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姐與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月五日】英姐待我如親姐姐般,自常人中直至走入修煉後,無論碰到任何苦與難我都與英姐切磋交流,透過與之交流加上對照師父的法理,縱使有些不同的認識,只要不偏離法,總是她怎麼體悟的我就怎麼做。由於她的耐心加上對我照顧的無微不至,使我碰到關與難都能順利的過,多年來都不變。我自然而然形成了一種習慣,從來不做任何的思考。

有一段時間因為陸續發生了許多事,與英姐有了矛盾後,我突然感到,她的做法我不認同;她的想法,我不再接受;她說我好,我懷疑;說我理解不對,我不服氣;說某同修精進,我更不高興。她的一言一行我都看不慣。起先我總是悶在心裏不說,也多次透過與她交流,都基於以往她對我的好,表面上我認同,可是我內心在打轉。直到一天我對英姐用一種無理的態度,說出種種她的不是,她一再的解釋我不聽。我感到她不再是那個關心我的英姐了,我掉入常人的那種傷心、難過和痛苦。這段日子來我煉功學法很容易分心,只要是要面對英姐的地方,我都在彷徨要不要去,可是又知道要修煉就必須去面對。

我告訴自己要好好學法,但總是在法中找到英姐的種種不是。師父在《轉法輪》中提到:「真正修煉,就得向心去修,向內去修,向內去找,沒有向外去找的。」如果我再向外去找就是跟著舊勢力走,連師父的話我都不聽,那我還怎麼修下去呢?我不斷的發正念、學法、講真相

有一回在打電話講真相過程中,我發現對方只要聽我說,我就高興;他退黨了我就祝福他;不退黨我說那是你自己的選擇;那麼有時對方不明白反我幾句,我就不高興;有時對方在講,我也不甘示弱的一直在講。就在講真相的過程中,我清楚的看到自己的心一再為對方所波動。由此也讓我看到自己自始至終都為英姐的一舉一動所帶動,為她而修、依賴她、把她當榜樣,總是要她認同我,再找下去,原來我也怕她從此不再關心我。

因為以往的關與難都是因為她耐心的陪我走過,我怕失去她、不願走自己的路,更怕孤單。再更深的,我找到了小時候的我是家中最小,家人各忙各的,無法陪伴我,我怕孤單;結婚了,我想抓住先生給我安全感,因為我怕孤單,但我抓不住;進而我再想抓住兒女,但她們已長大,有他們自己的朋友;最後我走進了修煉,想要從中得到彌補與解脫。無形中,我從英姐身上找到那份關懷與溫暖,我只不過是轉移目標而已,卻不知一顆「怕孤單」這麼大的執著心是必須得修去的。舊勢力虎視眈眈的看著我的漏,我做三件事狀態好時它不敢動,但只要一鬆懈時,它就鑽空子。這陣子與英姐之間所發生的事不就是舊勢力所安排的嗎?

我猛然驚醒,原來她不是我的英姐,她是我們一起誓約要來助師正法的同修啊!

師父在《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中提到:「所以你碰到魔難那正好是你提高的機會,如果你能向內找,那正好是你走過難關、進入一個新的狀態的機會。」

最後我要感謝師父為去弟子的執著費盡心思,我找到自己的不足與執著,也認識到了多年來一直阻擾著我修煉的障礙。雖然我找到了執著,但它就像剝洋蔥一樣,是一層一層的去,事事都要對照法,不能鬆懈。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