勸善之心化飛鴻──講真相信件彙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六月三日】

  • 給成都市曹家巷市民的一封公開信

  • 致永興縣父老鄉親的一封信

  • 給成都市曹家巷市民的一封公開信

    成都曹家巷市民:你們好!

    我們是成都市法輪大法修煉者,今天我們要告訴你們一件發生在你們身邊的迫害法輪大法修煉者的事例,請你們看看,在中共邪黨的邪惡迫害政策下,成都市曹家巷警察是如何迫害退休教師曾繁真的。

    曾繁真家住成都市邪黨校宿舍一幢三單元五號,她曾是成都市西北中學一名高級教師,長期工作在教育戰線上,為培育廣大學子付出了艱辛的勞動。曾繁真自1992年修煉法輪大法以來,道德昇華,身體健康,工作上任勞任怨,不計較個人得失,得到了廣大師生家長的好評,是一個名符其實的好教師。

    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丑一意孤行的發動了迫害法輪功的邪惡運動,曾繁真老師也因修煉法輪功而遭到警察兩次非法抄家、四十餘天非法刑事拘留。就在今年五月二十二日,曹家巷警察又對曾繁真老師家實施了非法抄家。

    據大法弟子曾繁真家屬講述,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一日下午四時左右,成都市曹家巷辦事處惡人蔣東濤,以所謂「好久沒見到你了,來看望你」的名義,騙開曾繁真的家門,幾個人衝進門就東翻西抄,翻出了大法書籍、大法師父法像及真相資料兩箱。

    朱姓警察(警號072082)、鄧姓警察及恆德路社區綜治辦的一邱姓人員等一直在曾繁真家中坐著不走,說是等待上級命令,怕曾繁真人跑了,在家中守著她。家屬在焦急中打電話給成都電視台的「百姓熱線」及「新聞熱線」兩個欄目求助,這兩個節目組都未施以援手。

    約晚上10:30左右,所謂主要辦案人員龐東旭(警號008194)、曹家巷派出所警察何源盛、趙勇來了,龐東旭拿出一本法律書籍,參考著上面的內容並在「搜查筆錄」上面記錄所抄出的法輪功書籍及真相資料,並不斷詢問曾繁真這些資料是從哪裏來的。

    警察還抄走電腦一台、彩色打印機一台。他們的所謂「搜查筆錄」及「成都市公安局金牛分局扣押物品、文件清單」在曾繁真女兒的要求下,留下一份複印件。

    上述人員在整個非法抄家過程中,都未出示證件,也沒有搜查證,後經家人質問,才說「我們明天就補來」。但到五月二十三日下午也未拿來。

    過程中,警察何源盛說在另一個人家中也是這麼多東西,據此判斷他們在二十一日當天不只抄過一名大法弟子的家。

    駟馬橋辦事處的蔣東濤多次參與迫害大法弟子,揚言要迫害至大法弟子家破人亡。該惡人一意孤行的參與迫害大法弟子,劣跡斑斑,望正義的成都市民曝光其惡行,制止其迫害大法弟子。

    參與迫害者:曹家巷派出所電話:028--83345576、83330334
    龐東旭警官(警號008194)、朱警官(警號072082)、趙勇、鄧警官、何源盛
    駟馬橋辦事處電話:028-83373973 惡人蔣東濤電話:13908055131
    橫德路辦事處:秋幹事(女,三十餘歲,工作地址:張家巷19幢橫德路社區)

    善良的成都市曹家巷市民,在這裏我們有必要說清楚一些基本的概念。

    一、「複製、散發法輪功宣傳品觸犯國家法律」這一說法是完全錯誤的。

    憲法第四十一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對於任何國家機關和國家工作人員,有提出批評和建議的權利;對於任何國家機關和國家工作人員的違法失職行為,有向有關國家機關提出申訴、控告或者檢舉的權利,但是不得捏造或者歪曲事實進行誣告陷害。」「對於公民的申訴,控告或者檢舉,有關國家機關必須查清事實,負責處理。任何人不得壓制和打擊報復。」運用這條法律完全可以認定大法修煉者散發法輪功傳單的行為是維護我國法律尊嚴的正當行為,法輪功修煉者散發傳單的根本目地無非是告訴人們鎮壓法輪功是錯誤的;無條件釋放被酷刑折磨乃至摘取器官的法輪功修煉者;停止鎮壓法輪功。「在不公正的對待下得允許人說話,這是人的最基本權利。」這些行為本應受到法律的保護而決不是甚麼罪證。如果因人們修煉了法輪功、散發法輪功真相傳單就說是違反了國家法律而對修煉者進行處罰,那麼這種做法的本身就違反了《刑事訴訟法》第六條「人民法院進行刑事訴訟,必須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繩。」之規定。

