勸善之心化飛鴻──講真相信件彙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九日】

  • 給蠡縣人事勞動和社會保障局領導的公開信

  • 致青龍縣父老鄉親的一封公開信

  • 給蠡縣人事勞動和社會保障局領導的公開信

    蠡縣人事勞動和社會保障局各位領導:

    你們好!王平均自2001年5月被停發工資,並於2002年11月被你們所謂「開除公職」到今天為止已整整六年了。六年來,年逾花甲的他毫無生活來源,做生意也沒有本錢,打工沒人用,自顧不暇還要照顧80多歲的老父親。另外加上被非法判刑的兒子,幼小無助的孫子。王平均生活之艱辛、壓力之大可想而知,熟悉他家的人都知道,一年到頭吃的都是饅頭加鹹菜。

    由於你們追隨江澤民邪惡集團的迫害政策,致使他陷入這樣的境地。究竟王平均為甚麼被「開除」,應不應該開除?

    為開除尋找的藉口都是荒唐的

    蠡人勞﹝2002﹞18號文件《關於給予王平均開除公職處分的決定》中說:「王平均於1997年開始修煉法輪功,1999年4月25日曾前往中南海靜坐滋事,之後經多次教育仍不放棄對法輪功的修煉,並於2001年6月開始長期外逃至今。」以上大概就是開除他的所謂理由吧。其實就是因為他依照憲法規定的公民權利,堅持信仰自由,修煉「真善忍」做好人。熟悉他的人都知道,王平均煉法輪功前,疾病纏身,患有腸炎、胃病、心臟病、蕁蔴疹等,中藥、西藥、急救藥從不離身,經常住院,是個站都站不直,甚麼活也幹不了的「風吹倒」。可是他煉功僅一年後,身上所有的病症不治自癒,戴了三十多年的近視鏡也摘掉了,以後再也沒吃過一粒藥,是法輪功給了他第二次生命,用他自己的話說:如不是法輪功,說不定早就入土了。這就是他堅持修煉法輪功至死不渝的原因。

    提到當年4.25中南海事件,明白的人都知道,這是廣大法輪功學員秉承憲法賦予的權利,向自己相信的政府,公開提出訴求並維護合法權益的和平理性的行為,並且在朱鎔基總理親自過問下獲得了圓滿解決,受到國際社會的高度評價。而且當時既沒有靜坐、更沒有你們所說的甚麼「滋事」,相反,大家只是靜靜的等待處理結果,得到答覆後又靜靜的離去,連路人扔的煙頭、紙屑都被學員們撿走,地上乾乾淨淨。4.25直接導火索乃是羅幹的連襟科痞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學院出版的一份刊物上寫文章惡毒攻擊法輪功,天津的學員到有關部門講明情況、澄清事實。4月23、24日,天津警察逮捕了45人,廣大學員又找到天津市委要求放人,當局回答說,公安部已接手此事,沒有北京授權天津不能放人。有甚麼要求到北京去說。消息傳開,於是大家自發的到北京國務院信訪辦上訪。當天,朱鎔基總理接見了學員代表並指示天津放人後,學員聽到問題解決於當晚離去。據參與上訪的人說,當時大家只是靜靜的站著或看書,維護秩序的警察很悠閒,有的還與學員聊天。

    如果說王平均長期「外逃」,請問這是誰造成的呢?你們為防止他上訪多次非法拘禁他。2001年4月25日,你們以辦學習班為名將他拘禁在單位,他配合了你們的要求,沒成想公安又來抓人,他無法理解只好離去。十天後被找回又被拘禁。李英傑副局長無理的要他罵大法、罵師父,縣610張春亮、國保陳貴星逼他說出所謂活動情況,否則送勞教,被逼無奈,他才出走的。這點難道你們不比任何人都清楚?一個堅持信仰自由的人,卻被開除公職,這不是荒唐嗎?

    開除是違反政府政策的

    司法部、人事部、勞動和社會保障部、教育部《關於妥善處理法輪功勞教人員公職、學籍問題的通知》即﹝2000﹞068號文件六條明確規定:今後對法輪功勞教人員一般不要在決定勞教時開除、辭退、解除勞動合同,應待勞教期滿後區別情況,再行適當處理。國務院五部委通知,即司法通﹝2001﹞058號文件更進一步明確規定:「今後對法輪功練習者不再作勒令退學、開除學籍、開除公職、辭退或解除勞動合同。」並強調:「本通知自下發之日起執行,凡與本通知不一致者,以本通知精神為準。」你單位是於2002年11月對王平均作出開除處分的,很顯然是違背國務院通知精神的。

    如不彌補,將失去未來

    在03年王平均解教後局長楚小楷曾對他說:「我來勞人局第一件事就是你的事,俺們敢不開除你嗎?」開除或許是局長的不得已而為之。因為欺世的謊言使無數人受到了毒害,它們編造的所謂「4.25圍攻中南海」,就是煽動仇恨,製造藉口,欺騙了無數人。但是,反過來講,儘管惡黨對法輪功殘酷鎮壓8年,但今天,全國仍有成千上萬的大法弟子依然一邊堅定地維護自己的信仰,一邊又在各自的工作崗位上努力工作,很多還是各單位各部門的骨幹。這就說明,「開除」決不是你們不得已非為之而不可的決定,「開除」與否,也在於你們這些領導本身的態度。

