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俄羅斯學員得法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5月10日】我想說一下我得法的經歷。我是這樣進入法輪大法修煉的:在一家食品店的報欄裏我拿到了介紹法輪功真象的報紙,拿回家後就把報紙給忘了。過了一個禮拜後,那份報紙從堆滿東西的桌子上掉了下來。我本想把它扔掉了,可站起來就像給定住了一樣,從原地移動不了。我把報紙留下了,那天已經很晚的時候,我決定看看到底是甚麼報紙。我讀了報紙但無法相信我的眼睛。我總覺得,迫害這樣的事情在以前是可能出現的,但絕不是現在的時代。漸漸的,我由不相信轉為同情,內心感受到了痛苦。因為當時已經很晚了,所以我決定明天就馬上按照報紙上註明的聯繫方式打電話。

中國所發生的迫害法輪大法的事情讓我感到不安。我想如果傳出的法伴隨著被迫害、被誣蔑攻擊,就說明這個法一定是真法。如果邪惡找修煉人的麻煩,恰恰說明這個功法有著光明的力量,這也是我盼望已久並尋找的。

第二天我按照報紙上的電話找當地煉功點負責人,結果他出差了。過了2天我得知那個禮拜日在公園裏就有煉功。禮拜日前一天晚上我怎麼也睡不著。感覺全身發冷。整夜被折騰的睡不著,到凌晨4點多才睡了。當時做了個非常清楚的夢:在我家裏來了個黑人。我堅定不動搖的指著門讓他出去,他不敢不聽我的話走到了門邊,丈夫抱著孩子在他邊上站著。那個黑人驚奇的看著我。我感覺到,他開門能撞到我丈夫和孩子。我的眼神更加急切的看著他。他走出去了,但回頭看了看。我用眼神命令他離開,他轉過去開始下樓梯。我關上了門,這一刻我醒了過來。我感到暖和還有平靜。可能這是第一個考驗。醒了後我收拾了一下就去煉功點了。

第一次煉功我就感受到了能量流充滿了全身。感到很熱。我覺得我好像燃燒一樣。煉功後身體特別輕鬆。從那一刻起我就明白我非常需要這個法,我想學法輪大法。2個月後我過的關就不是在夢中了。通過我的丈夫來考驗我對修煉大法的信心。我從煉功點回到家,和往常一樣天很晚了,我們說了些話,我的丈夫竟然說大法不好的話。

我聽著很難受。在認識大法前我讀了很多其它的書,也經歷了很多。想到大法給我開啟未來的更高的階梯,可我還沒來得及開始,難道就要廢棄?這個想法讓我非常難受。那一刻我對大法動搖了。我的心好像被撕裂了一樣,覺得周圍黑洞洞的,像要死亡一樣的感受,覺得我在世上再沒有甚麼生存的意義。我想到大法,來自大法的能量的光芒開始充滿我的每一個細胞,我認識到我此生目地就是為了大法而來,我知道我不能沒有大法,而這一生並沒有其它好留戀的。想到這些後,我身體裏感覺到很強的能量流,我感到我也是大法的一部份,感覺到我真真正正的生存:放射光芒,照耀周圍的一切,清理所有空間場,純淨了每一個粒子。那瞬間我感到無比的輕鬆和舒暢。

這之後我已經不再對大法懷疑了。第二天早上我丈夫和我說,他昨天不知道怎麼了,同時他也接受大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