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向母親說聲對不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月一日】媽媽也是同修,於一九九七年得法,媽媽得法修煉後也很精進,心性提高很快。比如交公糧時老百姓往糧食裏面放雜物如,沙子,石子,碎磚塊等,修煉前她也放,得法後她主動把糧食用手一個一個揀乾淨,交國家的是放心糧,全鄉就我家交的糧食乾淨,受到糧管所表揚,媽媽說我家是煉法輪功的,師父叫做好人我們就做好人,用行動證實大法。

媽媽得法前已經在床躺半年之久了,接近癱瘓,我對她洪揚大法無限美好時,她立即表示要學煉,她說你今夜回家前五分鐘我就看到咱院子裏一片明亮,然後有一個圓光發亮的球形物進屋裏來在旋轉,這功我一定要煉。媽媽七十多歲沒文化,學法就是聽講法錄音,十多年就這麼堅持著,師父新經文是我回老家讀給她聽。一直想在老家發展個點,種種原因未能如願。我老家是偏遠農村,離四週那個縣城都是六、七十里,八年抗戰當地老百姓沒見過日本兵,內戰時期沒見過正規軍。迫害發生後媽媽同我一塊進京證實法,我沒到家就被市公安局通緝,因當時我是一地級市輔導站負責人,進京當天市公安局四位局長找我談話,說最近哪也不能去,你這個站長不能再幹了,如果不聽下次談話可能是在看守所。當天晚上我同六十多位同修進京證實法。

後來我被非法判四年。四年中我妻子離家與一男子非法同居,我父親由於我的非法判刑打擊太重一病不起,病在床上拉尿拉屎四年,全靠七十多歲的老母親照料。在這樣的環境下我母親度過了四年,其間母親也向周圍鄉親們講大法真相,可以說孤軍作戰,因為周圍十里八里沒聽說過有誰是大法弟子,除了幾次找我在煉功點上煉過幾次功以外,十多年都是一個人在家獨煉,有許多鄉親們不明天安門自焚栽贓案真相及遭殃電視台報的殺人偽案,她就不斷的講那是造謠,煉功人連雞都不殺,怎麼會去自殺,殺人?煉功後你看看我啥時候殺過雞?都是胡說,別信。

三退開始後她主動勸周圍親友退出惡黨,我出獄後看到母親沒修好的一面表現時,我總是不客氣指出,像個領導訓下級一樣,例如看到母親人心表現時總是說,你還是修煉人嗎?常人之心,常人的觀念,不是修煉人,等等。由於我長時間指責母親同修的不足,沒有向內找導致我母親近來不想跟我交流,發現這一問題後我猛然驚醒,自己說媽媽同修的話其實是自己都有,自己才是令師父不放心的弟子。通過向內找我發現是我自己不對勁了,沒有把媽媽當成師父的弟子對待,沒有當同修對待,沒有修自己,看到別人不足不是去找自己有沒有,總是指責別人,愛看別人不足,總自認為是母親的輔導員,我說你是為你好,沒有注意到在幫別人時也有自己的心性表現,也是提高自己的機會,就是在人這對待自己的生身父母也是不孝之人,何況是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徒能這樣嗎?

在此,我向同修母親說聲對不起!以後我定能擺正修煉關係,時時處處,一思一念用法歸正,做一位師父省心的弟子,隨師回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