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了大法就是我的福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7月3日】這是我對正法修煉中的一點體會與自己的一段小故事。

我是在1998年得法的,得法前我所在的單位是建築部門,長年累月在外面建大樓。那年我幹活時經常看到一幫一幫的在練各種功法。可是我只對法輪功感興趣,也可能我與大法有緣,正巧有一天我在工地歇息時,一個臨時工向我詳細介紹了法輪功,因為我的病很多:兩側腎結石、嚴重的類風濕、經常腰疼等,每年掙的錢除了看病就是買藥,卻常處在痛苦之中。我決定試一試,同事借給我《轉法輪》,當時因為單位工作很忙,只是每天看幾頁書,這樣看了快一個月還剩了幾頁看完時,我突然間就像得了重病一樣,渾身上下哪都冷,從心裏往外冷,一連半個多月都不好,因我這時已看了書,懂得修煉人沒有病,是淨化身體,師父講:「我們這裏也不講治病,但是我們講整體調整學員的身體,使你能夠煉功。你帶著一個有病的身體,你根本就不會出功的,所以大家也不要找我治病,我也不做這件事情。」(《轉法輪》)所以我再難受也堅持不吃藥。有一天我實在堅持不住了,我就和領導請了假。回到家蓋了厚厚一床被想睡一覺,可是怎麼也睡不著,這時我想起來了借的書,還有幾頁沒看完,心想快點兒看吧,明天好還給人家。想到這兒,我拿起書不一會兒就看完了,躺下就睡著了,這一覺睡的特別香,醒來後我全身的病都好了,哪兒也不難受了,我自己悟到書要早點看完可能我早就好了,師父給我消去了那麼多的業力,我從心裏感激師父!本單位的同修幫我請了《轉法輪》《法輪佛法 大圓滿法》《在悉尼講法》,從那天起,我終於自己有書了。

從那時起,我參加了集體學法煉功。還記的我第一天學功時特別激動,尤其是抱輪時,我的眼淚怎麼也止不住,當時我也不明白是怎麼回事,後來通過學法我才悟到,那是我明白的那一面在激動。

1999年720,江氏流氓集團在全國發起了對法輪功修煉者的殘酷迫害,製造驚天謊言,迫害堅持「真善忍」的好人,我的心裏真難受。我想不管怎樣,我不能把法扔掉,還在堅持學法煉功。可是後來,面對邪黨瘋狂的打壓、抓捕,我由於膽小,家裏人也不讓煉,我竟嚇的不修了。因長期不學法,慢慢的對法的認識越來越遠,對正法也不能理解。

慈悲的師父沒有放棄我,還在一次次的給我機會,從新捧起法來學,我清醒了,再不醒,萬古機緣就要錯過了,後悔也晚了。通過閱讀明慧週刊,看到同修們都在做好師父講的三件事,我很慚愧,更加下決心要從新修煉。

剛開始出去發真相資料時,心裏膽膽突突的,害怕被別人看到,怕心很重。通過認真學法,我明白了,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呢。這時我膽大起來了,很順利的把真相發出去了,以後每次從同修那裏拿的真相我都按時發放,請師父放心,我會越做越好。

我以後更應加倍的學好法,做好「三退」,收救要度的眾生,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