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又一年 我家依舊不團圓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3月15日】2006年初,雞年舊歲除,狗年新年至,但今年的農曆年節,我的一家依舊不得團圓……

我的家庭,在中國億萬家庭之中,再平凡不過:父母是農村子弟,依靠讀書從而進入城市,脫離了二等公民的級別。我們是一個簡單幸福的四口之家。父親是技術工作者,母親是人事工作人員,後在國企單位任中共黨委書記。我和姐姐就在這樣平靜的家庭中長大、成熟,從來沒有想過,最後全家竟不能團圓!

記得1997年初的那個農曆年,我母親請回了教人向善修煉「真、善、忍」的《轉法輪》,開始修煉法輪功。從那以後,媽媽健康、溫柔了,她的火爆脾氣沒有了,遇事更為別人著想了,總之,就在這樣的改變下,我的一家幸福和睦的享受著佛法給我們帶來的美好、祥和。

可是1999年7-20以後,中共開始對法輪功的瘋狂大迫害,一時間,造謠、污衊鋪天蓋地而來。母親不能漠視這些謊言、中傷,真誠的寫了一封信給中央辦公廳,以自己的親身經歷,講述了甚麼是法輪功,他的好處,以及「真、善、忍」是天法,是正信,修煉法輪功的人是有益於社會的好人等事實。母親善良期盼著政府的回音,等到的結果是上級領導和公安部門的談話,勸其放棄「真、善、忍」的信仰,以及上級批示的「重處理」!

由於母親在工作中長期真誠、善良、兢兢業業而得到的好口碑,好人緣,使得這一次執行「重處理」的人員放寬了尺度,只將此事記錄在案,勸我母親在家煉,並私下替我母親編了份保證上交應付了事,這就算處理完了。

然而對我母親來說,她的真心話還沒有傳達到位,在成千上萬修煉者都抱著向政府、向民眾講明真相的想法去北京上訪的浪潮裏,我母親在2000年底也走上了去北京的路。但是才在北京金水橋處,就遇到警察盤查路人,問是否煉法輪功,並被要求罵大法、罵大法師父。這種連基本做人的道德都不顧的事情,修「真、善、忍」的大法弟子又怎麼能做!就這樣我母親被綁架至北京一派出所。

在警察交接換班時,我母親憑著一定要向世人講清真相的正念和決心,走出派出所,直接打出租車至天安門廣場,拉開了事先準備好的橫幅,正告世人法輪大法好!隨後就被等待在天安門廣場的惡警毒打、綁架至我市駐京辦事處,經過幾日的折磨,後送回我市看守所,非法連關兩個月,後轉送至市法教班,即洗腦班。這期間,我母親被開除黨籍、公職,凍結一切工資及名下全部存款,並被非法拘留、教養。

2001年初的那個農曆新年,在那萬家團圓、歡度新春之時,我母親被非法關在洗腦班裏。我們家人既心痛又不能理解,這個社會怎麼這麼怪,好人不讓做,壞人無人管?為了表達我們家人的心聲,為了支持正義,震懾破壞人權侵犯自由的邪惡之徒,我們一家:爸爸、姐姐和我將年夜飯移至洗腦班與母親一起吃。邪惡之徒企圖以人情誘使修煉人對「真、善、忍」信仰的放棄,因而同意家屬進入洗腦班相聚。然而它們又怎想到「孝、慈、仁、愛」等基本品德皆出自於大法「真、善、忍」呢?

新年過去,惡人的慾望沒有實現,我的母親也沒能夠回家。4月,被非法關押在洗腦班裏全體法輪功學員絕食抗議,抵制非法關押和精神迫害。我母親在絕食7、8天後,由惡人通知遠在外地工作的父親接回家。我父親因擔心母親的健康、安全,就將母親送回鄉下的老家外祖父母處,與我的姨母一家人同住。沒想到這期間,市裏的惡警驅車兩千餘里來到偏遠的鄉下老家騷擾,邪惡之徒要求母親電話彙報,等同於軟禁。

