勸善之心化飛鴻──講真相信件彙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七月六日】

  • 給冠縣公、檢、法、司的公開信

  • 給秦皇島市政法及公安系統的一封信

  • 給佳木斯市國安局局長江海濤的公開信

  • 給冠縣公、檢、法、司的公開信

    從邪黨迫害法輪功到現在已經八年了,你們一直是直接參與者。幾年來你們也知道了,法輪功學員是按「真、善、忍」標準做好人的善良公民。他們修身養性,工作兢兢業業,都是社會各階層的優秀人才。從大法中親身受益的同時他們也想把修煉「真、善、忍」的美好告訴親友和世人,這本來是偉大的無私之舉!

    作為公、檢、法、司或政府部門工作人員,你們本應是匡扶人間正義的使者,不應為一些眼前利益昧著良心去迫害父老鄉親!我們是生活在同一縣城的同胞,都有著自己的家庭、父母、兄弟姐妹,有著自己的妻子、丈夫和兒女。誰都想過安定幸福的生活。當良知、正義與自身利益同時擺在面前的時候,大法弟子義無反顧的選擇了大法的美好。而你們卻為了眼前的私利、地位,一味的趨炎附勢、逢迎權貴。

    八年來,在政法委,「610」許蘭嶺、公安局長刁培昌指揮、操控、督導下,公、檢、法、國安、各政府部門各單位全都不同程度的參與了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剝奪了成千上萬善良百姓對「真善忍」信仰的權利,在「610」指揮下,公安惡警像土匪一樣三更半夜的砸門、跳牆、綁架,拘留、罰款、勞教、開除工職、強迫洗腦、轉化等等,不一而足。據不完全統計,幾年來,法輪功學員被冠縣公安部門非法勒索、罰款達幾百萬元,非法關押、勞教幾百人。

    2007年6月22號下午,縣長洪玉振在冠州賓館四樓會議室,對迫害法輪功做具體安排,「將法輪功當作敵我矛盾,堅決治到底,抓一批、勞教一批、判一批」。南陶鎮鎮長、代理書記張海青,為了升官、派惡人王風林(一隻眼)、王保柱蹲坑,二零零七年四月一日晚上,將冠縣孫町鄉徐劉村大法弟子徐增俠、徐學記、王風芝在東古城鎮尹固綁架。

    迫害冠縣大法弟子的首惡薛連春及幫兇陳月芝在沒有任何證詞證據的前提下,判徐增俠一年零九個月非法勞教,徐學記、王風芝被非法各判勞教一年。2007年6月13日冠縣惡警又把在孫町鄉路上騎自行車的大法弟子張巧田綁架,送往山東第二勞教所。2006年農曆10月初4下午五點,公安局惡警將在路上行走的大法弟子杜秀剛強行綁架,七點又從家中綁架了其兄杜秀軍。在610洗腦班關押了一天一夜,又將二人戴上手銬腳鐐押至冠縣看守所。杜秀剛絕食七天,家中被勒索五千元後放回。回家一個月後的十一月初十早六點,冠縣公安局惡警破門而入,將杜秀剛強行送淄博王村勞教所勞教一年,其兄一同被送勞教一年,也被勒索五千元。2006年10月初5晚九點,梁堂鄉派出所指導員徐道義夥同縣公安局惡警七人,闖入大法弟子郭保廷家,非法抄家強行搶走《轉法輪》寶書,並將在場的大法弟子曹何仙一同綁架到冠縣610洗腦班,第二天晚上又將兩人押至看守所迫害30多天,勒索曹何仙家人一萬七千元,勒索郭保廷家人二萬三千元。冠縣大法弟子張廣寶,2005年8月16日下午在自己診所上班時被冠縣惡警薛連春等人綁架,次日即被送入山東淄博王村第二男子勞教所迫害至今。

