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修煉家庭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8月19日】前些日子去靜阿姨家,正好趕上阿姨的丈夫林叔叔被惡警綁架放出來沒多久。

靜阿姨也是我偶然的機會遇上的。聽著阿姨向我娓娓而談,她是99年7.20之前得法修煉的,開始是因為得了癌症,到醫院治不好了,就到了一個退休的大夫家裏去治,大夫也無計可施了。正好大夫老倆口都是法輪功學員,就介紹她也學學大法,沒想到一看書就覺得好,就這樣,她從此走入修煉之中。

當時全家人也就她一個人在修,林叔叔及兩個孩子也只是支持者而已。修煉沒多久,阿姨身上的癌瘤就破了,不斷的流膿和一些惡臭的穢物。對於真修的人來說,自然知道這是修煉中在清理身體,當這些惡物都排出後就好了,不需要用藥物治療。(真修的人不僅要煉功,更要照著「真善忍」的標準去做個好人,要時時刻刻的對照自己的行為,甚至於自己的一思一念。)

阿姨就這樣,每天用一大卷的衛生紙包住癌瘤,幾個星期後,穢物流盡了,創口也自然的癒合了,全家人真是歡天喜地啊,尤其是林叔叔,對師父和大法的感激無法言表。

很快99年7.20來了,鋪天蓋地的都是對大法污衊的惡毒謊言,很多法輪功學員都進京上訪,為的是讓人明白大法真相後,還師父和大法以公道,給學員們一個公正合理的煉功環境。阿姨也想去,與其他家庭不同的是,叔叔和兩個孩子非常支持的把阿姨送出家門,雖然當時三人都哭了,因為大家都知道邪黨真的是很邪的,不分是非曲直的,阿姨很可能也會因為一句公道話被綁架。當時買了車票後家裏只剩下400元了,阿姨本來拿了200,結果三人硬是又塞了100元給阿姨,流著淚把阿姨送走了。

果然,阿姨也難逃邪黨的抓捕,進了派出所。可修煉人的一身正氣,感動了其中的一個警察,所以又被放回來了。

回來後,就開始了在當地群眾中講真相。阿姨出去貼真相標語,叔叔就陪著一起出去。有一次兩人正貼著,被暗中的惡警綁架了。在警局,惡警向阿姨舉起了電棍,叔叔說話了:「你們別打她了,要打就打我吧,給我的孩子們留個媽媽吧!」就是這麼一句令人心碎的話,卻無法打動那些邪惡的警察。哪家沒有老人?哪家沒有兒女啊?可是電棍就這樣閃著藍光向叔叔的頭上脖子上招呼過去。隨著「滋滋」的聲音,叔叔的皮膚燒焦了。

當叔叔和阿姨在邪惡中受著酷刑的時候,家裏兩個十幾歲的孩子抱頭痛哭,他們不得不快快的長大,不得不自己學習做一切家裏家外的事情。他們也不得不四處奔波的去救自己的爸爸媽媽。610他們去了,國保大隊他們去了,公檢法他們也去了。對於一個普通的家庭來說,有哪個孩子懂得甚麼叫610?甚麼叫國保啊?可是他們早早的就懂了。當最終在大法學員及各方面的努力下爸爸媽媽都回來的時候,兩個孩子對媽媽說的第一句話是:「媽媽,家裏的事情我們甚麼都會做了……」

聽了,真的是讓人心酸的落淚。可是這樣的魔難沒完沒了的落到了全家人的頭上,林叔叔又被公司開除了,整個家庭失去了經濟來源。兩個孩子就出去找工作,掙錢來貼補家用了。每月幾百元,孩子們也是一分不剩的送給爸爸媽媽,除了維持日常生活外,他們還用節省下的一點錢繼續講清真相。也許中共想不到,就是這樣的打壓,不僅沒使靜阿姨放棄修煉,連叔叔和兩個孩子也得法了。真是邪不勝正啊,烏雲想遮太陽,最終也只能顯出自己的黑來,而人們卻更加的嚮往陽光。我每次到阿姨家的時候,總有一種暖暖的氣氛包圍著我,因為有了大法,一切變的多麼的和諧融洽啊!

不久,叔叔又被公檢法以其它藉口騙去了,並把叔叔又一次綁架了,這就是我前文中提到的。叔叔後來又在我們大家的營救中出來了,剛剛回來時的叔叔,長長的鬍子覆在蒼白的臉上。後來才知道,邪惡的警察不讓叔叔睡覺,整天整天的把叔叔按在小板凳上坐著。以至於屁股都坐爛流膿,每次站起來的時候,板凳都會粘在身上隨著起來並落下,還連續一個星期不允許叔叔睡覺,但是就算是這樣也硬是沒從叔叔的嘴巴裏得到一個字。

直到現在,那些邪惡的610仍然會不時的到叔叔阿姨家騷擾,有時候用警車把阿姨家圍上,有時候安排人到阿姨家門口去監控。可從阿姨家裏常常傳出來的是朗朗的讀書聲,那是一家幾口人圍坐在一起學法的聲音。有時候也有歡聲笑語傳出來,那是大家在修煉中提高了心性能為彼此多考慮了,所以互相之間也變的更加和諧了。

這麼好的功法,既能讓人身體健康,又能讓道德回升,對社會對人民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幹嘛要造謠打壓啊?真是佩服法輪功學員,在這樣的紅色恐怖下,居然能坦然的一如既往的堅持自己的信仰,並不斷的在各方面努力講清著真相,彷彿中共的巨大邪惡的國家機器形同虛設了。也真不知道,這麼多年來,法輪功學員們承受了多少魔難和多少不公正的待遇?才能有真相大白於天下的今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