春去夏至,母親回市裏家中取夏季衣物。到家才幾日,母親正在家裏洗衣服時,惡警突然登門,將她綁架到刑警大隊,7、8個惡警日夜不間斷逼供整8天8夜,不讓睡覺,原因發現匿名真相信件,排查信件出處,懷疑是我母親所為。後惡警逼供未果,將我母親送往拘留所,按邪惡之徒的說法「找不出原因定罪」,我母親就被在拘留所和刑警大隊之間來回數月。最後被劫持往市公安局,天天逼供。在公安局時,我母親被非法判刑兩年。面對如此邪惡迫害,我母親堅定正念,放下生死,跳窗走脫,流離失所。那時候,我全家人所有電話都被邪惡之徒非法監控,致使全家人無人知道母親生死下落。揪心痛苦,難以言表。

2002年初的農曆新年,我們一家是在邪惡之徒到處張揚捉拿母親的高壓下,在對母親生死未卜的牽掛中,在對親人離散的擔憂思念裏過了一個寢食不安、緊張、悲憤的新年!

後來母親輾轉碰到舊同學,被好心收留,這才通過側面與家人取得聯繫。我們一家人懸著的心才算放下。再後來,母親又輾轉來到鄉下老家附近的小城,與姨母同租了一間小屋居住,姨母也是法輪功修煉者,在母親流離失所的這段時間也經常被惡警騷擾,她們開始了一段有家不能回的客居日子。

母親為了讓世人不再被欺騙,和姨母一直在不遺餘力的向世人講真相,用嘴講,發散真相資料……

新年過去,我和姐姐走上各自的工作崗位,父親因為擔心母親的安全和生活環境,將母親帶至他的工作地。在新的陌生環境裏,母親還是心繫大法,心慈民眾,講清真相救度世人。聯繫不上功友,沒有真相資料,她就用嘴講,用手寫……在秋天一次出去做真相資料時,邪惡之徒抓走了她。

因我母親不配合,不說姓名住址等相關情況,邪惡之徒竟偷拍照片尋人的辦法,找到父親的工作單位,並非法抄了父親的住所。這件事情對父親的傷害很大,父親配合了邪惡的人情攻勢,應邪惡之徒的要求,從工作地返回鄉下老家,告訴我同為84歲的外祖父、祖母,要帶他們去見我的母親,並勸說母親放棄信仰。

我的老外祖父母,以如此高齡再次聞聽惡訊,自然千山萬水也要去相聚一面。三千多里,路途的艱辛,心情的悲痛複雜自不必說,老人家被邪惡之徒戲弄,顛簸勞頓。

獄中的母親知道邪惡之徒企圖用人情折磨二老,誘騙二老讓她放棄「真、善、忍」的信仰。其時,我母親被邪惡之徒長期通過不准睡覺、強化洗腦等肉體和精神的折磨,形容面貌已大不如前。如此時讓二老見到,必定是對二老巨大殘酷的打擊。

然而,等我老外祖父母千辛萬苦的趕到那裏時,邪惡之徒竟改用更殘忍的手段折磨母親疼惜二老的心與二老的掛念母親的情,宣稱如我母親不放棄修煉法輪功就不准她會見父母!邪惡之徒如此之毒辣,完全視信義,視人命於不顧。我的老外祖父母遭此等邪惡打擊之巨、與愛女一間之隔卻不得見的那種焦灼擔憂之苦,無心言表。

後來,在這殘酷打擊之下,我的老外祖父於回鄉四個多月後含冤病逝,不得見愛女最後一面。幸虧我的老外祖母已經得法,明晰「真、善、忍」的道理,才在此失女喪夫之痛下堅強的挺了過來。

時至今日,2006年的農曆新年,我的一家,被迫害得老外祖父含冤亡故,母親被非法判刑五年。我不知道還要盼多少個日日夜夜才能盼回母親。我一家離散若此,我不知何日才得重見光明團圓。

這就是中共邪黨對我家的迫害,這就是發生在江澤民所謂中國人權最好的時期的人權現實。然而,再怎樣的邪惡,也壓不倒善良,再怎樣的欺騙,也遮不住真理之光!江澤民揚言要三個月消滅法輪功,然而六年過去了,中國大陸仍遍地都是大法修煉者,世界上有80多個國家的民眾在修煉法輪功,在許多國家,法輪功修煉者以「群體滅絕罪」立案起訴江澤民等元凶。

生命需要「真、善、忍」世界需要和平安定。請善良的人們伸出援助之手,正視並制止這場血腥的迫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