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全家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8月3日】我是96年5月份得法的,沒得法前身體一直不好。腿是靜脈擴張,每年花去很多醫藥費。兒子叫我做手術,一直拖著沒去。直到有幸得了大法,使我身體又重獲健康。老伴見我精神很好,脾氣也變好了,是慈悲的師父給我淨化了身體,我請回《轉法輪》書,老伴他也看,師父又給他清理了身體,他就拉肚子,他一下子悟到了,這是師父在管他了,就這樣我們老倆口每天煉功學法。我家是煉功點,我的兒女們看到了我們的變化,他們也開始走上了修煉之路。

99年邪惡瘋狂迫害大法,4月25日老伴去北京和平上訪,7月20日他又去北京證實法。被他們知道後,懷來縣公安局的人、土木鄉政府、鄉長白某、奚考恆、李英俊、孫有志等,土木村書記張興、羅玉到鄉里密謀,不叫我們煉功,鄉里要了兩千元錢,到家裏抄家,大法書和師父法像被搶走,還有錄音機。我大女兒、二女兒雙雙被逼迫離婚,各留下一個孩子不能照看。

2000年10月1日我家五口去北京證實法,回來後被派出所所長王國洪、趙某某、馮某某送看守所非法拘留15天,給老伴洗冷水澡,要280元錢,無任何手續。

11月晚7點,鄉里去了七八個人抄家,余某某、楊、張等把我老伴和兒子帶到鄉政府,當時還有串門的大法學員也一起帶走。他們電擊我兒子(劉朝暉)三個多小時。

2001年5月13日把我兒子從單位騙到派出所,從家裏把老伴也騙到派出所。問他們還煉不煉,說煉就送看守所,又非法關押7天,要3百元錢,家裏送200元讓他們買吃的也沒收到、無任何手續。

7月20日沙城鐵道南大法學員家被邪惡圍困6、7天,我們8個大法學員去給他們講真相。沙城鎮派出所賈成基還有不知名的6、7人把我們圍起來打耳光,拳打腳踢。中午把我們送到懷來縣看守所,他們沒有狼山派出所的手續不收。下午,狼山派出所王國洪把我們接到鄉政府。5、6點鄉長白某把村幹部張興、羅玉找來說話。晚上惡人們酒足飯飽後對三個男大法學員用電話機電擊5個多小時,兩人銬在一起手腕出了血,慘叫聲不斷。叫我們五個老太太在院裏淋雨。電完後把三人銬在院裏的樹上,地上還有水坑,叫我們五人進屋。問我們冷不冷,要說冷他們就電我們。第二天下午5點鐘放開三名男大法學員,看他們身體能承受到甚麼程度,讓他們走後又銬上。晚上,他們吃了飯9點多鐘,企圖迫害三名大法學員。三名大法學員進屋先後撞暖氣片(註﹕這種自殘行為不符合大法法理),頭出血了。他們叫來醫生,醫生叫送醫院,邪惡誰也不吱聲,次日我們絕食三天。王國洪又問煉不煉,煉就又把我們送到懷來縣二台子看守所非法拘留15天。獄醫檢查三名男大法學員傷很重不敢收,放回家養好傷後又送看守所非法拘留15天。

2001年12月7日村書記羅玉村長張興,決定把我們送洗腦班迫害。上家通知,老伴一聽,說不能去那黑窩。我們就離開家,從此流離失所,那時候大女兒還在高陽勞教所。我和老伴、二女兒、二兒子四人誰也不知誰在哪。我們走後他們把我家翻了個底朝天。女兒的金首飾、電話、錄音機等拿走。他們把老伴從親友家抓到洗腦班,一年後放回。

2002年5月份,女兒、兒子在張家口被橋東分局閆志有、馬富威親自指揮、嚴密非法監控、蹲坑、跟蹤。5月9日早6點左右被綁架,每人身上有一千多元錢全被搶走,衣服都不給。綁架到紅旗樓派出所進行刑訊逼供、刑警三中隊馬富威、復德新、劉軍等人強行送十三里看守所非法關押,毫無人性的警察不讓睡覺,坐老虎凳等酷刑折磨,用電棍電擊。劉朝紅被判刑5年。9月份兒子又被送到洗腦班,12月份又送懷來縣看守所迫害2003年被非法判刑7年,後送張家口十三里看守所。一個月後,被送到唐山冀東監獄。

2002年11月25日,因邪黨開十六大會議。派出所王國洪、趙某某、馮某某等,610揚海清、楊志偉、土木鄉李英俊、孫有志、村長張興、羅玉到家中綁架我們老倆口。我們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被逼供、電擊、坐老虎凳,不說就被非法判勞教1年。7月份老伴又被送往高陽勞教所迫害,因血壓高(190~200)不敢收。回來又被勒索1000元錢,無任何手續。

2004年3月1日,原狼山派出所王國洪夥同鄉政府人員孫有志、村長張興、公安員張金全,又到家綁架我們老倆口。我們在炕上坐著,他們進屋就叫我們下地。我們問他們幹甚麼、有啥事?他們說,叫你走你就走。老伴說,不說清楚我們就不走。他們就把老伴強行抬上車,連鞋都不讓穿。到了派出所,副所長尹超波打老頭耳光、還給戴上手銬。老伴問他們去哪,他們說去你去過的地方。還有另一名同修也被抓了。到了洗腦班,我們三個一起絕食,周某某一會兒誇一會兒罵,還強迫我們看污衊大法的電視,逼迫寫三書。到現在我老伴還被非法關押著(血壓高190~200)。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