    不知有多少好人被開除工職,不知有多少老人受驚嚇和精神折磨含恨而終,有的大法弟子流離失所七年有家不能回,致使很多孩子身邊沒有父母,無依無靠,幼小的心靈備受熬煎……

    這一樁樁一件件血寫的事實和罪惡,所有的參與者能推卸責任嗎?讓全縣人民都知道,是誰在執法犯法,踐踏人權自由,言論自由。你們在執行迫害命令時,迫害修煉「真善忍」的人,對得起天地良心嗎?有人說上面下的命令,自己也沒有辦法。上面讓你做喪盡良心的事你就做嗎?讓你迫害好人你就幹嗎?不久的一天,當所有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都要受到天懲和人間法律制裁的時候,你的上級會為你承擔嗎?「上級」的指使和命令將來會成為你開脫罪責的藉口嗎?不要以「執行上級命令」為藉口,繼續迫害法輪功學員。歷史上不是沒有例子。文革過後,忠實執行命令的北京市公安局局長劉傳新畏罪自殺;某些「奉命」「四人幫」的警察,文革後被秘密槍決,對家屬卻稱「因公殉職」。反觀一下,你們不也是被脅迫和驅使的嗎?今天迫害法輪功的「功勞簿」,就是明天正義法庭上的「罪行錄」。

    無論你是誰,無論你對迫害法輪功參與了多少,我勸告你,立即停止參與迫害修煉的人。迫害佛法更是罪惡重大啊!善惡的確有報,當一切展現在你面前的時候,悔之晚矣!

    看一看震撼全球、徹底解體共產惡黨的《九評共產黨》這本書吧,看看共產邪黨殺人歷史吧!共產惡黨在歷史上殺人無數,土改、鎮反、肅反、三反五反、大躍進、文革直到「六四」天安門屠殺,在和平時期就有八千萬中國百姓被它整死,特別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以來對法輪功的迫害,其惡毒和殘暴,使人神共憤!共產惡黨犯下的滔天大罪,罄竹難書!天滅中共在即。《九評共產黨》在中國大地上引發了退黨大潮。現在,退出共產惡黨組織(黨、團、隊)的人數已超過二千三百萬。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於二零零三年一月在北美成立並展開調查取證。其使命是「追查迫害法輪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關的機構、組織和個人。無論天涯海角,無論時日長短,必將追查到底;行天理,再現公道,匡扶人間正義。」

    立即停止對大法弟子的騷擾!不要迫害善良民眾。善惡有報是天理,容不得任何人對修煉人胡作非為的迫害。如果還是一意孤行,如果還是冷漠麻木的充當著邪惡的打手和工具,那也是在選擇自己的未來──走入罪惡的深淵,也就斷送了自己生命的永遠。

    請為自己和家人的未來想一想吧。如果你們還想要未來,建議你們認真看《九評共產黨》,趕快「三退」(退出惡黨的黨、團、隊),抹獸印,這樣當天滅中共的那天,你才能保住你的性命,這也是唯一的途徑。千萬不要再稀裏糊塗的助惡為虐,做惡黨的殉葬品啊!


    給秦皇島市政法及公安系統的一封信

    秦皇島市政法及公安系統:

    據悉,今年夏季零八年奧運會亞洲部份預選賽將在秦皇島舉行,邪黨已下令給你們,要你們加強力度鎮壓法輪功,而且下令各個派出所和法輪功問題掛鉤,如果哪個派出所的管轄區出現法輪功問題就處理該所長及有關人員。你們接到這個命令準備怎麼做?

    自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中共不斷造事,操控媒體撒彌天大謊栽贓陷害法輪功,下達「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迫害政策,投入巨額國民收入,用來在全國各地建六一零辦公室,擴建監獄、看守所、勞教所,獎勵各地鎮壓法輪功的人員等等。迫害剛開始,中共邪黨還曾圖謀在三個月內消滅法輪功,可事實上,八年過去了,法輪功不但沒有被消滅,反而越傳越廣,傳遍世界八十多個國家和地區,在中國大陸學煉法輪功的人數也是日益增多。中共邪黨沒有把法輪功迫害倒,自己卻要滅亡了。因為鎮壓「真善忍」,提倡「假惡鬥」,讓道德一日千里的下滑,人們為了錢無惡不做,用錢賣命、殺人害命,導致各種社會問題百出;因為鎮壓佛法、迫害善良,天理難容,導致天要滅中共,現在中國大陸各種天災人禍不斷,南澇北旱、颱風、禽流感、冰雹、山體滑坡、礦難、車禍、各種絕症……零四年底,海外的媒體上發表了一本深刻揭露中共邪黨的巨著──《九評共產黨》,該書一經出版,立即在中國大陸掀起了一股自發的退黨、退團、退隊的大潮,目前在海外媒體大紀元上公開聲明退黨、團、隊人數已超過二千三百萬,這個數字每天都在像滾雪球一樣增加著。

