勸善之心化飛鴻──講真相信件彙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六月六日】

  • 致鞍山教育界的公開信

  • 立即無條件釋放大法弟子高秀麗

  • 致山海關政府官員和公安幹警的一封信

  • 致鞍山教育界的公開信

    鞍山教育系統的工作者,校長,老師們:你們好!

    本來不想打擾百忙中的你們,但眼見別有用心的壞人又把魔爪伸向無辜的孩子們,良心使我們不得不說話。

    早在一年前,罪惡的鞍山610組織加重對教育系統的迫害,他們已下達文件給各學校(小學、初高中),讓寫誹謗大法的文章,讓每個學生都要寫(不寫不行)。鞍山12中的學生,竟然週六週日被派到新興市場巡邏,舉報一個講真相者獎勵2000元錢!最近,610組織在全國不同地區利用其骨幹以「拒絕××、熱愛生命」煽動強制學校師生簽名誹謗法輪佛法。

    為甚麼要這樣幹?為甚麼要搞個強制簽名,為甚麼要寫誹謗佛法的文章呢,610惡人們真的是為可憐的孩子們好嗎?他們真的珍惜生命嗎?如果珍惜,為甚麼平均十年就要搞一次政治運動,三反、五反、肅反、反右,四清,文革、八九屠殺學生到九九迫害法輪大法,累計有八千萬人慘死與各種運動中,超過了兩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的總和。歷史上任何正的信仰,都教人向善,古人說:上天有好生之德。邪黨卻不然,一貫利用「政治運動」為名煽動一部份鬥爭另一部份人,從中漁利,珍惜生命是假,邪黨公開說,紅領巾是鮮血染成的,它搞的是對鮮血的崇拜啊!

    法輪佛法教人信仰「真、善、忍」,真善忍不好嗎,如果真善忍都要定為邪的,那甚麼是正的呢,為甚麼逼迫孩子們寫批判信仰的文章,為甚麼讓孩子們扭曲對正與邪的判斷,不是因為廣大法輪功修煉者對真善忍的實踐衝擊了中共惡黨假惡鬥的現狀,妒忌的心使惡人們感到自己的不正受到了威脅,騙不了大人了,才想對孩子們洗腦啊!

    舉報一個講真相者獎勵2000元錢!為甚麼害怕講真相,說真話不好嗎?真不對嗎?老百姓不應該了解任何一個事情的真相嗎?老百姓不應該在真正的事實面前做出自己不受任何外在因素干擾的選擇與判斷嗎?為甚麼害怕真實,只有邪的才會怕正的!中共惡黨根本就沒想真正為孩子們考慮,它只不過覺的孩子單純,沒有明辨是非善惡的理性,所以才故意引誘孩子犯罪,泯滅孩子的良知,讓一代又一代中國人成為不會思索的工具與奴隸啊!不然,為甚麼要賞2000元錢呢!讓金錢來成為人行為的動力,這是別有用心的邪惡之徒才能幹出來的呀!

    我們是好人,我們的大法也教我們做好人,我們法輪佛法的修煉者,從來就沒對政治感過興趣,如果邪黨不迫害我們,我們也不會出來講甚麼真相,在不公的對待下得允許人說話,這是做人的基本權利啊!

    其實,人類有信仰,才使人類社會維持了幾千年,因為古老的正信都是相信「真、善、忍」,人類都向善,才能做事考慮別人,才能體會別人的疾苦;人類有了忍,才會相互包容,才能思索自我的不足,才能在矛盾面前退步;人們都說真話,辦真事,才能彼此信任。今天的孩子們為甚麼不能認真學習,不就是因為他們不明確學習的目的嗎?如果他們都能想到父母的辛苦付出,想到學不好對得起老師,對得起家長嗎,哪一個孩子不會成為品學兼優的學生呢!

    尊敬的校長,老師們,我們也曾做過學生,我們也有自己的兒女,我們信任我們的老師勝過我們的父母,我們愛我們的兒女,我們也珍惜別人的兒女,救救可憐的孩子們吧,別讓孩子們再對人類的良知與法則犯罪啦,這不僅僅是為了別人,為了人類的永遠,也是為了我們自己啊!

