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資料點的一年曆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月三十一日】我是二零零五年得法的弟子,每天只是在家看《轉法輪》,很少煉功,也不知道發正念,更別提講真相、勸三退了。因沒有與外面同修接觸,根本不知道當時的正法形勢。

二零零六年七月的一天,我偶然與一對老年同修相遇。現在想起來一切都是師父的安排。通過他們我了解到,真相資料來之不易,因我們這裏沒有資料點,發的資料都是他們自己省吃儉用去複印店複印的,從他們那裏知道,那時發資料的人很少,很多同修只看師父的經文,不看《明慧週刊》和真相資料。

晚上,我想了很多,既然是師父的弟子,我又做了甚麼呢?於是,第二天我便挎上包找到了老年同修,開始了發真相資料、救眾生的歷程。因我們的資料底單都是同修從外地帶回來的,有時半月、一月才帶一次,每次週刊都是好幾期,而且有些真相資料的日期也很遠,我們就選近期的和一些沒有限期的去複印,印資料也很貴。時間長了,我心想,要是我也能上網就好了。

慈悲的師尊看到了我這顆心,在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七日的那一天,安排了外地的同修哥哥、姐姐來到我身邊。他們教我用電腦上明慧網,還記了很詳細的筆記,在他們耐心的幫助下,我學會了上網、下載、打印。同修想得很周到,設備、耗材全運來了。就這樣,我家也開出了一朵小花。

從此及時在網上看到了很多同修交流文章,從中得到不少提高,才知道我離師父要求的三件事是差得那麼遠。我慢慢也學會開始向內找。隨著資料點的興起,走出來的同修也越來越多了。在這裏,我代我們這裏的眾生謝謝師父、謝謝外地的同修哥哥、姐姐。

今年三月份,邪黨假借奧運之名,綁架了幾位同修,其中與我聯繫的協調人也被綁架了,同修們都把書藏起來,資料也不要了。當時,由於學法不深,我也怕心很重,別的同修都在藏書,我又該怎麼辦呢?站在師父法像前,我流著淚一遍一遍背著師父的經文《問候》:「正法必成,大法弟子必圓滿。天要變,誰能擋的住!宇宙正法,乾坤再造,盡在收尾;大穹從組,突飛猛進,天上地下幾個丑類算甚麼?大法弟子的威德光耀寰宇。神與人等待的、擔心的,都來了。救度你們的眾生、完成你們史前的洪願、兌現你們的誓約吧!」

就這樣,我的心慢慢靜了下來,怕心也不知不覺消失了,本來準備轉移的東西也決定不動了。沒過幾天,同修哥哥和另一位同修不放心來到我這裏,同修說:「這些都是救人的法器,而不是迫害的證據。」想到自己周圍都是救人的法器,邪惡又怎麼進得了這個場呢?

由於我們這沒有懂技術的同修,與其它資料點也沒有聯繫,之後,同修哥哥在百忙中也要抽空來看一下。在同修的幫助下,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們走過來了,同修們也重新接受週刊和真相資料了,精美的小冊子、護身符、三退卡、真相幣、真相資料又開始向世人傳播了。

最近,我的打印機受到了干擾,開始,我們對著它發正念、學法它好了。可是,過一天、二天又不行了,最後乾脆不工作了,從這件事我找到了很多隱藏的執著和人心,特別是對同修哥哥技術的依賴心,雖然現在還沒有好,我會繼續向內找,更好地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

今天是十月二十七日,我的資料點正好成立一年,再一次謝謝師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