    這一切都說明天滅中共在即,中國有句俗話:順天者昌,逆天者亡。天要滅中共,人豈能阻止?逆天意而行,得到的結果必然是同中共一起被淘汰。現在全國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員普遍遭報。

    首任中央「六一零」主任李嵐清,其外孫女婿於2001年3月在瀋陽機場遭警方毆打致死。據悉他看到眾多惡警惡官因迫害法輪功遭惡報的上報材料,隨後辭去了該職。

    繼任的中央「六一零」主任、中共公安部副部長劉京已患癌症,日漸沉重,即將被接替。

    零七年六月三日,天津市前任「六一零」主任、政法委書記、公安局局長、現任政協主席宋平順在辦公樓內突然身亡。儘管中共嚴密封鎖真實消息,並稱其是「涉嫌受賄」而畏罪自殺,但海外分析人士對此指出:宋積極追隨江羅迫害法輪功,是中共在「天津教育學院事件」以及「四•二五法輪功萬人和平上訪事件」中策劃栽贓迫害法輪功的參與者;其任期內,天津有七十三人被證實迫害致死,數萬人被殘酷迫害;他曾多次密令天津公安:「對待法輪功不怕流血!」天津成了全國殘酷鎮壓的「典範」之一。此外,據舉報,該市各大軍醫院都涉嫌參與了活體摘賣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宋與此也有直接關係。在全程參與迫害過程中,他知道和參與的駭人聽聞的黑幕太多,在江羅面臨被清算的歷史關頭,不排除對重要人證的「滅口」正在進行。

    曾公然強姦了兩位與其母年紀相仿的法輪功女學員的河北涿州市東城坊鎮派出所惡警何雪健,現已患陰莖癌,其陰莖和睪丸全都被切除,熬受著生不如死的痛苦,曾三次自殺未遂。

    你們的周圍,不是有許多人已經遭報了嗎?海港公安分局處長溫德海,積極參與迫害大法弟子,有多人經他手被勞教,現已遭報,在押送大法弟子去山海關拘留所返回的路上遇車禍,死亡;田川,男,死前任秦皇島市防暴大隊長。因打人兇狠被市政府抽調駐北京辦事處擔任負責秦皇島市三區、四縣抓捕進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任務,市領導並允諾完成任務後,任市局副局長。田川接到指令後對進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不分男女老少,大打出手,並揚言「上級領導有令,怎麼整你們也無處告。」田川為了一己私利,喪盡天良,突發暴病,一個月左右時間變得骨瘦如柴,終因作惡太多,遭報應暴死,死時年僅三十八歲。

    中共流氓政府垂死掙扎,臨死還要拉你們做墊背的,你們可要三思呀!珍惜自己的生命,可不能被眼前的這一點蠅頭小利毀了自己生命的永遠呀!還有一點你們也要明白,不是你跟著邪黨走就沒事,它的手段向來是卸磨殺驢,越是幫著它做惡越會成為它滅口的證據,像宋平順被「滅口」這種現象已成為另一種惡報在中國大陸廣泛上演,你們也要警醒呀!

    天滅中共前的每一天都是上天給中國人的機會,拋棄邪黨、退出黨團隊組織、不參與迫害法輪功、盡可能的保護法輪功學員,這才是最理性、最明智的選擇,否則很快就會成為邪黨的殉葬品!