    鞍山大法弟子


    立即無條件釋放大法弟子高秀麗

    --給鐵嶺縣看守所所長金永閣、鐵嶺縣公安局有關人員的公開信

    金永閣、所有參與迫害大法弟子高秀麗的鐵嶺縣公安局警察:

    我們是鐵嶺市大法弟子、也是普通公民、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賦予每個公民的權利。我們迫切要求:「必須立即無條件釋放大法弟子高秀麗」。

    調兵山市大法弟子高秀麗於2006年9月因發放大法真相資料,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遭鐵嶺縣公安局政保科警察綁架,並非法關押在鐵嶺縣看守所,至今已有八個多月。在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高秀麗在精神和肉體上受到了嚴重的摧殘,承受了雙重痛苦。不知你們對她用了甚麼刑罰與手段,造成她現在身體極度虛弱,心理壓抑;呼吸困難,全身發抖抽搐,已說不出話來。原來高秀麗的身體非常健康,體重一百三十多斤,現在瘦成七八十斤。

    金永閣及所有參與迫害大法弟子高秀麗的有關人員,你們知道迫害大法弟子意味著甚麼嗎?「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就是對迫害者自己的迫害,這是宇宙的特性決定的」。大法弟子在救人,在救自99年7月20日以後在江氏流氓集團對法輪功的瘋狂打壓下、被造謠媒體欺騙的中國人。由於江澤民出於小人之見,妒忌之心,利用手中掌管的黨政軍大權,凌駕於政府與法律之上,一意孤行,在當時七個政治局常委六個人反對的情況下,惡意的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血腥鎮壓,並揚言「三個月消滅法輪功」。江澤民及其幫兇羅幹等人集中了中國歷史上各次運動的鬥爭經驗,採用了集古今中外一切最邪惡的手段、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開始了對法輪功修煉者全面的、滅絕人性的迫害,把上億的大法弟子推到了人民的對立面,當時所有的媒體、廣播、電視、報紙等對法輪功及其創始人李洪志師父採用了無中生有栽贓陷害、編造謊言,連篇累牘的報導,鋪天蓋地,一時間大有天塌之勢,而且迫害不斷升級。致使很多人在不了解法輪功的情況下自覺不自覺的在思想上產生了對法輪功的不理解、猜疑或仇視,或直接參與了迫害。

    廣大法輪功修煉者為了世人不要對佛法犯罪遭天譴,懷著大善大忍的胸懷,慈悲的善待每一個生命。為了使每一個人都能了解明白法輪大法真相,給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大法弟子不顧個人生命安危,冒著被抓、被打、被罰、酷刑折磨、勞教、判刑、甚至被活摘器官的各種危險,從自己微薄收入中省吃儉用下來的錢,做成真相資料,不辭辛苦默默的送到每家每戶或個人手中,目地是讓所有人都能了解法輪功真相:法輪大法是上乘的佛家修煉大法,「真、善、忍」是宇宙根本大法,是教人做好人的正法。甚麼「自焚」、「殺人血案」都是騙人的偽案,是栽贓。從而解除人們心中對大法的誤解和仇視,那麼這個生命也就有救了。這不是在做好人嗎?這何罪之有呢?「迫害好人,修煉的人,只有最邪惡、最愚蠢的東西才能幹出這種沒理性的事。」

    而你們卻為了眼前的私利、地位,一味的趨炎附勢、逢迎權貴,把大批法輪功學員抓進看守所,送進監獄,並對其施以酷刑,大有趕盡殺絕之勢。有的被打成重傷、有的致殘、也有的因長期不讓煉功舊病復發,總之你們鐵嶺縣公安局和看守所都積極的參與了迫害法輪功的犯罪,將來真相大白於天下之時就是對你們的清算之時。蒼天有眼,神目如電,「三尺頭上有神靈」,你們所做的一切,眾神都有記載。自己的罪惡就得自己還。中共能為你承擔罪責嗎?它的流氓本性你們又不是不知道,歷史的教訓不是太多了嗎?還不能使你們警醒嗎?