    幾年來,大法學員們冒著被非法抓捕的危險,給世人講清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目的是為了救度世人。可是你們眼光短淺,為蠅頭小利,為了往上爬而寧可和邪惡的勢力站在一起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那是你們自己的選擇,可是這卻關係到你們永遠的未來!所以我們急切的奉勸各位領導,不要被惡黨迷惑,快快了解真相,轉變觀念,改變對大法的態度。法輪大法是佛法修煉,共產黨和江澤民集團殘酷鎮壓法輪大法的修煉者,那是逆天而行,你和他們抱在一起,老天怎麼能給你未來呢?!

    古今中外預言都已經談到了正在發生的大事,也告訴我們大法在世界的洪傳,中共即將的解體,等等,等等。當年江××曾揚言「三個月消滅法輪功」,可8年過去了,大法仍然屹立,且洪傳80多個國家;大法書籍已譯成三十多種文字在全球範圍發行;識破謊言、明白真相的正義之士紛紛加入反迫害的行列,每天都有眾多的覺醒世人在網上發表聲明,聲明自己以前不明真相時所說所做對大法不敬的言行作廢,並表示要彌補過錯,支持大法,他們都已經為自己及家人換回了無比美好的未來。

    各位局領導,在這新舊時代交替的關鍵時期,您該怎樣做?請三思。

    河北大法弟子


    致青龍縣父老鄉親的一封公開信

    青龍縣全體父老鄉親!

    你們好!又是一個高溫乾旱,烈日當空的盛夏之際,大家都在不同的環境,不同的工作中,為了生活的美好,家庭的幸福而苦苦的奔波忙碌著。然而真正的快樂幸福,美好又往往不如人意,與苦苦相求的人們擦肩而過。共產惡黨的鬥爭哲學常說,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其樂無窮,使人們對一切不如願的事怨天怨地。

    諸葛亮也曾經在敗仗後仰天長嘆,「謀事在人,成事在天」,人算不如天算。而天算是有原因的。

    今天我們在百忙中,與全縣父老鄉親,推心置腹的將發生在我們身邊,而又鮮為人知的真事,正在發生的事,和將要發生的大事和大家交流一下,讓我們每一個人對今後的生活,對生命的未來有一個更加理智、更加清醒的選擇。2007年全球華人新年晚會上,一位華人歌唱家像天使一樣唱出了:「天地兩茫茫,世人向何方,迷中不知路,指南有真相。貧富都一樣,大難無處藏,網開有一面,快快找真相。」這樣一首令無數人激動落淚,震撼人心的天音歌曲,使聽到的人如沐春風一般,找到了打開心扉的鑰匙,紛紛主動了解法輪功和法輪功受迫害真相。

    大法的傳出給眾生指出了光明,生命走向永恆的金光大道,得法的人如出淤泥的荷花一般,給人們帶來了祥和美好,在各自的環境與工作中,向黑夜中的亮星一樣,默默的閃放著自己的光芒,給周圍的一切帶來希望的曙光,使無數顆被煙塵包裹,充滿污垢的心重新找回了生活與追求生命永恆的信心與勇氣,僅在我們青龍這個山區小縣就有七千多人得法,沐浴在佛光普照、神聖祥和的佛光之中。可在一九九九年七月烏鴉也想遮太陽,江澤民利用國家機器,利用共產惡黨對法輪功和上億煉功群眾,以瞞天過海、謊言欺騙、愚弄百姓的邪惡手段進行了瘋狂的迫害,一些受共產黨流氓本性欺騙的人直接參與了滅絕人性的大迫害。

    99年7.20以來我們青龍縣在610頭子楊國民,公安局副局長張璽、王海龍、韓敏,國保大隊隊長張樹軍,看守所所長王金、趙才和各鄉鎮派出所直接迫害下,據不完全統計有11人被迫害致死,非法判刑3人,非法勞教49人,8人被迫流離失所,1人失蹤,811人被縣拘留所、洗腦班、鄉、鎮、派出所迫害,(有的迫害多達6次),累計被非法罰款95萬多元,非法抄家1000多人次,開除公職3人。

    青龍縣的父老鄉親們,我們青龍縣雖小,可是對大法弟子的肉體與精神迫害的手段在古今中外各種酷刑中實屬罕見。如:肛門灌食、趴冰、手腳連銬、毒打、辱罵、蹲馬步、打皮條、電棍電、跪磚頭、吊桿、雨淋、暴曬、跪泥路、冷凍、野蠻灌食、跪石子、學蛤蟆蹦等。

    例如:肛門灌食,是「世界首創」。青龍縣公安局副局長張璽、看守所所長王金夥同惡醫王景富對絕食的大法弟子多次進行野蠻灌食。有的牙齒被撬掉,咽部損傷出血。特別是在2002年,對絕食的4位女大法弟子,用五個男犯人扒下衣服強行按住女學員讓縣醫院護士於豔秋從肛門插管「灌食」。用卑鄙流氓的手段侮辱人格、迫害大法弟子。

