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經波折終得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5月13日】5月13日是世界法輪大法日,也是師父傳法整整十四週年的日子。作為一個得法僅一年多的新學員,我把自己得法的經歷寫出來,以鼓勵那些還在世中徘徊的人,千萬不要一再錯過機緣。同時感謝師父的洪大慈悲,並與同修共勉。

在國內時我曾被中共各種媒體攻擊法輪功的鋪天蓋地的宣傳所淹沒。我不相信這些所謂剖腹、跳樓、自殺和殺人的報導,這明顯是一種宣傳、強加給別人的感覺,我歷來討厭共產黨虛假欺騙的一套。儘管我不願關心政治,但我根本也沒有意識到這是文革之後的又一場血雨腥風。跟信得過的老同事私下打聽,他說「政府太沒水平了,人家群眾只是沒錢看病,祛病健身而已,何必呢?」我還想問,可他再沒說甚麼。

然而,儘管我沒相信這些欺騙宣傳,但我的一些感覺,比如說師父受教育程度不高等等,成為我當時沒有更深入的了解法輪功的一個障礙。跟所有的世人一樣,我當時迷信科學,崇拜變異的所謂現代文化,熱衷於追逐所謂時髦。

我記得就在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之前的一兩年,大約是97、98年,有一天我從單位出來,走在榕樹林蔭的路上,抬頭突然看到了浩浩蕩蕩的遊行隊伍,前排高舉著「真、善、忍」三個金光閃閃的大字迎面而來。遊行隊伍的人的服裝感覺不是我所在城市的人,我剛這樣一想,這個景象立即就消失了。我並沒有多想這事發生在哪裏,但「真、善、忍」三個金光閃閃的大字卻映在了我的腦海裏。我也立即明白了這是法輪功所倡導的。

但由於自己變異的思想,過後我沒去真正了解一下法輪功,卻可笑的想:「真、善、忍」雖好,可現在的人誰相信這個呢?現在講這些太落伍了吧。就這樣我在國內時辜負了師父的苦心,錯過了得法的機緣。

2003年9月,我們全家移民來到了加拿大多倫多。2004年8月的一個週末,在我們從超市出來回家的路上,碰到一位非常面善的老阿姨,過馬路的時候她遞給我一張傳單,我高興的接下來了。

邊走邊看,原來是華人舉辦的秋色遊園的活動。我很樂意去,移民加拿大快一年了,還沒看到過比較大型的華人舉辦的活動。但我並沒有注意到舉辦者,只是被精美的圖案吸引。回家再仔細一看,才看到舉辦者是法輪功學員,字體雖然小,可我腦子裏還是一震。法輪功看來不僅在海外存在,還挺壯大的。我們馬上決定一家三口全去。可當時先生得到了一個在漢密爾頓工作的機會,馬上就要出發了,正好錯過了這次遊園。

我雖有所失落,但並沒有去多想。兩個月後,先生無緣無故的失去了在漢密爾頓的工作,回到了多倫多,但很快就又找到了一分滿意的工作。我們在加拿大的生計終於穩定下來了。但我申請麥克馬斯特大學(位於漢密爾頓)準備上學的計劃也落空了。

一天我在網上溜達,我電子郵箱的垃圾箱裏出現了法輪功學員發來的一份郵件。我雖然看到了,但還是習慣性的把垃圾箱一下清空了。但刪除後我就開始後悔,是的,我仔細分析了一下自己的情緒,我是因為刪除了法輪功的郵件而後悔,可找又找不回來了。

這時我開始有點想立即找到法輪功的書,看看法輪功到底是甚麼,為甚麼國內沒有了,國外卻又發展起來了呢?我立即開始在網上搜尋,儘管我不知道他們有沒有網站。有一天,我終於通過別的網站連接到了一個叫大紀元的網站。無意中我發現下面友好鏈接中竟有法輪功的網站,我終於找到了。

一看才知道法輪大法從92年就開始洪傳了,已經13年了。我現在簡直就是在搭末班車了,我不顧先生、室友(當時我們和另外一家人合住)的強烈反對,開始看師父的講法、錄像。真是相見恨晚,同時為我以前多次錯過真正了解大法的機會而深深後悔。

我一向對世間的事情不以為然,同時也養成了很大的惰性。從網上我了解到有一個煉功點,但不算近,又是冬天,心想春天再說。得法3個月了,只是自己在家學法,看著師父的教功錄像自己煉功,不願立即參加到證實法活動中來,還以自己對法理解不深、是新學員為藉口。

慈悲的師父沒有落下我。不久師父就在我似睡非睡中鼓勵我發正念,醒來我立即照著做了。感覺太好了,強大的能量包圍著我,我看到江魔頭被我滅掉了,我從此就開始發正念了。

天氣轉暖了,一天早晨我和先生開著車,像是有人指引似的,我們一下子就找到了煉功點。

煉功點的同修很好,立即教我們動作,我才知道先前自己在家煉的動作有很多錯誤,才知道師父講的煉功環境的重要。以前我也一再看到過這段講法,可惰性擋住了我。長久在人中養成的惰性是我得法一年多來使我不能精進的一個障礙。不管怎樣,我終於找到了大法,找到了我們的家,踏上了回家的路。

2005年5月20日,我終於親眼見到了師父,聆聽師父的教誨。我覺得我再不能辜負師父的慈悲,我也要助師正法。就這樣我參加到大法弟子證實法的洪流中來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