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家所經歷的一些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八日】我們是1996年走入大法的修煉行列的,通過學法煉功,身心得到不斷的昇華,深感恩師的偉大,佛法的神聖,使我們找到了回家的路。

可那邪黨江澤民一夥控制媒體謗師謗法,不讓我們修煉,我們就去北京,去省裏,去市裏討個說法,省、市領導說是中央決定的,他們說了不算。後來,我們就去北京信訪辦,反映修煉大法的好處,可還沒等把話說完,他們就開始抓人,根本不講理,「信訪辦」成了「抓人辦」,警察公開說只要為法輪功上訪就抓人。我女兒唐偉紅就是這樣被他們抓走了,並且還搜身,把隨身物品,《轉法輪》的書及錢全部搜走。

99年10月25日警察非法把我女兒從北京劫持回佳木斯後,勒索家人要5000元錢,家人不給就管單位要錢,單位給拿了5000元錢,然後單位領導扣發了全車間職工的全年生產獎金。這給修大法的人和常人之間製造了矛盾和仇恨。而且把我女兒開除了工職並非法勞教兩年。勞教時讓單位給寫鑑定,單位車間領導把我女兒的表現如實的寫了,上邊說「不行」,單位人員只好胡編亂造的瞎寫一通,這叫甚麼事,××黨就這麼不講理,把好人說成壞人。

我女兒修煉後,身體健康了,按真善忍做好人,沒有甚麼錯;××黨為甚麼跟好人過不去,現在知道了××黨的本質就是邪惡的。

99年我當時去省政府反映情況被非法押回佳木斯後,片警董廣明每天都到家或打電話騷擾,並到家裏強逼抄寫他們寫好的謗師謗法的「保證書」,不寫就抓人關押,強姦民意。這也太缺德了。我女兒由於堅持信仰,兩次被非法拘留,兩次被非法勞教,多次被非法抄家,警察經常騷擾。

我女兒第一次勞教期滿後,多次找廠領導要求恢復工作,領導不給安排。後來我女兒得到一份國務院發的文件,關於對離、退休職工和在職人員因煉法輪功開除工職及停發養老金,給恢復工職和補發養老金的通知,就去北京國務院辦公室討個公道,國務院辦公室不法人員把她抓起來,經了解是因工作上訪的就把她們給放了。回來後多次和廠裏交涉,才給安排了工作。工作是清掃領導辦公室和會議室及廁所的衛生,每天都在領導的監視下幹活。惡警還多次到家裏騷擾,有一次惡警到家問煉不煉了,我女兒說這麼好的功法怎能不煉呢。就因為一個「煉」字就被拘留18天,而且還抄了家。出來時強迫交了400多元錢,並且還讓按他們寫好的保證書抄寫完才放人。共產邪黨不讓人身體健康,不讓人做好人,真是邪惡至極。

2002年4月,一夥惡警到我女兒廠裏找她問還煉不煉法輪功,女兒說個「煉」字,就又被拘留抄家,一個月後又被非法勞教兩年。這次勞教,我女兒被迫害的奄奄一息時送醫院搶救。檢查病時管家裏要了700元錢,住院看病花了3000多元,在醫院裏白天黑天都有警察看著,就是不放人。後來身體稍好就被強行押回勞教所繼續迫害。

我們到勞教所看望時,勞教所百般刁難,有時不讓見,有時拿去的東西不給往裏送。我們做父母的在精神上、身體上、經濟上都受到了極大的傷害。我女兒在勞教所每天被強迫幹十幾個小時的活,吃的是發霉的食品,喝的是無油的菜湯。一切行動都受到限制。只要說個煉字,就被關小號,綁死人床,上大背銬,不讓睡覺,不讓上廁所等等。每天挨打受罵是家常便飯。

後來女兒在勞教所被迫害的不行了,我大兒子又花了5000多元錢找人辦了保外就醫才被放回家。放回家時,兩條腿走起路來都困難。身體好一點去找領導要求上班,領導讓她必須寫不煉的保證,我女兒堅決不寫,並和他們講道理、講真相,他們就是不聽,還不給安排工作。女兒為了生活只好到外面打工。

以上就是共產惡黨對我家的迫害經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