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隨筆(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九月三日】(接前文)

二、我所看到的資料點同修會遇到的問題

◆寂寞的人心

資料點同修會遇到許多心性上的關和考驗,最常見的是寂寞。許多同修在寂寞的煎熬下心癢難耐,不是想辦法去修自己這顆心,而是往往想四處跑動,還容易為自己找藉口說是去做大法需要的協調的事。這樣,做協調的心性基點錯誤,自然協調工作也不會做好,還容易遭到迫害。

比如說每天上午固定的學法和煉功時間有沒有被耽擱?每天做資料的時間和學習同修的交流體會文章的時間有沒有安排好?有沒有真正心無雜念去學法和揣摩體會網上的交流文章?

每天上午固定兩個小時煉功,兩個小時學法,下午做真相資料,晚上學習網上同修的心得體會,看到精華文章,大家就一起認真分析、交流切磋。遇到有事需要出去協調,互相溝通配合一下,有序安排。如遇事情急,時間緊張,回來後互相之間也要叮囑補上學法和煉功。

但是這種資料點的有序運作往往容易被打亂,最大的藉口就是外面哪兒哪兒需要大量的資料,哪兒哪兒被破壞需要補上,哪個哪個地區是一片空白等等,在救度眾生的「口號」下而不是真正溶入這段法中去體悟,許多同修就頭腦不清醒,分不清了,不能掌握主動,從而被外在形勢帶動,打亂了資料點有序、穩定的安排和運轉,長期下去,心性很容易出現漏洞,邪惡自然也就找到空子可鑽。

其實這些很多都是舊勢力的安排,目地就是考驗,在紛亂複雜的形勢下考驗你的心動不動;看你能否堅定,堅定自己對法理的理解和形勢的判斷。金剛不動不僅僅是指黑窩裏面對邪惡的堅強,還有對所體悟法理、所堅持真理、所修心性的堅如磐石。因為舊勢力根本上是把個人修煉放第一位,所以它們會以各種各樣的藉口和安排來考驗。

◆自我

還有一種心性上的考驗,也是相當難過:由於長期做了許多資料工作,心性也提高了一些,法理也明白了一些,從而滋生了自我之心,自以為是。

出現這種人心的時候,其表現狀態為覺得自己付出比其他同修多,能力和法理隨著三件事得到提升,「很顯然」比其他同修強,同時在某個項目上自己提出的方法最佳,所以其他同修應該聽自己的。但往往這時又得不到同修的認可,就是不被同修理解,有些反而是指責。

在這同時,還有一種狀態,就是基本沒有同修,或者說很少有同修給他提意見了,因為其自我已經膨脹到反彈別人的意見,認為都是別人的錯,別人不理解自己,別人認識沒有自己高等等。

其實這個時候就應該找找自己心性上的問題了。因為修煉,心性的提高是根本。如果老是執拗不放,認為自己對(雖然從解決方法角度來說可能是對的),從修煉的角度來說,其實已經錯了。當然,矛盾的另一方如果也找自己的話,在許多方面也會得到提高,比如,別人的方法是對的,但為甚麼自己就是意識不到,明白不了呢,是不是法理上有需要提高的地方或其它?或者別人的方法也能起到作用,為甚麼就非要採用自己的不可呢?一般來說,發生矛盾的雙方往往是有互相彌補的地方。

如果僅僅是這樣的心性表現,都還好辦,但就怕同時還出現常人所有的那種對世間美好的嚮往,內心深處隱隱對常人中的事業、地位、名望或情有牽念。諸多人心混雜在一起。到這時如果是真修者,在自己內心最深處其實已經會認識到上述這些問題,但自己表面卻感覺到了擺脫不了的地步,這就是舊勢力在下手,強行割裂修煉者的表面和本質的時候。這時就比較危險,容易被邪惡迫害。

◆我們需要真正向內修

我們很多同修都不「掩蓋」,口說自己有自我,但你會發現他就是長期不修去,用口說「自我」狡猾逃避其他同修的指出從而掩蓋真正的自我。為甚麼呢?有一種情況是由於今天形勢之複雜嚴峻,個人體悟,有些自我在某段特殊時期其實是對修煉人有保護作用的。但是,作為一個修煉人來說,特別是大法修煉者來說,向內修是對修煉人最根本的要求。當真能修到一定層次的時候,是完全可以突破,不需要用自我來保護自己,因為有更高的理和展現。

這種向內修並非遇到甚麼事情後,僅僅是浮於表面的找找自己哪點做的不對就行了。而是真正將自己完全溶入大法之中,沒有一點固守或維護自己的意識,清醒明白法理,然後用自己所認識到的法理來對照自身,對就是對,錯就是錯,好就是好,壞就是壞,沒有自己,一切只有大法來衡量。

多年以前,初步建立資料點,大家來自天南海北,一起暢談,一起歡笑時,同修曾說過一句話,印象極為深刻:當看到別人的執著時,就當作自己的執著去找去修。後來我們更深深認識到:當別人指出自己的問題時,就算指出的問題不對,就算別人的態度、語氣不好,都應該抓住這個大好的機會,好好找找自己,說不定能因此發現真正的問題所在,從而取得突破。