    金永閣,你與鐵嶺縣公安局密切配合,積極的參與了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在鐵嶺縣看守所關押過的大法弟子都知道,你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手段非常兇狠殘暴。你們單位的管教和縣局辦案的警察都把你作為一張「王牌」,對大法弟子說不「轉化」就把你交給「金隊」那意思是:讓你嘗嘗他的厲害。可見你對大法弟子的狠毒是出了名的,最起碼是在你系統內部。

    今天給你們寫信的主要目地還不是為了說這些,因為這畢竟屬於你們的工作,對錯與否可能有上級的壓力。也可能是受了江氏邪惡集團造謠媒體宣傳的毒害;對法輪功及修煉群體不了解和不理解;最最可能的是你們不知道這樣做會給你和你們的家人造成災難和可怕的後果,因此我們本著善念給你們寫信,奉勸你們今後不要迫害法輪功。

    幾年來被你們綁架關押的大法弟子已有數百人次,他們雖然被你們關押,失去了人身自由和正常人的權利,甚至遭毒打,酷刑和辱罵等精神上和肉體上的迫害。可是他們從來都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他們的心靈善良而聖潔,道德高尚,他們的一言一行,所思所想都是為著別人,他們的剛毅和氣度是那麼與眾不同,用自己的作為把大法的美好展現給世人。你們做公安工作這麼多年,見過這樣的「罪犯」嗎?這一切的一切說明了甚麼?法輪大法是正法,大法弟子按照「真、善、忍」做事,做好人沒有錯,大法是冤枉的,大法弟子是無辜受迫害的,遲早有那麼一天,歷史會還大法清白,還我們師父清白,還給大法弟子應有的一切。同時也將對迫害過大法弟子的所有人進行一一清算,這並不是有意恐嚇。現在江澤民正在世界多個國家以「反人類罪」、「酷刑罪」、「群體滅絕罪」被起訴、並接到幾個法庭的傳票;羅幹、曾慶紅、劉淇、劉京、周永康等參與迫害法輪功的高官在海外被多國法輪功學員告上法庭,審江大聯盟早已成立,等待他們的必將是歷史的審判!

    法輪大法現在已經洪傳世界八十多個國家和地區,主要著作《轉法輪》已翻譯成多種文字,並在世界各地出版發行,唯獨中國大陸是禁止並遭迫害的,難道還不能明智的深思嗎?多年來,由於大法弟子不斷的講真相和海外大法弟子的聲援,世人逐步覺醒,越來越多的人明白了法輪功是甚麼,大法弟子是怎樣的一個群體,在中國法輪功是冤枉的,大法弟子是受迫害的,很多有正義感有良知的人公開站出來,揭露迫害內幕,為法輪功直言上書或法庭辯護,反對這場迫害,呼籲停止迫害。繼駐澳洲領事陳用林、瀋陽司法局長韓廣生、天津610辦公室郝鳳軍先後脫離中共,在海外揭露中共迫害法輪功內幕後,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二日中國大陸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以「必須立即停止滅絕我們民族良知和道德的野蠻行徑」為題,第三次公開上書中共國家主席胡錦濤和國務院總理溫家寶。他用顫抖的心和筆記述了被迫害者的慘烈和境遇。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七日,北京六位律師李和平、黎雄兵、張立輝、李順章、滕彪、鄔宏威首次衝破中共禁區,從法律層面上系統的、全面的為法輪功受冤者──河北省石家莊法輪功學員王博一家三個當事人做了精彩的辯護,伸張正義。

    中共迫害法輪功一開始就是站在了錯誤的基點上,打擊善的必是惡的;壓制正的必是邪的。八年來,法輪功及廣大修煉者不但沒有倒下,沒有被「消滅」,而且越來越得到國內外世人的理解和同情,得到了聯合國人權組織和各國維權人士的共同關注,而中共卻把自己搞垮了。自奇書《九評共產黨》問世以來,使越來越多的人認清了中共的邪惡本質,流氓本性,通過各種渠道紛紛發表聲明,退出中共邪黨及其一切相關組織。退黨人數現已超過二千二百萬,而且每天還在以三至五萬的速度遞增,退黨大潮勢不可擋,深入人心。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三日山西省科技專家協會秘書長賈甲借隨團出國訪問之便,出國後立即脫團退黨,請求當地政府庇護,並帶出幾百人退黨聲明名單。

    二零零七年一月一日,一派出所全體黨員在全世界鄭重聲明,全部退出中國共產黨。他們說:「堅決不做歷史的罪人,不當共產黨的走狗,不再為虎作倀,中國共產黨的氣數已盡,順應歷史潮流,善待法輪功,全力支持法輪功的善舉和正義行動」。他們為自己的未來作出了明智的選擇,必將得到上天的福益。

