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過了六個沒有父親的大年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1月21日】2005年就這樣過去了。2006年的農曆新年也即將到來。每到這個時候,我更想念因修煉「真善忍」法輪大法而被非法關押的爸爸,我真希望他能回來和我們過一個團圓年。回想一下,算一算,從99年7.20開始迫害的那天起,已經有六個農曆新年,我們一家三口,爸爸,媽媽,我沒有在一起度過了。

六年前,正值2000年,迫害正在中國大陸進行著。爸爸不願看到這麼好的功法遭到迫害,那年農曆新年的前兩天,爸爸毅然決定上北京信訪辦,為大法說句公道話。可是不應該發生的事情發生了:警察把爸爸抓起來,關在駐京辦事處,把他銬在暖氣管子上,除夕之夜,爸爸就是這樣度過的。

因為爸爸被抓,當地派出所的警察到家裏騙走了媽媽,把媽媽關進看守所,那天是臘月三十,媽媽正要領我去買燈籠。大年夜只剩下年幼的我和上了年紀的姥姥。外面鞭炮齊鳴,屋裏冷冷清清。本來身體健康的姥姥,當時一下子就病倒了,整個三十晚上,我們是在哭泣中度過的。

爸爸在外流離失所,媽媽被非法關進看守所,後來被送到勞教所;我在遭受了數不清的痛苦與奔波,到了外地奶奶家。

不料就在2001年農曆新年前,臘月的一天,正在做飯的奶奶也因修大法被騙到洗腦班關押,爺爺又被單位的人軟禁在單位,因為單位的人知道爺爺也看大法書。這個農曆新年,只有我一個人,孤獨、寂寞、無依無靠。後來一串門的親戚留下來給我做飯。這個又是一個不堪回首的農曆新年。

2002年,媽媽回來了。而爸爸在流離失所中又被惡警抓進看守所,在那裏爸爸受到了非人的折磨,被惡警吊起來打,被綁坐老虎凳等,並被判了重刑。大年三十的上午,我接到爸爸一個電話,讓我別擔心,過一個好年,還說他沒事。從爸爸說話聲,我聽出了勞累與衰弱,顯然是被惡警折磨的。這個農曆新年,我們很為爸爸擔心……

2003、2004、2005年的農曆新年,都是我和媽媽二人過的。爸爸被非法判了重刑,被關進監獄,媽媽的工作也不穩定,我們就是這麼難的走過來的了。有時,我真希望能和爸爸打一場球,散散步,吃一頓飯,可是這小小的一個願望在當今黑白顛倒的大陸,在修煉「真善忍」的家庭裏是一個奢望。

大法遭迫害之前,我們一家人快快樂樂,爸爸修煉後脾氣變好了,不抽煙,不喝酒,身體變得更強壯了,經常自己拿出錢來幫助有困難的人。這樣善良的人反而被關在監獄裏,這真是古今中外少有的事!我知道,這些都是江澤民等人一手造成的,善惡有報,清算他們的那天也不會太遠了。

六年就這樣匆匆過去了。爸爸還沒有恢復他應該有的自由。在當今大陸上還有很多修煉人被迫害的妻離子散,有家不能歸。

2006年的農曆新年,馬上來臨了,我真希望今年一家三口能在一起過一個團圓年,希望很多修煉人的家庭今年都能相聚在一起,過一個團圓的新年!

在此祝師父新年快樂!祝全體同修及家人新年快樂!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