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法輪功修煉者家屬的遭際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九日】

(1)

近來工作不忙,可以多一點休息時間,閱讀關於真相的報導,讓我更加清晰的看到現實中的中國。我知道自己是幸運的,在這個道德日益滑坡、人心漸漸散失的「和平年代」。當一幕幕的悲劇報導呈現在眼前時,沉默、麻木、怯弱已成了大部份人們的回應,我所以傷心是因為人們在默認和旁觀中,只會助長邪惡的迫害的繼續發生,他們不願意伸出正義之手。那些善良的、曾為堅持真理而站出來說真相,為堅守信仰而付出自己生命的大法弟子卻正在遭受迫害。我為過去的無知而感到愧疚和難過。

天空本是純淨和蔚藍的。但在這場劫難發生後,蔚藍的天空已被層層烏雲遮蓋了,鮮血染紅了這片土地,黑暗在繼續猖狂,大法弟子不畏艱險的將邪惡揭露,將真相告白天下,告訴身邊的每一個人,因為只有讓更多的人了解事實,才會有更多的正義力量站出來,讓惡勢力不敢隨意妄為,我深知這份付出不是每個人都能做得到。

每當想起姐姐的遭遇,還有父母為此承受的壓力,我的心就會是無比的疼痛,我不曾想到這個看似和平、安寧的年代會遭遇到如此荒謬的劫難。看似惡勢力領導的政黨在順利的發展著,卻怎麼也遮掩不了它的黑暗與醜陋一面。僅僅因為姐姐堅持自己的信仰,用憲法所賦予她的正當權利維護這些時,卻無辜被抓、遭受迫害,而父親和母親和這個家因此受到牽連,恐嚇、栽贓、抄家、監視、罰款…種種卑劣的手段可以用的都被惡勢力用上了。父親因此被折磨得快要精神崩潰,母親以淚洗面,被世俗的流言傳得不敢外出半步,卻不得不出去繼續工作和承受那些流言蜚語。母親說,這個家不能就那麼散掉,一貫堅強的她不知忍受了多少精神上的折磨。在我不在他們身邊的時候,我的心像被刀割一樣的難受。他們的精神一次次的被傷害,卻一次次的堅強起來,再被傷害,再站起來……我在這樣的情況下仍要去外省參加藝術專業的考試,雖然這一年練習繪畫的時間也沒有了。

這些年以來我和家人的生活是在無形的壓力與煎熬中度過。隨著時間的推移惡勢力醜陋的一面漸漸在世人眼前顯露,更多的人了解到真相,更多的正義之聲出現。姐姐在連續幾次被抓被關押被勞教被受折磨在死亡的邊緣……媽媽的心都要碎了。幾年的時間裏,一切又像回到最初,我們仍需要繼續生活,每個人將苦難埋於心底,而我深深知曉,迫害仍在繼續…

五年過去了,2004年秋,姐姐終於「逃出」魔爪。但仍不安全。去到哪裏,惡勢力就跟蹤監視,甚至牽連到她周圍的人。為了減少麻煩,她截斷與所有人的聯繫,開始逃離,過著流放的生活,她甚至「殘忍」到幾個月沒有給家中通電話,我也只能通過網絡偶爾見到。

她離開後的幾個月,母親突然去世了……沒有預料的前兆,一切像在做夢。接到電話時,在異鄉我的眼淚一直流到了家鄉。同舟共濟,一起熬過了幾年的風風雨雨,當一切漸漸好起來時,母親卻離開了人世,這是怎樣的傷痛和無奈。於此時的姐姐卻仍不知曉。母親的每一次電話都不忘叮嚀我,讓姐姐給家裏打個電話或報一聲平安,母親說她每天都將手機放在身邊……遺憾的是直到媽媽離開的那天,也沒能收到姐姐的一個電話。母親走後的第3天,姐姐才得到消息回來,她的心中充滿內疚。我告訴她,母親最後幾次電話裏始終充滿著是對我們的家和我們未來的希望,她始終相信自己的孩子,儘管那些年她嘴上甚麼也不說,但她仍用一顆智慧的心看到了真實。本來母親和父親預備那個中國新年來廣州和姐姐會面,我們一起度過,我們約好一家人好好過個年,卻最終也沒能團聚,這將成為永遠的遺憾……自從那年那場災難的降臨,我和家人就再也沒有一起過除夕。

