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救了我全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四日】我從小就是個身體不健康的女孩,聽媽媽說我剛生下三天時就開始生病,請來好多大夫都不知道我得的甚麼病,最後大夫都請不來了。媽媽知道我活不長了,除了哭也不再管我了。我在不死不活中一天天的挨著日子,媽看我五六歲了還不會哭,她也只是哭,除了哭就是罵我。後來爸爸又請來一個神婆還是看不好我的病,媽媽又哭,這個重男輕女的神婆對我媽說:「她嬸子啊,別再哭了,即使死了不就是個小妮子嗎?」我媽這樣一個普通勞動婦女一點辦法也沒有,就知道哭。爸爸又從另一村請來一個神漢,那神漢說我生風,燒了不少的香,我的病依然不見輕。

我在媽媽的哭聲和罵聲中一天天、一年年成長著,也沒像神婆說的死去,但我不知道「死」了幾回了,因為我沒有記憶,普通的跳牆玩,別人都沒事,唯有我一跳就摔的昏死過去,看到大口井也敢跳,聽媽說我還跳過山崖。後來,長大後出來打工,不知道我每月發多少工資,幹三個月的活人家給我一個月的錢,我也不知道多少,到哪裏只知道幹活。我家離打工的地方有幾十里路,我來回都騎自行車。有一次撞到了路邊的大石頭上,摔在地上昏死在溝底裏,有認識我的人路過都不救我。我曾想:像我這樣的人應該早死早利索。我除了幹活,沒有同齡人的歡樂,別人所有的愛好我都沒有,人人都離我遠遠的,不敢靠近我。

也許是緣份到了,大約是一九九七年吧,我所在的工廠裏有法輪功的煉功點,我就想看看到底是甚麼,就花了十元錢請了一本《轉法輪》,慢慢的我被書中的內容所吸引,思想也有了意識,但我不敢到煉功點上去,因為我只上了幾天學,一年級語文只學了三課,不是父母不讓我上,而是我一上學就頭疼,煉功點上別人都是一人一段念的很流暢,我怕丟人現眼,一次也沒去過,只在宿舍裏有空就看,遇到不認識的字有時問常人,人家也很煩。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我所在的城裏到處都有煉功點,我有時就聽別人念,慢慢的我也把《轉法輪》念下來了,更可喜的是我的胃病、腰疼病、頭疼病也不知道甚麼時候好了,我渾身有勁,一身輕,成了一個健康的人,只有我自己知道,別人不知道。

我現在的對像家裏窮的沒人跟,有一次好不容易說了個媳婦兒,人家要「萬裏挑一」(即女方家要一萬零一元彩禮錢),可他家拿不出來,就黃了。因為都知道我從小就一身病又傻,也同樣沒人敢要,最後別人就把我倆說合在一起了,當時他家花了多少錢,我連問都沒問過,結婚的嫁妝都是我媽買的。

我雖然是個傻子,但我從不打人、罵人,也從不要別人的東西,就是自己多災多難,有時是很殘酷的。但自從學了法輪大法以後,我身上起了可喜的變化,隨著不斷的學法修煉,我的身體也長高了,臉色也由蠟黃變的紅潤起來。如今我的女兒都六歲了,我們的生活也比一般同齡人還富有。我每次回娘家,那些想看我們笑話的人都看我的臉,確實是越來越好了。

由於我的巨大變化,如今我爸媽、婆婆也都走入大法修煉中來了。在此,我想向全中國的老百姓說句心裏話:共產邪黨稱自己是甚麼大救星,純粹是騙人的,電視上攻擊大法的一切「新聞」都是假的,只有法輪大法才是真正救人的高德大法。如果不是修煉了法輪大法,我沒有今天的幸福生活,師父救了我的命,也救了我們全家的命,我無以回報。由於自己沒有甚麼文化,直到今天我才托功友寫出來,想告訴全中國的老百姓,不要聽信共產惡黨的欺騙宣傳,不要相信電視上江氏流氓集團導演的「自焚」影片,師父把萬古不遇的宇宙大法傳給我們,是為了救我們的命。醒來吧,多災多難的中國人!我以個人的親身經歷,請你們相信: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善待大法就是善待自己。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