    二、「法輪功是搞政治,目地是要推翻國家政權」這種說法是荒謬的。

    法輪功不是在搞政治,中共統治55年了,咱中國人啥時候參與過政治?哪個市長是咱選的?哪個局長是咱選的?只有死刑犯人在判決書上才能見到「剝奪政治權利終身」的字樣,這時才知道自己還有政治權利。從毛時代的「政治掛帥」到江時代的「講政治」都在以國家恐怖主義的名義告訴中國人:搞政治是共產(邪)黨才能擁有的特權。幾十年來,誰一給共產黨提點意見,就被說成是反黨,誰一揭露它的黑暗,就被誣蔑為參與政治,國際正義組織對它稍有指責就被視為反華勢力。而在自由社會裏,政治家還是個很高級別的名詞。其實被迫害中的人參與政治也不是甚麼見不得人的事,也是理所當然的。但法輪功是修煉團體,是修佛的,是以出世為目標的,而政治活動的目地是為了謀求世俗政治權力和實現政治主張,這與法輪功的修煉背道而馳,一個修煉者懂得人生的真正意義和價值後,必然會看淡世間的名利,絕不會對世俗政權感興趣,向大家發傳單講真相只是將中共的邪惡告訴人類,停止鎮壓,只是在爭取容納人們信仰自由的社會空間。

    在這裏我們還要告訴你們的是:法輪大法已經傳遍了世界六十多個國家和地區,江氏流氓集團及其追隨者七年的血腥鎮壓,不僅沒能使其滅絕,反而越來越壯大,今天大法著作已被翻譯成30多種文字,洪傳世界60多個國家,受到世界各國政府機構、議員、團體組織等頒發的褒獎及感謝已達1000多項。我們師父也連續四年獲諾貝爾和平獎提名。在國外,很多國家都有法輪功修煉者成立的「法輪大法佛學會」、「明慧學校」。這些事實能不引起你們的深思嗎?

    整整七年過去了,法輪功在中國消失了嗎?沒有!不僅沒有,人們看到的卻是在大法弟子和平理性的反迫害中,使越來越多的百姓認清了這場迫害的邪惡。我們真心告訴善良的成都市曹家巷市民一句話:心中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您就會有美好的未來!

    成都市法輪大法修煉者
    2007年5月


    致永興縣父老鄉親的一封信

    永興縣父老鄉親們,大家好!

    在當今的社會裏,人人都很忙,很難有時間靜下心來,想想自己,看看別人,回憶回憶過去,琢磨琢磨現在,分析一下身邊發生的事,思索一下人生的意義。希望您能在百忙之中,靜心的看一看我們給您寫的這封信,也許對您有一些啟示。

    人們常說「真誠」能打動人心,希望我的真誠能夠打動你,使你明白真相,你我雖然素不相識,你能夠得到這封信就是一種緣份,希望你能夠珍惜這種緣份,一種善緣。

    法輪大法由李洪志先生於1992年開始向世間洪傳。由於他的神奇功效和教人向善的法理,受到中國人民的歡迎,很快這福音就傳到了我們永興,並有成百上千的有緣人開始修煉「真、善、忍」──法輪大法。他們中大部份人原本身體遭受著病痛的折磨,是法輪大法改變了他們的人生,他們的身體恢復了健康,人心向善,道德回升,生活無比幸福,也給社會帶來了好的影響。

    如今法輪功已洪傳世界八十多個國家,受到全世界的歡迎,各國的褒獎已超過2723項(至零六年底),法輪功主要著作《轉法輪》已被翻譯成三十多種語言文字,在世界各地出版發行,法輪功學員舉辦的「新唐人電視台新年晚會」在全球(紐約、東京、巴黎、悉尼、台北、漢城、卡爾加裏等)三十多個大城市巡迴演出,上演七十多場,逾二十萬觀眾欣賞,成為全球最大的華人藝術盛會,許多海外華人激動地說:「法輪功真為我們中國人爭光啊!」

    可是您知道嗎,這麼好的功法,這些信仰「真善忍」、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好人卻受到中共殘酷的迫害,對此您有何感想呢?