母親有很多的心願未了,希望看到姐妹都有好歸宿。家中的一個衣櫥內整齊的放著幾件漂亮的開司米小衣裳和小褲子,那是母親親手織的,是給我們未來的BABY準備的,每件都是那麼精緻、漂亮。為了撫養姐妹兩個成長,母親曾付出太多太多,而她卻時常責怪自己沒有為她的孩子們安排好一切而內心深感不安。母親每一言一行都很樸實、認真,她默默的教誨子女甚麼是正確的。

送母親火葬的那天,天氣極其寒冷,濛濛的天空始終沒有下雨,很多的親人、朋友、同事都來為她送行。一路上由姐姐和我護著母親的遺像,每當向前跨出一步,心中都極其痛苦,擔心父親會承受不住,還是將他安排在家中了。當我們將母親的骨灰盒送往鄉下老家後的當天下午,天空終於下起了瓢潑大雨……母親的一生平凡而偉大,老天也看到了。我們在心中默默為她祈禱,願母親在天堂一切都好!

(2)

茫茫人海,人浮於事。在這紛亂的世界裏,有些人做好向善卻要承受不幸的降臨,有些人喪失良知幹盡壞事卻逍遙自在為所欲為。法律不是用來保護好人懲罰壞人嗎?一幕幕的悲劇降臨在我所熱愛的這片國土,也在我的親人、朋友身邊發生著,我的心怎會不疼痛,眼淚流了一遍遍。傷心不僅因為此,也因為看到流著相同血液的同胞們面對惡勢力和被迫害是如此的沉默和袖手旁觀,是多麼可悲啊!

不幸降臨那年,我頂著壓力考上了大學,本該開心才對,但心情卻是矛盾的。我所學的是服裝藝術設計專業,這門與潮流與時尚相接軌的熱門專業,是我所追求的。本該感到幸運和開心,去到學校看到周圍的新同學臉上寫著笑容和略帶驕傲的表情,我的心卻是那樣的疼痛。家正在遭受從未有過的苦難,母親和父親在遙遠的家鄉承受著無法想像的苦,我卻不能在他們身邊陪伴,我的每一天都在擔憂與思念中度過。每天都深深深深祈禱他們一切安好!

在我尚不懂得太多的幾年裏我一直怨恨著姐姐,但多年的親情又讓人割捨不下,我時常會很想念她,想起她過去的好,她曾用愛心感化未成年的扒手,用慈善之心捐助孤苦伶仃無人贍養的老人,勇敢而正義的維護著真相和信仰;不曾被邪惡打倒。此時她正在「號子」裏遭受怎樣的對待。她需要我的信任,帶著那顆信念,我收拾好心情,在大學的四年裏,堅持寫信,給她鼓勵,並寄去漂亮的圖畫,寄上我送的彩筆,我們都很喜歡繪畫……

每天我都在希望和期盼中度過。剛開始的時候很艱難,希望在一次又一次傳來的不幸消息中破滅,她因為堅持不「悔改」而受到更加深重的懲罰!難道真的是她的錯?我時常恐懼明天的到來,又很期待明天快些來到。恐懼是因為害怕聽到更加不幸的消息,害怕再次看到她那麻木而又呆滯的眼神,她面前的親人在她眼中猶如陌生人般的感覺讓人揪心的疼。究竟發生了甚麼,我在迷茫中苦苦思索,卻找不到答案。可是我相信自己的親人。慶幸的是,在那樣的歲月,沒有因此影響到學業,順利通過了各科的考試,並在畢業之際拿到了優秀畢業設計獎,作品還被留校了。至少這讓沉浸在悲痛中的母親、父親感到一絲絲欣慰。

