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一家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9月2日】我叫張清榮,今年五十七歲。98年我們一家人是通過兒子王亮在書店買了一本《轉法輪》走入大法中的。通過學法煉功原有的氣管炎、風濕病都好了,身體達到了一身輕,心性也得到了提高;做事按著大法「真、善、忍」去做,處處為別人著想,遇到問題向內找,婆媳之間、鄰里之間和睦相處,其樂融融。大法對國家、對人民真是有百利而無一害。

99年7.20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到處抓人打人,動用宣傳工具欺騙、造謠,無端抹黑法輪大法。當時真是不理解,這麼好的功法,為甚麼不讓煉呢?煉功身體好,給國家節省藥費,現在都下崗了,多數人經濟困難,沒錢買藥,這不解決了吃藥難的問題嗎?如果人人都向內找,人人都做好,國家、社會不就安定了嗎?還怕好人多嗎?因為總認為公民有公民的權益,國家設有信訪機構,憲法還說信仰自由,所以對國家對政府是抱著希望和信任才去上訪的,認為國家會聽一聽老百姓的意見,而且大家都去說,政府怎麼著也得為大多數煉功群眾的利益考慮。

99年7月21日,所有電台、電視台開始了邪惡的造假宣傳,抓人、打人,對法輪功開始了殘酷的迫害。兒子王亮、媳婦趙國雲去北京上訪,誰知22日就被綁架回來,在橋北派出所關了兩天不讓回家,家裏送飯。24日送飯時告訴送看守所了。半月後放回來。回來後,橋北派出所的王愛武、杜德增、白鳳瑞、馬海友天天上門騷擾。早上4點天沒亮就來敲門,看我們煉沒煉功,摸錄音機熱不熱,攪得沒法休息。一天趙國雲用錄音機聽師父講法,王愛武、馬海友闖入家中跟趙國雲搶錄音機,搶過去一聽是師父講法,就把趙國雲綁架到派出所。逼問趙國雲:王亮煉不煉功?趙國雲說煉,下午又把王亮綁架走。把他們都送進看守所。三個多月,10月30日王亮被勞教三年送朝陽西大營子。11月中旬罰2000元錢才把趙國雲放回家。

那時還沒出《九評》,對惡黨本質還沒認清,還相信國家有說理的地方,還抱著能解決問題有人權的想法。於是12月20日我和老伴王俊儒帶著兒媳婦趙國雲、姑娘王靜、姑爺趙小明一同繼續去北京上訪。那時到處是關卡。為了安全,兒媳和她二姐一起走,到金嶺寺上車;我們四人從錦州坐車。到錦州買了票等車。開始查票,要身份證,因為我們身份證被派出所扣著,沒身份證就把我們帶到一個分局盤問。我們說是去北京上訪,結果就把我們四個人送進看守所。下午當地派出所馬海友、杜德增、白鳳瑞去「接」我們。杜德增當時就踢了王俊儒和趙小明兩腳。我們身上帶的八百元錢錦州扣留了三百二十元,剩下四百八十元讓當地派出所馬海友、杜德增、白鳳瑞扣留,後來跟他們要這個錢,他們誰都不承認。共產邪黨教育出來的警察多數都是流氓加無賴。為了錢甚麼壞事都幹。

我們被送進看守所。當時看守所已經綁架進去二十多名大法弟子。二十四號又綁架了八名,其中有趙國雲和她二姐。當時警察大聲說:誰也不許煉功,煉功就給你們戴鐐子。二十六號晚上王靜煉功,警察們大聲罵,打開監獄門進屋用鑰匙捅王靜,王靜也沒停,一直煉完。第二天警察叫王靜出去,向王靜說軟話:別在他的班上煉,別給他找麻煩。當時王靜法理不清,認為不應該給人家找麻煩,就不煉了。當時家裏只有兩個孩子,一個不滿一週歲,一個七歲,由親友照顧,商店也交給親友管理。

2000年2月中旬,趙小明承受不住了,交了2000元罰金,寫了不煉功保證後被放回家。20號又給王靜交2000元罰金,王靜被放回。

派出所為了得到錢,把我們家所有的親友都找來,「勸」我們放棄修煉。親友們經不住欺騙和恐嚇,替我們交4000元錢,警察又到王俊儒的單位要去2000元;正趕上王俊儒單位發工資,又拿去王俊儒兩個月工資六百元,才把我和王俊儒放回家。