    其實大法是怎麼回事,大法弟子是甚麼樣的人,從迫害法輪功到現在八年了,你們一直是直接參與者,你們都很清楚。如果現在你說不知道法輪功是甚麼,那你就是在裝傻,但騙了別人,騙不了神佛,真正騙的是你們自己。大法是慈悲的,但威嚴同在。已經給了人充份的機會來了解真相,之後人再對大法犯罪,迫害法輪功,天理難容,那等待著的就是可怕的下場。這不是危言聳聽,一樁樁一件件遭報事例觸目驚心。近年來很多惡人突遭橫禍暴死,各地公安局局長、科長、610頭目和法院頭目非正常死亡、遭惡報的事實比比皆是。僅舉一例,你們公安內部的任長霞就是因迫害法輪功遭到了惡報,至今中共還在向人們隱瞞事情的真相,可在你們內部都很清楚。

    告訴你們「善惡必報是天理」,這是永恆不變的,願你們能珍惜大法給人最後僅有的一點機會,「諸惡莫為,多行善事」,釋放大法弟子高秀麗,定能得到蒼天的寬恕,為自己和你的家人選擇一個光明的未來。但四門貼告示,總有不識字的,善惡本是兩本帳,何去何從自己選!願你們棄惡揚善。對待中共給你們迫害大法弟子的任務,你們真正的裝傻吧,別再為中共賣命了。釋放大法弟子,給自己贖罪的機會。

    願:做真正的自己
    真正自己主宰自己

    鐵嶺大法弟子


    致山海關政府官員和公安幹警的一封信

    各位政府官員和公安幹警:

    首先請大家看一組近期發生在我們身邊的事實:零七年四月十四日,山海關一科張德岳、付勇帶西關派出所幹警綁架了大法弟子韋丹權並非法抄了他的家;十四日,在山海關公安局局長趙然的指揮下,張德岳、付勇帶人先後綁架了劉長富、安玉敏、程超、鄭志成、楊小勇,並分別對他們非法抄家;四月二十八日被非法關押在第三看守所的劉長富、安玉敏、程超、韋丹權、楊小勇被付勇等人不經任何手續秘密送往保定勞教所和唐山開平勞教所;五月十九日左右,韋丹權被迫害肺結核發作,生命受到威脅,勞教所才被迫讓家屬接回家;五月二十一日山海關法院圖謀對被關押在第一看守所的鄭志成非法判刑,但至今案情都被秘密封鎖;五月二十九日,惡警以檢查身體為由,再次綁架韋丹權。

    九九年惡黨迫害法輪功後,韋丹權因為曾是一名軍官,又堅修大法,某些人認為可以通過對他的迫害為自己撈取政治資本,從零一年起幾乎每年都要對他進行綁架、抄家等。惡警們綁架、抄他的家時根本不避諱任何人,甚至當著他不足十歲的女兒的面施暴!各位政府官員和公安幹警,你們也有孩子,你們是否可以想像韋丹權的這個孩子當時是何等的驚恐?當她目睹父親被抓走,家被抄的七零八落時,驚恐萬狀的她再次聽到開門聲,嚇的躲到了門後面,身體瑟縮一團。正好是一位好心人進來,見此情景拉起她。請想想,如果你們的孩子處在這樣的境地,你們會是甚麼心情?

    各位政府官員和公安幹警,你們也有妻子。四月十四日韋丹權被綁架後,他的妻子一直沒得到有關他的確切消息,他被關押在哪?作為妻子能不著急嗎?她去山海關公安局找,警官、員們要麼避而不見,要麼互相推諉,有一次好不容易見到了一科科長張德岳,他不但不告訴人在哪,態度還強硬粗暴,彷彿他甚麼壞事也沒有做。韋丹權的妻子例數幾年來韋丹權遭受的迫害,指出張德岳從來都是積極的參與、執行者,因為過於激動,她差點背過氣去。張德岳見狀不是急忙救人而是藉機逃走了。

    鄭志成九九年起先後兩次被非法判勞教,每次都被關押了三年。九九年時,他才二十多歲,他的青春中最寶貴的時間是怎麼度過的?六年之中,山海關公安局、勞教所惡警的酷刑從未間斷。零五年他走出勞教所大門時已經三十多歲了,他與程超結婚不過是一年多前的事。各位政府官員和公安幹警,誰能想像他與妻子會同時遇難呢?當年鄭志成在荷花坑勞教所,未婚妻在外面痛苦的等待,現在他們一個在開平勞教所,一個在秦皇島第一看守所,這種痛苦語言怎能形容的出的?