後來的日子裏,麻煩接二連三,很多人受到牽連,而她卻一無所知,無辜的人,父親將所有的怨恨發洩在那件事上,並幾度想要斬斷那層父女關係。母親和我卻一直沒有放棄,一邊很為她的不爭氣而氣憤,一邊在做父親和姐姐的思想工作,才得以後來時常能聽到關於姐姐的好消息…幾年後,在異鄉工作的我,當聽到姐姐就要回到我們身邊的消息,那一刻我的心平靜了,但內心充滿著喜悅。經歷那段歲月,我發現自己成長了許多。夜深人靜時,也時常流淚,那是幸福的眼淚,儘管失去了很多東西,但收穫的卻是最珍貴的……

(3)

冥冥中,有些事,有些人,註定了會來到。20歲那年,我離開A城市去到B城市參加藝術專業考試,去到那座城市,第一次乘出租車被騙了也不知道,空氣乾燥的厲害,漫天的「白花」飄下來,觸到皮膚就癢癢的,旅館裏散發著一股霉味…待考完試就匆匆離開了,曾發誓不再踏進那座城市。但當兩年後,收到B城市的錄取通知書時,我的眼睛睜得很大很大,彷彿是一個詛咒,一年前這所院校已經發過一次通知書…終於我還是妥協了,學費是與親戚借來的。那年,父親提前退養,姐姐那邊常被「罰款」,但仍然我順利的進入了大學生涯。

姐姐時好時壞的消息不斷傳來。我的第二個暑假仍然陪在母親和父親身邊,家中不斷有人來騷擾。因為變相的「罰」了很多費用,加上姐姐看病需要不少的錢,家中經濟越來越緊張,所以有段時間,假期中,在晚上的時候,我常和父親在熱鬧的休閒廣場擺氣槍攤子,直到夜深了,廣場幾乎快沒有人時,才收攤子,母親下班後也趕來幫忙一起收拾……

儘管擺攤子收入不多,但也能維持一段時間的生活。氣憤的是,不知道姐姐那邊還要花去多少,也不清楚花在哪裏了,只說是生活上需要,母親和父親心中多少有些明白……。為了姐姐早日出來,他們忍了下來。只有將時間放在學業裏,我才能暫時忘記家中的事,在那年大三新學期來到時候,我獲得了獎學金,並遇見了我喜歡的男孩,大我一屆同一個專業的男孩,那時候我的臉上才漸漸有了真實的微笑和幸福的感覺,雖然他不清楚我周圍的狀況,但他像兄長一樣給我很多的鼓勵和意見。他說我是一個很努力,很認真並且很善良願意幫助人的好女孩。

經歷一些誤會後,我的善良感染了他,有我的日子,他也改變了很多。我感覺到他骨子裏的真誠和認真,看見他對待周圍的同學與朋友我就知道他是個好的男生。我又怎能不信任他呢?他將我介紹給他最好的朋友,朋友們也送給我們最美好的祝福!但幸福確是如此的短暫……最終我告訴了他所有我身邊發生經歷過的一切,不希望欺騙他,並希望有他和我一起承擔未來。他甚麼也沒說……在校園操場上的寒風中,他只是牽著我的手,甚麼也沒說,在校園裏走了很多圈……

我們仍和往常一樣各自忙碌於專業學習,但他臉上的笑容越來越少,我們在一起的時間也越來越少,我以為他是因為即將面臨畢業工作的選擇而頭疼才會忽視我……我生日那天下了一場小雪,夜晚很美麗。他陪我吃了晚餐後趕去上選修課,便匆匆離去了……我不知道甚麼心情。他牽著我的手時,對我說,我們之間不是愛情……我沉默不語,回到宿舍眼淚流了一整夜。

我已經感覺到會是甚麼原因了,但是我仍然在等待他回來給他更多的機會了解事實……意料之外的是,不久後他身邊的女同學做了他的女友,他們一起去了外地實習……我在悲傷欲絕中接受了這樣的現實,學會忘卻他為我流下的淚,忘卻了他的小小諾言。將這段過去放在了心底,他現實和無奈的一面深深傷害了我那顆本已受傷的心。我試著重新振作起來,遠方的親人仍需要我的鼓勵,我繼續給姐姐寫信,有時候也給那裏的工作人員寫信。目的只有一個,就是盼著她儘快出來。出於對姐姐,我知道現在自己是她唯一值得信賴的人。但我仍然擔心,如果信處理的不適當不僅會幫不上她,反而會「傷害」了她。我的心時常是懸著的,對於不善言辭的自己,我需要再多點努力。父親也經常寫很多信寄去。後來的事有了很大的轉機,時常聽到她快要回來的消息。在我畢業後的那年秋天,她終於回到了我們的身邊。

