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如何走進大法的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一日】二零零五年初冬,我右腎長了肉瘤,雖然做了切除手術,但病情不但不見好轉,卻一天天加重,且左腎也開始感覺疼痛。因擔心左腎也被切除,整天緊張的渾身發抖,血壓由100/160升至120/210,白天、晚上吃四片安眠藥也未睡著過。來看我的人都說:病不重精神先垮了,這樣可能熬不過臘月!家人親戚急的團團轉。送縣醫院不收,叫送精神病醫院。後來去了省城,醫院教授看了片子後說,瘤子長到骨頭裏去了。我聽後二話不說,堅決拒絕治療,因為那是人財兩空的結果。回家上吊幾次,都被精心的人救下,安眠藥也被他們控制按份量發著吃,於是我只能忍著疼痛哭著等死了……。
  
一天,我在門口曬太陽,一位老年人看我瘦的不成人形,告訴我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病就能好,還說李洪志老師是真佛,法輪功是被誣陷冤枉的。臨走時送我一個護身符。

我是到廟裏皈依了多年的居士,為了治病向各地大小廟宇捐錢捐物幾千元,結果丟了一個腎還落個快死的結局。由於受惡黨的毒害,我本來對法輪功的印象不好,聽了她的話,我對法輪大法有點同情,於是抱著試試看的態度,每天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喊著師父的名字,跪著求師父快快救我的命。求啊,求啊,越求病越重,越求越怕鬼,一個小房間整天亮著兩個100瓦的電燈還不能讓人走開,床底下、天花板上到處打的嘭嘭響,東西存放的好好的也無緣無故被丟到地上;特別是晚上,床頭怪哭怪叫聲不斷,有時還壓我的身體,用剪刀攪我的頭,用小鐵片刮我的腳。我一見到大小鐵器就怕,不敢睜眼睛。常常四肢無力,喘氣也感到困難,穿衣、吃飯都要人扶著伺候。我想,是不是廟裏的菩薩不要我學大法,或者是沒有緣份該我命絕?於是打電話叫來那位老人,說無效,把護身符還給她。那位老人見狀也急,又找來他們中的另一位男同修。經了解情況後,他說:「站在我們大法上分析,我覺得你的病和家裏的響動,一是有你前世的原因,可能欠過命債,那些是冤魂;二是有今生的原因,你到處上廟求這拜那,現在廟裏不乾淨,只會招來麻煩!當然這一切我們的師父都能解決,但必須是專一的、誠心的,無求而自得。你雖然口頭上念了法輪大法好,可是你沒有真正動心,我的師父說,『你放不下那個心,你放不下那個病,我們甚麼都做不了,對你無能為力。』(《轉法輪》)你甚至放不下以前所拜求的那些雜七雜八的所謂師父,我們師父想管你也插不了手哇。」聽他這樣一說,覺得很有道理,心裏不覺燃起了新的希望,於是按照他的提議簽立了下面這樣一個簡單而又懇切的文字誓約:

「從今天開始,認定李洪志老師為我唯一的師父,以真善忍為標準做人,並請李老師加持我,清除我以前所拜求的一切邪魔爛鬼和邪靈附體。發誓人:某某某(真名)」 

他們走後,我叫人送走了佛像(現在才知道那實際上沒有開光卻有附體的),再把上面這份文字好好謄寫貼在牆上,每天念幾遍。

第二天,我就覺的身體發燒,晚上睡覺更是燒的不行,可用體溫表檢查又不燒。當時還不知道是師父已經正式管我了,正在給我清理身體。再就感到左腎也不痛了,接著幾十年的頭痛也不痛了,神經衰弱也好了,一覺居然能睡到天亮。特別是房間裏成千上萬的叫聲、打鬧聲也沒有了,一個人睡在床上關燈也不怕了。---這真是奇蹟,以前不敢想像的奇蹟!

過兩天,我再接過功友們送來的《轉法輪》,倍感親切,看見師父的像,我淚流滿面,只恨自己得法太遲!不過,值得慶幸的是我終於得法了!在我生命的絕望時刻,也是在人類走向末劫時期,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更給了我美好的未來!

以上的事實是我近兩年的親身經歷,沒有丁點虛構;以上的文字是我近兩年的肺腑之言,沒有丁點浮誇。可是李老師這麼好這麼正的師父、法輪功這麼好這麼正的功法,八年來在中國大陸卻被官方一直一言堂的誣陷著,打壓著!天理不容啊!親愛的朋友你知道嗎?明白真相是緣,善待大法有福! 

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