    給佳木斯市國安局局長江海濤的公開信

    江海濤:

    三週前,我在《明慧網》上看到了「佳木斯大法弟子崔勝雲、叢國友夫婦雙雙被你們市國安局綁架並抄家」這一消息,近日又聽聞,崔勝雲在佳木斯看守所已經被迫害的生活不能自理。我心中真的很難過。如果這種事發生在迫害大法弟子的前幾年,還可以理解,因為全中國乃至全世界人民都被共產惡黨和江××的謊言欺騙了。可是經過幾年來大法弟子不顧自己的安危甚至失去生命的危險講真相,使全世界各國政府與人民都逐漸明白了法輪大法的美好,法輪大法已傳遍八十多個國家和地區;江羅集團被多國起訴;《九評》掀起的退黨大潮已使2300多萬人退出惡黨,中共的獨裁統治即將崩潰;「天滅中共 退黨保命」已經成為佳城人茶餘飯後的熱門話題,你們竟然還在幹著這樣助惡為虐、違背天理之事,讓你和你的部下又背上了一項沉重的負罪,如果還不馬上覺醒,當不久即將到來的歷史大審判到來的時候,其後果真的不堪設想啊!

    聽了這話如果你還不以為然,那是因為你受共產惡黨黨文化毒害太久和太深造成的。你相信了共產黨自我吹噓的「偉大、光榮、正確」,使你不相信共產惡黨會很快滅亡;共產黨給你灌輸了「無神論」,才讓你不相信善惡有報的天理。以史為鑑,東歐的劇變、強大的蘇聯的解體,那不就是一夜之間的事嗎,更何況今日的中共?「天滅中共」在即,這是不依人的意志為轉移的。

    也許你們通過各種方式看到過了法輪功的真相,但卻不願承認這一切是真實的,甚至為了安慰自己那有時也會不安的心,還理不直氣不壯的在想:自己吃共產黨的飯,就要聽共產黨的話。我們也經常聽到一些迫害大法弟子的惡警在為自己的惡行辯護時常說「共產黨給我開支,叫我幹啥我就得幹啥。」這個「幹啥」在中文裏就包括了一切可能的行為,可能是正常的事情,也可能是謀財害命、殺人放火等滅絕人性、天理不容的事情。「黨叫幹啥就幹啥」一句話,就泯滅了中國人民幾千年來形成的良知、善念和恆定好壞對錯的善惡標準。正因為人們的盲從和迷信中共,才會有了荒唐的大躍進,並隨之帶來三年大飢荒(餓死同胞四千萬);才有了文革中的夫妻兄弟姐妹反目成仇、學生凶殘的批鬥老師,朋友、同事、同學等互相殺戮等等人間慘劇;也就有了面對八九年六四大學生和平請願而開槍屠殺。到了江氏集團九九年利用惡黨瘋狂迫害手無寸鐵、善良的法輪功學員時,我們還是聽到那些已經了解法輪功真相的惡黨官員及警察說:「法輪功是好,你受益了我也知道,但是共產黨不讓你煉你就別煉了」從而自覺不自覺的加入迫害無辜的行列。

    其實,一個正常人的行為應該是根據自己的大腦的分析和判斷而進行的,這種判斷需要以準確的資訊和普世的道德準則作為基礎。人之所以不同於機器,就在於人有自主行為和判斷能力。如果你真的有自我判斷能力,你就會明白,其一:無論你是一個公務員還是一個普通勞動者,你所獲得的收入是你勞動的付出的報酬,不論你在甚麼樣的制度下,甚麼樣的社會環境中,只要你付出了勞動,你都會有回報,全球皆如此。這是一個常識性問題,共產黨居然能用它來欺騙了全國人民。中共惡黨龐大的官僚體系是建立在對廣大工人農民的盤剝之上的,恰恰相反,是全國人民養活了共產黨,而不是共產黨養活了中國人民。其二:退一萬步說,就算是某某黨給你錢,而共產黨如此的邪惡,如此黑暗,你不但不遠離它,相反還死心塌地跟著它幹壞事,你不成了黑社會的成員了嗎?那你還有天地良心嗎?