    各位政府官員和公安幹警,你們都有母親。鄭志成的母親同樣是韋丹權的岳母,九九年以來,這位老太太從未安寧過,兒子被非法勞教;女婿不斷遭到迫害,身體一直不好,多少年都沒有工作。老人的丈夫傷心過度離開人世;見到女兒常常帶著幼小的外孫生活,收入微薄、生活艱難,自己這麼大年紀,那種酸楚,各位官員和幹警們,你們可以想像嗎?

    各位政府官員和公安幹警,為了迫害法輪功,公安局真是不惜重金,他們在韋丹權租房處正對他家的房上安了監控器,秘密監控韋丹權達一年半之久,為了甚麼,就是等到合適的機會「名利雙收」。前不久,河北省撥專款十萬元,要破獲所謂法輪功用衛星破壞「十七大」、「奧運會」,趙然、張德岳、付勇之徒馬上實施了一系列行動,多名法輪功學員慘遭迫害。

    法輪功被鎮壓八年了,這八年之中,惡黨一面暴行鎮壓,一面堵住法輪功學員的嘴不讓說話。「在不公的對待下得允許人說話,這是人的最基本權利。」法輪功學員採用平和的行為讓人們了解法輪功受迫害的真相有甚麼不對呢?惡人們卻為了自己的私利非要置法輪功學員於死地,多邪惡呀!

    「善惡有報」,古來如此。做了惡事,人不報天也要報,在全國,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遭惡報的比比皆是,儘管中共邪黨嚴密封鎖這些消息,可是每天的《明慧網》上都有報導。

    河南省登封市公安局長任長霞任職期間,四名法輪功學員因在登封市政府大院散發真相資料而被綁架。任長霞得知後惡狠狠的說:「法輪功太膽大了,傳單發到政府院裏來了,我非治治不可。」然後這四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五年。就因此,她把自己的命葬送了。在零四年四月十三日,她的車撞上了前面一輛車的尾部,任長霞坐在車的後排卻死了,其他人安然無恙;

    長春市中級法院刑事一庭庭長張輝(四十六歲,農安籍人),在非法審判零二年三月五日長春地區電視插播法輪功真相事件中任審判長,參與插播的法輪功學員多人被判刑,更有多人被酷刑折磨致死。零六年三月二日張輝突發腦溢血死亡。

    山海關參與行惡的各位政府官員和公安幹警,為了你們個人和家庭,希望你們立即停止行惡,無條件釋放被非法關押的韋丹權、劉長富、安玉敏等所有法輪功學員。我們不希望看到你們步任長霞和張輝的後塵。你們自己的命運掌握在你自己的手中。

    從另一個角度說,你們放著殺人、偷、搶不管,嫖、賭不問,不維護百姓的利益,專以迫害百姓為營生,以為只要跟著邪黨走就有了保護傘,可是別忘了,共產邪黨它向來卸磨殺驢的。現在國際上支持法輪功的呼聲日益高漲,全球在《大紀元網》上聲明退出中共邪黨黨、團、隊組織的人數截止六月三日已經超過2245萬,加拿大著名猶太學者、「法輪功受迫害真相聯合調查團」北美分團團長魯文•鮑克博士(Rabbi Dr. Reuven P. Bulka )五月三十日在加拿大國會山表示,如果中共不能在零七年八月八日前釋放所有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允許國際社會不受限制的調查法輪功在中國大陸受迫害的情況,該組織將在全球範圍結合所有正義力量共同抵制中共舉辦零八年的奧運會。中共邪黨為了維持自己搖搖欲墜的統治,會用怎樣的方式消滅證據?文革時把殺老幹部、地富的一批警察秘密槍斃的事情會不會重演呢?請你們三思。

    時間不等人。是緊跟邪黨給其充當殉葬品,還是選擇正義,呵護善良,必須馬上作出抉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