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使我們一家骨肉分離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3月2日】以前我體弱多病,有胃炎,肝炎,等多種疾病,吃不進飯,生活都很難自理 ,被病魔折磨的失去了生活的信心。就在我最絕望的時候,1998 我有幸學了法輪大法,懂得了人生的真理,人活著要處處為別人著想,我按著大法的要求做,不知不覺中我的病沒有了,一身輕鬆,心情舒暢,家庭和睦,一家人生活在幸福之中。我不知怎樣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決心好好修煉來報答師父的救度之恩。

可惜好景不長,1999年7月20就像天塌了一樣。江氏流氓集團謠言四起,毒害眾生。對法輪功進行邪惡迫害,就像土匪掃蕩,抄家,勞教,判刑,對法輪功學員用盡了殘酷的手段,千千萬萬個家庭被迫妻離子散,家破人亡。

我的家庭也同樣遭到了迫害,一家三口人分在三處,我那可憐的女兒從六歲開始就遭受魔難,至今仍沒有安定的家。現在連他的父親也沒有了家。

2000年4月份,我去北京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上訪本是公民的權利,可江澤民大膽包天,無視法律,踐踏法律之上,剝奪了公民僅有的自由。我被北京惡警非法關押在北京看守所半月,受盡了非人折磨。後又被萊蕪惡警劫持到萊蕪公安局,惡警柳青逼迫我寫不煉法輪功的保證書,我堅決不寫。

後來女兒父親單位的保衛科把我送回家。從此惡警不斷的去我家騷擾威脅,泰鋼保衛科惡人逼迫孩子的父親與我離婚,他不同意,就把他的工資卡拿去,不發給他工資,還要開除他。萊蕪公安局和鐵車派出所也逼迫他與我離婚,鐵車派出所李軍經常帶人去我家要5000元錢,還經常不管白天黑夜像土匪似的去我父母家翻箱倒櫃連喊帶叫要5000元錢,沒錢就燒房子。

2000年冬天,我又一次進京上訪,又被惡警綁架,鐵車派出所把我關押在派出所凍了一晚上,第二天又綁架到萊蕪拘留所,在途中鐵車派出所卞龍亮(家住萊蕪市東鐵車村)把我關入拘留所,去我家威脅孩子的父親與我離婚。

2001年2月份,鐵車派出所姓蘇的與姓李的又一次闖進我家,騙孩子的父親說讓我去開會一會就回來。我看穿了他們的詭計,我堅決不去。因為他們經常把大法弟子騙去關起來迫害,然後逼大法弟子家人交錢。他們看我不去,暴露出邪惡本質,綁架我過程中,把我摔出幾米遠,腳脖崴斷,只有一層皮連著,不能站立。

就是這樣兩個惡警也不放過。還是把我拖上車,關押萊蕪拘留所半月,我的腳疼的睡不著覺,整個腳青腫到小腿,穿不上鞋。我不配合邪惡的要求。惡警還逼迫孩子的父親交錢。

放我時,惡警威脅孩子的父親,說我不寫保證書,要把我關到鐵車「轉化」班,或者送去勞教。惡警一次又一次的迫害孩子的父親,他終於承受不住,我為了不連累他,在離婚證書上簽了字,從此開始了流離失所的生活。

2005年冬天,孩子的父親領著孩子又組織了家庭,把我們辛辛苦苦掙的所有家產都拿給女方,我們省吃儉用的積蓄投進了一萬多,還給女方裝飾了房子。我想只要他和孩子能幸福讓他去吧,有機會我會謝謝那位大嫂幫我照顧孩子。

可是不像我想的那樣,孩子的父親空手而歸,再也不願去了,他又黑又瘦,精神打擊很大,差點走上了絕路。一個大男人哭著對我說:「我對不起你,我這是報應,你把孩子接來,我不活了。」我一再勸他要替對方想想,那位大嫂也不容易,勸他按真善忍的要求做人,處處為別人著想,讓著她一點,既然這樣就在那好好過吧。孩子的父親說實在承受不住了。

我與孩子的父親生活了這麼多年,從來沒有見過他今天這麼落魄,可憐無助,身體消瘦,以淚洗面。也難怪他這樣痛苦,一家三口人被迫拆散分在三處,無家可歸。我作為大法弟子只能勸善:你自己的路你自己選擇。自殺有罪的,你真的要自殺那可真後悔晚了,那是真正生命的銷毀,相當可怕。

我奉勸所有迫害大法弟子與大法弟子家人的人,為了你們的美好的未來,為了你們一家人的幸福,不要受江氏集團的毒害,不要再迫害大法與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