    你也許會說:法輪功現在發傳單、傳《九評》、勸退黨就是參與政治,該抓、該打。其實,「搞政治」這是中共邪黨搞迫害的藉口。幾十年來中國人對「政治」形成了一種固定的觀念:共產黨讓你做的,那就是你的政治權利,這樣的政治搞得越大越多越好;共產黨整你,迫害你了,你得忍著,你還得說:「我不好,我有罪,我是牛鬼蛇神,資產階級分子,人民的敵人,該殺該打」。有一天共產惡黨換了一批官員,或為了維持統治的需要而收買人心,或又想利用你時,給你平反了,你就得高喊:「還是共產黨英明偉大,知錯就改」。這都不算你搞政治,而是你的「政治覺悟高」。反之,迫害你了,你如果不順從,要講道理,要揭露中共惡行,要制止迫害,你就是超出了在中共統治下討生活的最大想像力,於是就給你扣上「搞政治」,一旦你是在「搞政治」,就可以隨意扣上任何的大帽子,就可以對你採取任何手段迫害了。被惡黨扭曲了靈魂的人們不但不去同情受害者,譴責施暴者,反過來責備受害者。好像「搞政治」是比中共殺人還要可怕的東西。這種「良知錯位」正是中共求之不得的。

    有頭腦的人都會思考:即使你把法輪功學員「講真相、傳九評」視為搞政治,這種「搞政治」真的那麼可怕嗎?如果你跳出惡黨的封鎖,你了解了真相,你就會知道:正是世界各國法輪功學員的不斷呼籲,在全球講真相、起訴犯罪元凶,才有力的制止了中共的殘暴。法輪功學員創辦報紙、電台、電視台,才使法輪大法的美好和受迫害的真相得以廣泛傳播,真善忍的理念讓整個社會道德回升,讓更多的世人祛除了疾病,精神更加愉快。才使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暴行,特別是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並焚屍的惡行在全世界曝光。

    《九評共產黨》揭開了中共的邪惡本質,很多人讀過這本風靡海內外的奇書後恍然大悟,也徹底的了解了中共的本質和歷史的真相,隨之而掀起了退黨大潮,使人們退出中共的「政治」,從而徹底跳出中共的政治怪圈,恢復正常人的思維和人的正常生活。(相信你如果仔細閱讀後一定也會受益良多的)如果說這樣理性、和平、堅忍、慈悲的講清真相,揭露迫害、制止迫害,也被算作「搞政治」的話,那麼,這樣「搞政治」有甚麼不好嗎?要知道:人類的「政治」不是為迫害者而準備的。法輪功學員是修煉的人,他們對人的權力沒有訴求,他們這樣做的出發點是制止迫害,讓人們明辨是非善惡。從而為自己及家人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而不是為了人的政權而搞「政治」。相反,修煉人是放棄人對權力執著的慾望的。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在人世間,無論誰犯下了罪惡,都逃不過天理的懲罰。你可以接受中共的無神論。可是神決不為會因為你的不信而不存在和不作為。記得西方一位著名哲人曾說過;「歷史總是忍耐的等待著屈辱者的勝利」。事實也必然雄辯的說明那些正邪不分、泯滅人性、殘害忠良的奸邪之輩,一定會永遠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如果說今天對法輪功的迫害與歷史上的歷次運動的迫害有所不同的話,那就是法輪功修煉者是一群按照真善忍的理念修煉的信神者。歷史上所有迫害正信者,都遭到了應有的報應。古代強大的羅馬帝國,因迫害基督徒,四次大瘟疫,就是它徹底的消失了,再看看眼前的因迫害法輪功而遭受惡報的事例,這也是前車之鑑吧!

    謊言包裝成全國英模的河南登封市公安局長任長霞,女,四十歲,由於迫害大法弟子終遭惡報。二零零四年四月十三日,她的車撞上前面一輛車的尾巴,任長霞坐在後排卻慘死,而其他人安然無恙。登封市四名大法弟子因救人在市政府大院發真相資料被非法抓捕。任長霞得知後惡狠狠的說:「傳單發到政府院裏來了,我非治治他們不可。」結果四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五年。不久任長霞一命嗚呼,墜入地獄萬劫不復。

    四川蒼溪縣公安局副局長殷建遭報淹死。四川蒼溪縣公安局是一個邪惡的黑窩,99年七二零以來,追隨江、羅流氓集團,多次關押、綁架、勞教、判刑多名大法弟子。閬中市大法弟子楊正明、王小紅二零零七年元月八日去蒼溪縣發《九評》、講真相被惡人舉報,至今還關押在蒼溪縣看守所,五個月來蒼溪縣公安局不准家屬見人,反覆通知家屬送錢,邪惡的迫害大法弟子。用各種酷刑迫害大法弟子,現還關押著多名大法弟子。零七年四月二十一日,蒼溪縣公安局副局長殷建(分管派出所、看守所),上午還去了看守所和多個派出所檢查,下午六點去蒼溪縣城老渡船碼頭游泳,下水後淹死,屍體打撈了三天,年齡36歲,遭了現報。