這段歲月,對我的影響極深,以至後來的日子裏,每當面臨危險時;每當聽聞邪惡在注意、監控我時;每當事情不如意時;每當感覺自己不精進時;每當感覺學不進法或學不懂法時;我都會停下手上所有事情,沐浴、放鬆自己,然後靜靜的向內找,爭鬥心、歡喜心、顯示心、妒嫉心、自我、名利心……一顆一顆擺放出來,如果的確沒有冒出這些人心,又繼續向內找,用法衡量自己有沒有形成甚麼觀念,或者思維方式正不正確等等。

比較典型的一次是有一同修連累了我,邪惡開始注意和調查我了。而最關鍵的是這連累我的同修由於不夠理性,經常被我念叨到要他注意自己和其他同修的安全。

聽聞這件事後,我立刻停下手上所有事情,一邊加強發正念,一邊開始向內找自己。可是當我把所有的執著心都擺放出來後,卻發現自己根本沒有這些人心,疑惑之餘,又開始看自己有沒有甚麼觀念,最後也沒發現甚麼,這就更加不解了。再接著想自己老說這位同修不注意安全,那反過來是不是自己過於執著安全了?剛想到這裏,豁然一下,全盤開朗,一切都明白了。原來這位同修由於人心,的確安全意識不夠,被我看到了,但我同時也犯了一個錯誤,就是固守著自己的經驗和某個層次上對安全的認識,雖然是對的,但由於固守了,影響了我往更高層次昇華,所以錯了。當我明白後,立刻感覺自己對事物的看法更輕更淡了,同時感覺正念充足,在龐大的正念之場作用下,還沒發正念就感覺包圍過來的邪惡不翼而飛了。

多年來,遇到許多危險和困難,多年來,也依靠著向內修的法理,數次化險為夷。向內修是放下自我的執著,但並不是放棄主意識和自己堅定的正念,反而恰好是一個修煉者主意識十分清醒,正念強的表現。

三、我所看到的一些現象和體悟

◆敬師敬法

說起敬師敬法,很多同修不以為然,認為到今天了,大家都很深刻認識這個問題了。其實未必。舊勢力安排的中共建政,以及之後多番的運動,特別是「文化大革命」,基本上割裂了中華傳統文化。今天中國大陸許多人,包括我們的同修,其實並不知傳統文化裏真正的「敬」是甚麼,也就是說「敬」的內涵是甚麼,以及一個生命「敬」時的表現狀態是甚麼樣子。

古代信佛之人擺放佛經,很多是專門供在佛龕,或書房正規放置,以示對「佛」、「法」之敬仰,以示自己虔誠尊敬,這是一個生命對幫助他回歸的「佛」與「法」之感恩。而今天我們很多修煉者家裏,包括資料點裏,大法書籍隨處亂放,或和其它雜書混雜擺放書櫃,供養師尊照片的供台也是雜物處處,混亂不堪,不要說達到古代那種一塵不染的標準,就連基本的乾淨、整潔也談不上。

古代傳統文化故事裏經常可以看到焚香、沐浴、齋戒後再翻開佛經或做佛事的例子,修煉者以示正心誠意。反而觀之我們今天的修煉者,不要說沐浴了,我們學法時洗手沒有?打印資料前、講真相前靜心沒有?正心沒有?是當作工作或者習慣,還是懷著神聖的真正救人的正念?

由於今天處於一個特殊的時期,特殊的環境,為了便於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已經大大的放寬了標準,但作為一個修煉人,「懷大志而拘小節」,心裏應明白開天闢地以來第一次真正讓自己(主元神)回升的「師」與「法」的重要,以至明白甚麼是真正的敬。

當然,說這個話題,也並不是非要大家形成如何如何的那樣一種形式,大道無形,我們不需要走入宗教修煉中那樣的一套儀式、程序,但關鍵是要明這個理,有這個心。

◆關於色

舊的勢力對於今天的大法弟子嫉妒不已。許多資料點的同修雖然是年輕弟子,但短短幾年的修煉就基本上都能放下生死、看淡名利,從而才能走出來在生與死的考驗中積累巨大威德。因此舊的勢力在其嫉妒的執著下,用其變異的觀念認為,為了「幫助」這些大法弟子提高昇華到更高的位置,從而安排了邪惡的「色」的考驗,其還振振有詞的找藉口狡辯,認為度人的覺者既然已經多次講過關於「色」的這個問題,就表明它們的安排,包括這麼邪惡、複雜和細緻,即使使修煉者難以走出,即使許多是它們所強加的,都是應該的,不然不足以顯示聽法得法之修煉者的偉大,這種偉大要足以使它們也心服。而走不過來的,或即使明白過來但修煉意志被消磨的,毀了也就毀了。

個人體悟,犯錯的修煉者如能真心懺悔,真心認錯,以後加倍彌補,做好正法之事,也就是修煉過程中的事,至多會多承受因此業力帶來的困難,而不會被抓捕去迫害,畢竟今天救度眾生之事為大。

而去掉色慾,最好最快的方法不過於在平時(犯錯之前)即在同修面前坦然承認自己有這方面不足,曝光邪惡,因為那根本不是真正的自己,沒必要為掩蓋它(邪惡)而讓自己受拖累。再加上背法,頭腦中裝進大量的講法,自然不好的東西也就沒了存在的空間。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