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可以救度任何一個人(譯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3日】我是北加州的一名學員。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我得法的過程,並用我不太豐富的詞彙量講述得到這部大法對我來說所具有的非凡意義。為了說清這個問題,我必須先講一下我在修煉法輪大法以前的人生經歷。

從小到大,我的生活飄忽不定,從來沒有在同一個地方呆很久。我的父母離異,兩人都經常搬家。我從來不覺得哪一個地方是我的家。我曾住在獨門獨院的房子裏,住在車裏,住過簡易房(譯者註﹕即可用大車拖的活動車房),也住過公寓。我很不容易交到朋友,常跟人打架。在家裏我總是做錯事,常被趕出去跟親戚住。我十三歲那年開始嘗試毒品,也不再上學。家人把我送到一個以野外求生的方式來糾正不良習性的地方。記得有一次大風雪,我們和嚮導走散了。我當時真以為我死定了,心想,「如果我現在就死去了,我會上天堂嗎?」從那以後,我決定盡我所能去探索人生精神上的東西──我念聖經,一些佛教、道教的書,以及任何我可以找到的講述超自然經歷,玄妙現象的書。我也不去學校,每天就只研究這些書和吸毒,心裏總想著「我究竟能不能找到一條至高無上的道路呢?」

在我得法之前的幾年,我的哥哥和叔叔自殺死了。祖母患癌症去世,母親也酗酒而死。我變得十分消沉,幾乎沒有神志清醒的時候,沉湎於各種罪惡之中,對很多事情都漠不關心。可是不知道為甚麼,我並沒有停止對那「至高無上」的道路的追求。2003年3月,我21歲,那時我剛對氣功發生興趣,我走進了一家書店想找一本這方面的書。在我面前看到一本《轉法輪》,封面上寫著「系統教授法輪功」。我想:「法輪功,聽起來像是一種氣功。」但當我讀完目錄,我知道這是一本引導人開智開慧的書。書在手裏,口袋裏錢又不夠,我只好偷了這本《轉法輪》。

讀過《轉法輪》之後,我不再吸毒,也不再消沉沮喪,不再打架或講髒話,也不再偷東西。我知道在學法前,我只是個「大學裏的小學生」,我把那些「小學課本」都賣了,然後回到書店,告訴店員我偷了他們的書,並買了兩本書來替代我偷的那本,以彌補他們的損失。我終於找到了那條「至高無上」的道路。

我不再是我們家的敗類,我和家人的關係大有改善。有一次我在發正念的時候,一個弟弟對著我做鬼臉取笑我,另一個弟弟看到了說:「你不應該這樣取笑他,是法輪功讓他變好的!」有一次我在車裏放師父第一講講法給父親聽。通常如果某些事情不切實際,或不合乎一般的邏輯,我父親總會認為它很怪異。可是這次他聽了很久也沒作聲,最後他說,「這是很好的準則!」這對我來說簡直是個奇蹟。

我過去的那些朋友現在很崇拜法輪功,他們很欽佩我能摒棄那些不良嗜好,他們也想改。有一天一個朋友從花店送來一束含苞待放的花,我把它們放在客廳的一個花瓶裏,緊接著就和另一個同修一起學法。當我們剛念完有關植物的那一講時,我一抬頭髮覺所有的花都開了,我想起佛教中有個故事說當佛傳法的時候,花兒會綻放。

每天我都悟到一些新的東西,我對師父和大法的感激是無以言表的。不只是因為我修煉大法而得到健康,也不只是因為我從沉迷和消沉中被解救出來,也不只是因為我和家人的關係改善了,而是因為大法拯救了我這樣一個人。在沒有任何其他東西可以拯救我的時候,大法改變了我。大法可以救度任何一個人。

當我聽到有人因為修煉法輪功遭受酷刑甚至被殺害時,我簡直不敢相信我的耳朵。我很清楚那是邪惡在作祟。在歷史上曾經發生過的所有傷天害理的事情中,這是最邪惡的一樁。對我來說,大法代表著所有的純和善,所以當同修告訴我現在是正法時期時,我很快學會了發正念。我到中國領事館和斯坦福大學和同修們一起發傳單。有很長一段時間裏,我是我住的地方唯一的學員,我必須認真負責,通過任何可以想到的方法來講真象。我希望我能做得更多。我認為每一個人都應該知道真象,包括乞丐和那些吸毒成癮的人。每個人都有希望。

我想要告訴在座的每一個人,儘管我不知道你的名字,我覺得你們都是我的家人。我們一起學大法,你們每一個人都比我的家人更理解我。在這人世間能和你們在一起是我的榮幸。我期盼著能返回我的家園……

(2005年舊金山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