    張志彬,女,32歲,青龍滿族自治縣人。1999年7月20日江氏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後,她5次去北京證實上訪,在被非法拘留4次,她在青龍縣看守所期間,被手腳連銬、掛桿、趴冰等。(手腳連銬,刑具大小不等,重的有30多斤。就是把手在大腿的後邊銬上,連在兩隻腳腕上,人不能站立,不能盤坐,吃飯和大小便都不能自理,在青龍看守所裏簡稱掏上。趴冰:在院內水泥地上潑水結冰,讓人趴在地上,雙手臂伸直,手凍得伸不直,惡警或讓其他犯人腳踩,在冰上化出一個人形來),惡警們哄笑取樂。一次張志彬和20多名法輪功學員一起被迫趴冰,被凍得手指骨肉都成白紙色,後來變成厚厚的一層黑色硬殼,連指甲一起脫下來。一次她和其它3名同修一起被手腳連銬在院內圍著花池轉,只能半蹲著往前挪行。在身體極度虛弱的情況下,仍被非法勞教,在開平勞教所受到各種酷刑迫害致死,留下兩個未成年的孩子無人照顧,無奈只得由兩位年逾八旬的爺爺奶奶撫養。

    宋友春,男,54歲,青龍縣土門子鄉土門子村人。因堅持修煉大法,曾多次在青龍看守所遭受非人的迫害,並被非法勞教三年。在勞教所受盡了各種酷刑折磨,輾轉關押在兩個勞教所──開始在唐山荷花坑勞教所,後又轉到保定高陽勞教所加重迫害,在被非法勞教迫害的生命垂危後,放回家中,宋友春身體還沒有恢復好,2003年12月2日上午,青龍縣公安局國保大隊隊長張樹軍、政保股李長興、劉長河等人和青龍縣土門子鄉派出所所長劉豔文、惡警陳曉虎、於長國等,再次無故闖入大法弟子宋友春家搜查,惡警又將他綁架,並非法進行抄家,搶走了電視、VCD等貴重物品,並且毫無人性地將宋友春、他妻子裴少芝、女兒宋麗美一家全部綁架上警車,送往青龍縣看守所。關押數日後,才將其妻女放出。在2003年12月15日晚6點,經過十四天的非人迫害,宋友春被青龍看守所迫害致死。人被害死後,毫無人性的惡警一點都不覺的自己犯罪,還命令家屬限3日內把遺體拉走,否則就強行火化。死後又對身體各大器官竊取一空,並假稱驗屍,說10天半月出驗屍報告,可人死一年後,在家屬一再要求與追找下才不得不出一張與死因根本不符的假報告。

    上述宗宗件件鐵證如山。我們每個人在百忙之中也應抓緊時間反思一下多年來惡黨所幹的一切,以殺人奪取政權,以殺人鞏固政權的邪惡本質,給全中國百姓帶來的極大傷害,特別是對廣大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更是對中華民族人性道德傳統美德的迫害,是對廣大民眾的欺騙與利用,真正的受害者是被愚弄和受謊言欺騙的廣大群眾,是那些尚不明真相卻參與迫害的各級政府官員、廣大的公安幹警,因為行惡者的下場一定是悲慘的。

    善惡有報是天理。目前全國有大量參與迫害的惡人,610頭目突然暴死,得到了應得的報應,特別是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銷售後焚屍滅跡的天下奇惡被曝光後,許多國家成立了聯合調查團,對所有參與迫害的惡人進行了立案調查,並對相關醫院醫生進行了取證調查,關注法輪功人權狀況的國際組織,日前致函胡錦濤和溫家寶,希望在兩個月內結束對法輪功群體的迫害,否則將在全世界呼籲停止奧運會在人權惡劣的中國召開,指出奧運會和屬「反人類罪」的迫害在中國同時進行將是全人類的恥辱。多名參與迫害的政府高官,在世界上多個國家受到起訴,並立案調查。更有大紀元出版的天下奇書《九評共產黨》人們爭先傳開,以先睹為快,震醒了眾多迷中之人,貴州境內億年奇石的裂開,驚現「中國共產黨亡」六個大字,經眾多專家考察確定,此字非人力所能為,更加證實了人算不如天算,天滅中共惡黨的歷史安排。到目前為止,已有2300多萬人聲明退出黨、團、隊。與這邪惡的黨徹底決裂,為自己選擇了美好的未來。

    所以我們向全體父老鄉親、各政府官員、各公安幹警再一次提出忠告,趕緊退出惡黨的一切組織,讓我們一起用正義的力量喚醒人們的良知,停止迫害,特別是在惡黨末日來臨的關鍵時刻,不要再迷失自我,不要給自己及家人造成永遠無法挽回的悔恨。退出惡黨,保持善念,珍愛生命,才是生命真正明智的選擇。

    願我們的真誠與你們的善良給你生命的永遠帶來美好!

    青龍縣大法弟子
    2007年6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