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歲孩子的坎坷童年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7月31日】我今年14歲,已在大法中修煉9年。在這9年的修煉過程中,我沒打過針,沒吃過藥,是大法給了我一個健康的身體。1999年7.20後,惡黨對法輪功開始瘋狂迫害,警察迫害我的親人,拆散了我的家。

為了證明法輪功是清白的,我和媽媽、大娘、大哥、老姑、奶奶於1999年12月一起去北京信訪辦為法輪功上訪。信訪辦門口到處是便衣,我們連大門都沒進去就被警察拽上了車,送往駐京辦。第二天被遣送回吉林,到吉林後,只把我和大哥放回家,其餘人都被拘留了,媽媽和大娘拘留後又被非法勞教一年。

面對這一切,我心中實在是想不通,我們都是好人啊,媽媽平時經常對我說:要做一個誠實的好孩子,不罵人、不打人,多關心、幫助別人,要做一個比模範人物還要好的人。可是為甚麼那些警察抓我們這些好人呢?警察應該是抓壞人的呀?我實在想不通。

面對媽媽被非法勞教一年的殘酷事實,我感到我的整個天空都塌了,我每時每刻都在盼望媽媽回來,每個夜晚都是含著眼淚入睡的。媽媽不在家,沒人和我一起煉功、學法,沒人給我做飯,沒人給我洗衣服。奶奶的年歲大了,照顧我的同時還得照顧小妹,大哥,還有年過八旬且病重的太奶。此時此刻,我痛恨那些警察,是他們把媽媽搶走的,是他們讓我不再擁有幸福完整的家庭。當別人問我想不想媽媽時,我的眼淚就在眼圈裏打轉,這時我才體會到:有媽的孩子像塊寶,沒媽的孩子像棵草。

從那以後,那些警察經常到我家騷擾,搞得家裏不得不安。之後爺爺和爸爸又被警察非法抓走了,家裏的13口人只剩下8口人,我難過極了,媽媽沒回來,爸爸又被抓走了。

好在我有師父、有大法,我知道我們沒有錯,我們做的事是最好的事,是最神聖的。但我還是有些悲痛,導致我的學習成績一落千丈。由於太奶奶過度思念媽媽和大娘,病情越來越嚴重。姑父去拘留所把爺爺和爸爸要了回來,在爺爺和爸爸回家的第三天,太奶奶就去世了。太奶奶臨走時最大的一個心願就是能看到媽媽和大娘,老人帶著一顆牽掛的心走了。

日復一日,我終於盼到了這一天,媽媽回來了。媽媽告訴我她在勞教所裏身體和精神受到了很大的打擊,每天都得幹17、18個小時的活,還親眼看到有的同修被電棍電得面部變形,有的甚至被電死,可以想像到那觸目驚心的場面。那些惡警真的太殘忍了,誰都有父母、兄弟,當看到自己的親人遭到如此迫害時會怎樣?警察拿著人民的血汗錢來迫害人民,他們慘無人道的行為已經達到了令人神共憤的程度。

記得還有一次,警察突然闖入家中,把剛從看守所回來不到20天的媽媽又強行綁架走,在媽媽的身體還沒恢復好的情況下又被非法送入長春女子勞教所勞教二年。當時家人不知道媽媽在哪,多次去派出所要人,派出所的惡警不告訴。媽媽在勞教所被折磨的臥床不起,勞教所的警察怕媽媽死在勞教所擔責任,才給家裏打電話索要3000元錢給媽媽治病,這時家人才知道媽媽被勞教了。

爸爸到勞教所看到媽媽是被同修背出來的,沒有力氣說話,身體被折磨得骨瘦如柴。知道媽媽在勞教所裏遭到迫害,我心裏十分難受,雖然我特別心疼媽媽,但是我知道媽媽是對的,所以我永遠支持她。

這些年來,警察一次又一次的拆散我們的家庭,一次又一次的迫害媽媽,使我的心靈一次又一次的受到打擊與傷害。我真為這些所謂的「人民警察」感到羞恥,同時又感到他們很可憐又很可悲。

走過了坎坷的九年,無論邪惡多麼瘋狂,我都不會倒下,因為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我將義無反顧的沿著師父指引的道路走到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