修慈悲指正。先合十謝過了。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