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為飛行員的我是怎樣得法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7月22日】小時候,我一個人常常想:人要是不死該有多好。七歲時當聽到有人說氣功表演時,我就非常的好奇。

長大後我成為了一名殲擊機飛行員,由於這種職業對身體素質要求很高,飛行部隊每天幾乎都有一小時的運動時間,我就利用這個時間練氣功。那時我對武術氣功特別的感興趣,幾乎只要是與氣功武術方面的書都要看,還利用休假時間千里迢迢去尋訪所謂的名師,結果冤枉錢花了不少,甚麼也沒學到,身體也沒煉好。後由於心臟、胃病、中耳炎等身體原因停了飛,在部隊從事政治工作。

我清楚的記得,當我第一次看到《轉法輪》是在一個書店裏,我當時看了一下就想:現在氣功書也太多了,誰知管不管用?就放回了原處。九七年的一天,我到一個朋友家去串門,看到他家中掛著的師父法像、法輪、還有《論語》。當我看到師父《論語》中:「『佛法』是從粒子、分子到宇宙,從更小至更大,一切奧秘的洞見,無所不包,無所遺漏。他是宇宙特性『真、善、忍』在不同層次的不同的論述,也就是道家所說的『道』,佛家所說的『法』。 」這段話時,心想沒聽誰講過這麼高深的話,師父的《論語》一下子開啟了我想聽一聽學一學的想法。那幾天朋友家中正好在放師父的廣州講法錄像,每天放一講,我就隨著人家從第二講接著看。

第二天中午午飯後,不一會我就覺著天旋地轉,很像是重感冒的感覺,後又吐又瀉,心想中午也沒吃甚麼特別的飯菜呀,還拿出體溫表量了量,體溫也很正常(當時不知道這是師父給淨化身體),就在床上想一會還要看錄像,能不能去呀?過了一會輕了許多,就來到朋友家,我一說前面的現象,他們說這是師父在給清理身體,是好事,我當時將信將疑,這種情況持續了幾天,就過去了。那幾天我時常在夢中夢見自己開著直升飛機往上升,但總也飛不高。

從此後,我以前的心臟、胃病、中耳炎、還有後來常犯的偏頭痛統統不翼而飛,真正感受到甚麼叫做身體好和無病一身輕的感覺。

通過以後的學法和實修,我認識到自己和其他得法的同修一樣,是世界上最幸運的人!對生命的意義、物質、宇宙的認識等等一切思索未解的謎題,全都明白了,我無論看見誰都想告訴他:快學大法吧!快煉法輪功吧!

然而,九九年七二零,那個不知天高地厚,膽小慾望大,邪惡愚蠢至極的江澤民,為了一己之私,動用整個國家機器,發動了對大法的打壓和迫害。然而我始終堅信師父,堅信大法。邪惡的一切所為只能使大法展現出更加光輝奪目的光芒。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