    湖南零陵區迫害大法弟子的書記胡冬春被車撞死。湖南零陵區委副書記胡冬春,40多歲,分管政法委和主要迫害大法弟子的「610」頭目。他善惡不分,追隨江澤民及其流氓團夥迫害大法弟子,勞教,判刑,罰款,強行入室都要挖地三尺,有惡黨撐腰,比那強盜入室還猖獗。盜走大法學員私有財產,大件的,如電視機,VCD機,小件的好的如鋼筆都要,沒任何手續。劫持大法學員去洗腦班,逼的大法弟子有家不能歸,流離失所。總而言之,幾年來,惡事做絕。今年三月二會期間,3月15號散會後,據說返市委有事,去米囉咖啡廳喝咖啡出來散步,在人行路上被一輛麵包車撞倒,當場死亡。

    青海省西寧市公安局惡報頻頻:四十六歲的公安局副局長李文軍、四十二歲的城東公安分局局長周海林、開發區公安分局局長談小平、城北分局治安大隊大隊長楊永寧相繼突然死去,一時間整個公安局人心惶惶。是甚麼導致四位紅人離奇死亡呢?

    今年八月,西寧市開展打壓法輪功專項月活動,公安局副局長李文軍負責抓捕法輪功學員。八月十八日,他們綁架了法輪功學員李興福、袁愛榮。第二天,李文軍突然死去。醫生說是突然得了腹股癌,死時年僅四十六歲。李文軍死後,西寧市委號召公安幹警向他學習,繼續抓捕法輪功。十月二十三日,西寧市城東公安分局局長周海林突發腦溢血,死時年僅四十二歲。十幾天後,西寧市開發區公安分局局長談小平因患肝癌在北京醫治無效回西寧,並於十一月七日死亡。死時談小平雙目圓睜,怎麼也無法使其閉眼,樣子十分恐怖。二十天後,西寧市公安局城北分局治安大隊長楊永寧也突然死亡。家人稱早晨見他躺在床上,以為他要多睡會,哪知中午回家,發現他還躺在被窩裏,渾身早已冰涼。

    不到四個月裏,幾百人的西寧市公安局接連死了四位領導,而且都是壯年暴死,這讓局裏上上下下人心惶惶,以至於對最後楊永寧的死,公安局不敢公開發訃告,對外稱「楊永寧出差了」。

    西寧位於青藏高原這塊神奇的土地上,所見所聞使得不少人不得不相信有神佛的存在。目前,西寧市很多人經常燒香拜佛,其中有不少是公安幹警。他們私下議論,法輪功是修佛修道的,迫害這些人,不是對神佛的最大不敬嗎?他們四人是遭報應死的。

    像這類遭惡報的,我們佳木斯也有。佳木斯勞教所的女隊大隊長何強,曾追隨江氏集團迫害大法弟子,為了借助迫害好人升官發財,在擔任女隊大隊長期間曾唆使手下男女惡警對女性法輪功學員實施了上千起精神殘害及40多種酷刑折磨,使多人致傷、致殘、致死。大法弟子給他講真相,他不但不聽,反而說:「這麼多年了,誰遭報了,別跟我說,我不信。」2005年7月10日,何強24歲的獨生女兒何鑫,中國戲劇學院暑期大四畢業生。在黑龍江省依蘭縣至佳木斯市的高速公路上發生的一起惡性交通事故中喪生,當處理交通事故的交警使用風焊切割,把兩車分開時,小轎車裏面何鑫的身體嚴重扭曲變形,頭骨塌陷,腿骨骨折,死狀極慘……何鑫的母親樊曉晶是佳木斯市郊區政府司法幹部,2002年起因患腰間盤突出一直休假在家。