人生的路上有悲傷也會有微笑,有遇見好人的時候也有不好的人出現,當我在經歷著那些時,我的內心時時充滿著感恩。來自姐姐的影響,也來自生活的磨練。大學生活的經歷,不僅是學業的提高,更多的讓我在生活中繼續鍛練了自己,學會胸懷寬廣對待周圍一切,也讓我內心的道德得到昇華。臨近畢業前期,姐姐的狀況很順利,家中的母親和父親也得到經常去探望的機會,他們的狀態比以前好了很多,我在緊張和忙碌中準備著畢業作品,那是四年來對自己學業的一個總結,所以非常認真,在那一個月裏,我第一次拋開所有的思緒在設計的領域裏探索……那是我最懷念的一段時間。在那段時間裏,有幸遇到一位英國留學回來年輕女導師,給予我很多意見和幫助,從此也拓展了我的思維空間,我的作品風格唯美而浪漫,表現的是一種靈動,一種意境,一種夢幻。在舞台展示的晚會上受到了很多人的掌聲和認可。我自己也很滿意。但作品最後被同學盜走,並取代了我,拿到了優秀畢業設計者的稱號,當我質問她時,她從容的表現讓我始料不及。對於院領導老師的袒護,我沒有半點驚訝和妥協,

但無論如何我沒能想到名利心驅使,她背叛了我們的友情,那是一個讓我信任的同學,卻不知甚麼時候而變得心胸狹隘起來,然而她的本性是多麼的善良啊。在我心裏,我雖早已看清現實的黑暗,但我還是失聲痛哭起來,第一次覺的那麼的委屈。從未想到臨近離開校園的前夕,會發生那麼多的不公正事情。在我離開這座城市的前一天,我終究衝破了阻力,在同學們和熱心的院領導幫助下爭取了那份來之不易的證書。有時我仍會想念那個朋友,自始至終我沒有責備她。只盼望她能回到原來的自己。

在這個世間總有一個不變的理,那就是真、善、忍,我們每一個人都需要遵循這個理來做人處事。無論甚麼時候,我們都要真誠的面對他人,我們付出甚麼就將會得到甚麼,若做了不對的事,違反了世間的理,就會受到應有的懲罰。磨難和坎坷是我們必經的過程,它讓我們不斷的反省和進步,也讓我們回歸到最初的自己。我們也應當懷著慈悲的心對待那些曾經傷害過我們的人。用寬廣的心胸接受他們的懺悔,那麼我們自身也會受益。我仍深深感謝上天賦予我生命!與那些真正為了信仰而戰的人們相比,我自己承受的是那麼的微不足道的,我在心中默念、禱告、祝福每一位為堅持信仰而努力的人!

水 2007.7於G城市

後記:

其實父親是擔心姐姐的安全,但我們也在擔心父親的健康。我們不求在它(××黨)那裏能獲得好處,只求能不被它牽連。父親的年齡一把了,還有多少的時間可以折騰,他需要安安穩穩地度過今後的時光。形式上的退出中共一定要經過本人的同意才能有效,天要滅邪黨是必然的,不能讓無辜的人被捲入那場災難,父親如果能靜下心來為姐姐和我考慮就好了。我如今是很明白姐姐的用心良苦。我們將來會成家,會有幸福的時候,所以父親要有信心,也要保護好自己。關於那場不幸的噩夢,是一個預兆,我不能當甚麼沒發生過,想起那年過年母親和姐姐還有我去鄉下有預兆在先,就是一個人沒有悟出…

所以寫這篇文章,一是為了紀念辛苦了一生的母親。二是為了給自己一個總結。三也是為了父親。姐姐的付出很多,但仍不被家人理解。我希望盡自己最大努力讓我們的心能夠拴在一起,不被壞人抓著把柄。

母親在天之靈會保祐我們全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