3月3日派出所又來我家叫我去派出所,把我關進看守所。當時看守所已經抓了十多個大法弟子。第二天把王俊儒也抓去了。說是3月5日開人大會,怕我們上北京。我們十多個人聯名寫信給北票人大和市長,叫看守所的畢所長給郵出去,如果他不給郵,後果由他來負。6日上午就把我們放了,沒放趙國雲。7日晚上,我和王俊儒又去北京上訪,這次到了信訪辦,根本就沒人,只掛了個招牌。我們就去了天安門。

天安門到處是便衣,抓住一個煉法輪功的給他們五十元。所以他們就像餓狼捕食一樣抓捕到天安門請願的大法弟子,抓住就送各省駐京辦。截住我,問是不是法輪功?是,就抓起來。王俊儒開始打坐,便衣把王俊儒拳打腳踢。他在那打坐,四個人抬他不動。打了半天,送到駐京辦時鼻子還流血呢。

9日北票橋北派出所派杜德增、白鳳瑞兩人去「接」我們。見到我們就搜錢,問我們:錢呢?錢呢?他們沒搜到就不讓我們吃飯。10日上午帶我們回來,強行給我們帶上手銬子。我們說:我們沒犯法,不帶。不給摘下來不走。王俊儒坐那兒不走,杜德增踢王俊儒腦袋,從屋裏一直拖到當院。不停踢,驚動了很多人。沒辦法,到底給摘了。把我們帶回來後又關進看守所。

這次看守所關的大法弟子一共十多個人,有大板的,上園的,巴圖營的。我女兒王靜也在裏面。我問女兒王靜:你怎麼也給送進來了?她說:「你們走了第二天早上,派出所來了一幫問我,你爸你媽幹啥去了?我說上北京了,他們就一齊擁上來把我扔上車送進看守所。」這個邪惡政權是非都顛倒了,北京是首都,卻不允許公民上訪,因公民上訪而抓人,德政盡失,暴虐無常,還能長久得了嗎?

這次進看守所第五天,大家集體絕食。絕食第四天放人。趙國雲沒絕食邪惡就沒放她。

回家後不過十幾天,又闖進我家五六個人,說讓我們去派出所有幾句話說。當時我抱著王靜不滿週歲的孩子沒去。而王俊儒和王靜被騙上車直接送看守所。第二天送走勞教二年。那天送走四個,有大板王春枝,趙國雲、王靜、王俊儒。趙國雲從9月8日被抓進看守所一直被關到4月初,後被勞教。

這時家裏只剩下我、兩個不懂事的孩子和姑爺。2000年的冬天非常冷,兩個孩子的手腳都凍破了,鄰居都很同情。他們說:「共產黨真完了,人家煉功沒著人也沒妨礙誰你管啥?有能力把老百姓的生活安排好,把下崗沒生活的解決了。正邪都顛倒了,沒地方說理去,可完了,可完了。」有時商店忙,沒時間做飯,鄰居就把孩子領過去吃飯。我每個月跑一次朝陽跑一次瀋陽,去看他們。孩子都得別人幫助照顧,那年真是很累很苦。

2001年初趙國雲、王靜前後回來了。過了農曆新年,王亮也回來了。他們在那種高壓下邪悟轉化了。四月份王俊儒也回來了,可是也轉化了。2003年年初,通過同修的交流和看師父的經文,知道了轉化是錯的。他們寫了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寫對師父和大法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廢,要緊跟師父。

6月24日因趙國雲發真相材料被惡人舉報,又被綁架到派出所。刑訊逼供40多個小時,雙手銬在椅子上,杜德增用鋁合金條子抽打得後身沒好地方,全是黑紫的一片。杜德增邊打邊惡狠狠的說:「你們家的釘子我一個個的拔,我就不怕報應。」我也被抄了家,綁架在看守所。趙國雲在派出所被折磨到26號下午送看守所。女警問有沒有外傷時,趙國雲把衣服撩起來,人們發現外傷嚴重。女警馬上把她帶出去給檢察院打電話,來了兩個人,不知說些甚麼,女警察不問了,把趙國雲關在看守所。第二天送到醫院檢查,醫生說軟組織嚴重受損。

那時警察經常說的一句話:殺人放火的先不管,得先處理你們法輪功。10月20日偷偷把趙國雲判了十年,沒有通知家屬。定我兩年教養,7月14日因大流血,他們用擔架把我抬回家。這期間派出所經常來家騷擾。