    早已聞名世界的河北涿州警察何雪健強姦與他母親年紀相仿的法輪功學員被曝光後,舉世震驚。中國在各國的大使館門前聚集起抗議的人群,強烈要求懲處惡警何雪健,在強烈的國際社會壓力下,中國當局不得不把何雪健判刑八年。近日我們又得知,惡警何雪健得了陰莖癌,將做惡時用的陰莖和能傳宗接代的睪丸全部切除,手術後何雪健三次自殺未遂,生不如死。在當地流傳著這樣幾句順口溜,惡警何雪健,強姦女學員,判刑八年整,惡報再度現,身患陰莖癌,哪壞哪先爛,莖睪全切除,自殺已再三,生還不如死,業債還在還,善惡終有報,不信睜眼看,迫害大法者,前車可為鑑。

    據說繼任的中央「六一零」主任、中共公安部副部長劉京已患癌症,日漸沉重,即將被接替。幾年來,他不斷到各地指揮迫害法輪功,下達滅絕指令,所到之處,迫害都會升級。零二年新年前夕,他到吉林長春下達了對法輪功「可以開槍打死」的命令,隨後,該地區法輪功學員多人被活活打死;同年三月,長春有線電視網插播了法輪功真相,他親赴長春落實江氏下達的「殺無赦」密令,指揮綁架了五千餘人,在極短時間內打死八人;他還多次赴惡名昭著的馬三家教養院督促「教育轉化」法輪功學員,該院惡警至少酷刑致死三人、七人精神失常、四人殘廢、兩人成植物人,還把十八名女學員脫光衣服扔進男牢……。

    吉林省前省委書記王雲坤也極力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欠下了累累血債,現身患直腸癌,其省委書記的職位也被他人取代。

    零七年六月五日,六十二歲的天津市前任「六一零」主任、政法委書記、公安局局長、現任政協主席宋平順在辦公樓內突然身亡。儘管中共嚴密封鎖真實消息,並稱其死因是「涉嫌受賄資金上億元」而畏罪自殺,但海外分析人士對此指出:自九九年以來,宋積極追隨江、羅迫害法輪功,是中共在「天津教育學院事件」以及震驚中外的「四二五」中南海法輪功萬人和平上訪事件中的策劃栽贓迫害法輪功的參與者;在其任期內,天津就有七十三人被證實迫害致死,數萬人被殘酷迫害。宋曾多次密令天津公安:打死法輪功人沒事,「對待法輪功不怕流血!」宋平順成了江、羅手下的紅人,天津也成了全國殘酷鎮壓的典範。此外,該市人體器官移植事業蒸蒸日上,據舉報其各大軍醫院都涉嫌參與了活體摘賣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宋也與此有直接關係。

    以上這些僅僅是諸多惡報的冰山一角。明慧網上每天都有報導。真心希望你看完這些後能想起中國的那句古話:「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辰未到,時辰一到,一切都報。」這可是警世名言,你可不要只圖眼前的一點甚麼利益就肆意妄為,將自己拋入萬劫不復的深淵啊!如果你繼續糊塗下去那等待你的就只能是自身的悲哀了。

    我相信你們在綁架崔勝雲、叢國友夫婦之前一定了解他(她)們在單位和社會上都是最好的人;也一定會知道,在綁架崔勝雲、叢國友夫婦時,你的部下對他們大打出手,他們五歲的小女兒就在現場。由於驚嚇,和母女分離的痛苦,多日來兩個孩子還處在驚恐之中。而崔勝雲的父母本來年邁體弱多病,當得知他們最心愛的女兒被綁架、被迫害的消息時,真是雪上加霜,其身體狀況令人擔憂。

    希望這封信能將你沉睡的良知喚醒,不再參與這慘絕人寰的迫害。願大法弟子博大的胸懷能使你真正叩問自己良知何存?善念何在?更希望你速速清醒,不再徘徊,快快彌補,知錯就改,為無條件的釋放大法弟子崔勝雲積極努力,向那些在明慧網上發表嚴正聲明的明智者一樣找回良知重拾正念,讓自己和家人都真正活得踏實、平安、幸福、精彩!只有這樣,當那些先知者預言的大難來臨時才會平安度過。

    關心你的佳木斯市大法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