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甚麼總看別人的不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九月十日】我發現自己長期以來存在一個問題,我有時會很敏感的發現別人身上的「毛病」,無論是同修還是常人,以至於對這個「毛病」越來越討厭,甚至討厭對方整個人。我也時時記著向內找,因為自己可能也存在這樣的問題,可是我越來越覺的問題不是這麼浮淺,應該找到根本原因。

開始我對自己敏感別人的「毛病」沒有很重視,認為自己有點類似於常人說的性格有點「特」,對別人的「毛病」太執著了,應該多看看別人的好處,少計較對方的缺點。但在修煉中似乎這種東西沒有在我身上去掉多少,以至在遭受被迫害的魔難環境中仍然還在表現,而後在寬鬆環境與人接觸中有時表現仍然很強。我在想看到別人的缺點是正常的,可我沒有必要生出厭惡別人的心,我不應該這樣啊?當一個修煉人心很純淨的時候,確實對方的一思一念你都會有所掌握,但決不會動心,根本不會在意,這一點自己在修煉中感受到過,而看別人的「毛病」看的受不了這決不是正常的狀態。

由於開始對此種思想狀態有所警覺,當再次遇到這樣的情況,我抓住這種思想仔細的去查查它的根源,而這時頭腦中瞬間想起了師父告訴過我們關於舊勢力的情況,「它們的目地是要淘汰一些世人與它看不上的學員」 (《二零零三年加拿大溫哥華法會講法》)。那麼,我為甚麼總是看不上別人啊,為甚麼對別人的不好那麼敏感,又看的那麼鮮明,想發現別人的好處就不是這樣,其實根本就是很少去看別人的好處。這種思想不就是舊宇宙變異觀念的反映嗎?看看現在的常人,津津樂道最多的莫過於挑別人的「毛病」,你好啊他不好啊,這個對那個錯的,這不就是生命在壞滅時期的體現嗎?總是看別人的不好,以至總看不上別人,這還怎麼救人?而其實在這種觀念影響下也不會有真正的寬容,矛盾只能被產生與激化,以至干擾我們要做的事情,我在想是不是同修之間有許多矛盾的產生也與這種類似的觀念有關呢?那麼這樣不是讓舊勢力有藉口幹擾了嗎?

師父講當初傳法時面對台下聽法的人,有的就有罵著聽的,可是師父就看一個生命的好處,就是要度成我們。對此我們在修煉中能做到多少呢?我覺的這不是寬容所能夠說明與形容的。我感受到,純正的善沒有一絲的個人因素。更進一步向內找,這種舊的變異的觀念為甚麼會在自己身上體現呢?想到舊勢力的生命執著它們想要的干擾了正法,淘汰了許多生命還有其自己,一切都源於執著自己、為私的表現。我清醒意識到是因為自己的私心執著自己,才會有這樣的思想狀態。而我們修煉的是大法又在宇宙正法時期,證實大法何等關鍵,怎麼能讓這些舊宇宙敗壞的變異的東西在身上體現呢?那證實的是甚麼呢,無論何時何地,應該讓大法的純正的能量在自身體現出來。而此時,我感覺那種不好的思想狀態已經是必須歸正沒有任何餘地了,它沒有在我身上存在的道理。

正法中一切都在更新,還在修煉過程中的我們真應該對照大法好好深思,我們自己的思想是不是在法中最純正的思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