    不明白真相的人會說:好就在家煉,不出去宣傳不就沒事了嗎?其實如果法輪大法沒有遭到無端的迫害,法輪功學員根本就不需要向誰去講清真相。

    法輪功學員講真相,也只是告訴世人媒體對法輪大法的造假抹黑宣傳,澄清世人對佛法的誤解。目的是制止迫害,喚醒人們心底的那份善良,不要與邪惡為伍。

    然而,這個於國於民百利而無一害的好功法,卻因為江××出於個人的嫉妒,利用手中的權力,控制媒體誣陷法輪功,煽動群眾對法輪功的仇恨,以達到其個人目的。在江氏集團授意下,從中央到縣級成立一個所謂的「610」辦公室用以迫害法輪功。這個機構凌駕於憲法和法律之上,從上而下形成嚴密而獨立的體系,直接操縱其下的黨、政機關及公、檢、法國家安全機關,對法輪功學員任意拘捕、勞教、判刑和罰款,採用酷刑、精神迫害致殘、致死法輪功學員卻不負任何法律責任。

    中共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以「610」為主體,公安局具體實施綁架、抄家、關押,雙管齊下(永興縣「610」這個專職特務組織,設在永興縣公安局院內四樓一個房間裏。主要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有尹水平、吳春燕等人,)絕大多數學員遭受著巨大的痛苦,學員被迫流離失所、妻離子散。

    中共惡黨的「假、惡、鬥」容不得修「真、善、忍」的好人,非要除去而後快。但自古以來都是邪不壓正,真理永遠是在好人的一邊。

    現在,中共的迫害仍在繼續,在永興,還有六名大法弟子被非法關押在監獄、勞教所慘遭迫害:

    許運炎,男,年46歲,永興縣黃泥鄉羊衝村法輪功學員,只因信仰「真、善、忍」,修煉法輪大法。從2000年起,永興「610」和當地派出所經常到他家威逼、監視、騷擾。他先後二次被非法拘留,二次進看守所(一次長達4個月,一次10個月)。惡警多次對他非法搜查、抄家,搶走的物品價值千元。2003年4月,許運炎在向世人講明大法被迫害的真相和散發資料時被安仁縣「610」、公安局綁架,在看守所遭受酷刑,腳被打斷,半年不能行走。2004年元月被非法判刑七年,現正在湖南省攸縣網岑監獄遭受迫害。

    曹能芳,女,33歲,永興縣城關三居委大法弟子,1996年修煉大法。在法輪功遭受迫害後,為了讓世人明白真相,曹能芳上街發資料,證實大法。2003年3月,曹能芳被安仁縣公安局綁架到看守所。惡警對她逼供不成,採取吊打,打昏迷後淋冷水。本縣「610」和公安局幾次非法抄她的家,搶走各類商品價值五千餘元。2004年元月曹能芳被非法判刑七年。她在牢中遭到酷刑拷打、逼供,受到監獄犯人寸步不離的監控,還要被強制勞動。現曹能芳在湖南省長沙女子監獄遭受迫害。

    何迎春,南,55歲,永興縣政府大法弟子。他修煉法輪功後,按「真、善、忍」原則處處做一個好人。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後,何迎春不斷向世人講真相,曾先後被非法拘留二次,罰款四千多元。2003年3月遭安仁縣公安局綁架,2004年元月被判刑九年。何迎春在監獄遭受酷刑折磨。2005年惡警為逼迫他寫「四書」,對他實行精神摧殘,肉體折磨,監視五天五夜不許睡覺。現正在湖南省攸縣網岑監獄遭受迫害。

    陳義元,男,61歲,永興縣郵政局大法弟子。他信仰「真、善、忍」,自1999年7.20法輪功被迫害,一直在向世人揭露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的真相,被縣「610」前後非法罰款一萬七千元。2003年3月安仁縣公安局將他非法抓捕,2004年元月非法判刑8年,現在湖南省攸縣網岑監獄遭受迫害。

    許斌,男,57歲,永興縣黃泥鄉文村大法弟子。法輪功遭到中共邪黨迫害後,永興「610」和當地派出所經常到他家威逼、騷擾。2001年被非法拘留33天,罰款四千多元,砸壞家具及電器價值達二千餘元。2007年2月28日在農村給村民散發資料、講真相時,遭惡人舉報,被縣「610」及公安局綁架,被非法判刑15個月,現在湖南省長沙新開鋪勞教所遭受迫害。

    許國逐,男,45歲,永興縣黃泥鄉羊衝村大法弟子,住縣城關鎮,開三輪車。在法輪功遭受迫害後,為了讓世人明白真相向世人揭露中共邪黨媒體上的謊言,到城鄉散發真相資料。2006年9月17日在農村證實法,被惡人舉報。縣「610」和公安局將他綁架到看守所對他進行嚴刑拷打,他被打昏死過去,後經醫院搶救才甦醒過來。後許國逐被勒索六千餘元。2006年12月被非法判勞教一年,現在湖南省長沙新開鋪勞教所受迫害。

    父老鄉親們,想想吧,共產惡黨暴力奪取中國政權50多年來,迫害致死的中國百姓多達8千萬,這是連他們自己都不否認的。您說,這些血債,上天能放過它,不讓它償還嗎?「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啊。

    父老鄉親們快醒悟吧!早日脫離這個惡黨,保自己和家庭的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