11月20日我兒子王亮又遭綁架,警察搶走大法書師父像,把別人放王亮處的電腦和打印機都搶走,王亮的手機和家裏的鑰匙也被惡警搶走了。我和兒子不在一塊住。11月24日來一幫惡警問我:王亮的東西是誰的?我說不知道。我一概不回答他們的問話。他們也不放過我,然後把我送馬三家了。

王亮被帶到國保大隊,雙手銬在椅子上,48小時不讓睡覺,用鐵棍捅他的肋條,用煙頭往鼻子裏塞。杜德增用鑰匙鏈往臉上抽,往臉上澆水,刑訊逼供48個小時,沒逼出他們所要的東西,送看守所,關了40多天,王亮被判了三年教養,送朝陽西大營子教養院。

家裏負擔太重了,都壓在王俊儒一人身上,精神受到嚴重摧殘。每天上班還要照顧孫女上學,洗衣做飯,還要分三處去看望我們。因放棄了學法煉功,2006年因肝病離開人世,死時58歲。

共產邪黨把警察培養成流氓。橋北派出所的警察利用職務之便把我家搞的家破人亡,他們可以隨便抓人打人抄家搶劫,用共產黨給他們的權力來迫害人民,幹著法西斯的事情。他們公然說:「共產黨就是不講理」;「哪來的人權!你還要人權,要是有人權你能上這兒來嗎?」這真是應了老百姓說的那句話:過去土匪在深山,現在土匪在公安。

我被送進馬三家。一開始根本不讓你和別人接觸,三四個邪悟的圍著你跟你講,不讓回室裏。在三角庫房、樓道、廁所,邪悟者圍著你跟你講。不轉化的被吊在廁所的暖氣管子上,有的用電棍電,有的用繩綁上盤腿六到八個小時不准拿下來,把大法弟子的腿盤得走不了道。吃飯排隊時看她們一瘸一拐的很多人,我問她們怎麼那麼多腿瘸的?邪悟者還陰陽怪氣的說:她們都是堅定的。大法弟子被迫害時喊「法輪大法好」,警察和邪悟者就用擦地的髒布去堵嘴,有的給關進一樓的小號裏。有一次,有一個大法弟子被關了一個星期,用鐵鏈子扣在鐵凳子上,吃、拉、尿都在一個屋子裏。

因為怕心和執著,我又邪悟了。心裏的怕,加上精神上的痛苦,那種苦是無以言表的。直到我被放回家後看大法書和師父的經文,從新從邪悟中解脫,回歸到大法中來,這種痛苦才逐漸消失。我們煉功堅持真善忍沒有錯,憲法不是說信仰自由嗎?我們犯了國家哪條法律?他們才是真正的犯罪,事非顛倒。我們修真善忍,做好人好事,心靈得到淨化,身體素質得到改善,明白了做人和做好人的道理,於國於民於自身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卻被江氏邪惡流氓集團和共產邪黨迫害得家破人亡妻離子散。甚麼是善,甚麼是惡這不是一目了然嗎!善惡到頭必有報,這是恆古不變的道理。

在這裏我要講一個叫李敬義從瀋陽轉過來的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情況,她家是大連的。瀋陽的教養院解體,李敬義被轉到馬三家,她直不起腰。我問她腰是怎麼弄的,她就告訴我:在瀋陽勞教所隊長讓普犯打她,逼她轉化。那個普犯為了爭取減刑,提前回家,就滅著良心殘害她。她把她吊在暖氣管子上,擁她的頭往牆上撞,鼻子嘴都撞出血,噴了一牆。還用塑料瓶子插入她的陰道,拔出來再放入她嘴裏。普犯一邊這樣幹一邊說:「我也不願意這樣幹,但是我想早回家。」共產黨就是這樣「春風化雨」轉化法輪功弟子的。那兩個普犯帶著罪惡得到減期回家了,邪惡說他們「立功」了。教唆人泯滅良心做壞事、損人利己這是共產邪黨的看家本領。這樣的邪黨、這樣的流氓集團操縱著國家機器國家還有好嗎?這樣的邪黨、這樣的邪惡,反天、反地、反人類,天還不該滅它嗎?

《九評共產黨》揭露了共產邪黨的本質,我們全家通過看《九評》才從對××黨的迷惑中解脫出來。現在退黨大潮洶湧澎湃,天滅邪黨已經開始,天在滅共產邪黨,退黨保平安已經迫在眉睫。注意,是天滅,不是人滅,誰也阻擋不了。只可惜那些對共產邪黨執迷不悟的善良人,他們是無辜的。願天下那些對共產邪黨仍執迷不悟的善良人趕快看《九評》,識真相,退邪黨,保平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