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得法的機緣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一月四日】我生在充滿貧窮和恐懼的六十年代,少兒時,說起來家裏是方圓幾里少有的富戶,但由於邪黨運動不斷,也只是窮得常常連稀飯都不夠吃,當時有人因缺幾口飯吃餓死了,有時,煮鍋白菜放點鹽或煮鍋紅薯就是飯,那時見了邪黨的軍警民兵和官員,往往都很緊張和害怕。

長大考學又參加工作了,單位上領導層並不是對群眾負責的,有的人可以說是人性快泯滅了,正派人,沒有關係的人,都是很難過的。有段時間,我身體很不好,吃藥見效也不大,當時單位因改革開始業務很難搞了,領導又貪腐揮霍和侵佔,生計很快要完蛋了,下崗的怎麼過呀,中國百姓的苦啊!

在一九九六年春的一天,一樁很令人不快的事,有人無理欺負我很厲害,心想是大家太窮了,精神境界太低了,這些人才為了個人利益如此沒良心的害人,可憐呀,假若我是個神,叫世上都過好,大家都自在幸福和樂地在一起生活多好呀,不禁想起了神話故事和修煉的事,那時就是嚮往當神,救世人出苦海,淨化靈魂,過的和樂幸福有意義,我不但沒對他們生一點兒恨意,反而想假如我吃很大苦能夠實現那個想法,我就是死了也情願,可惜,我不能,那時,我真是傷心的淚水直流。

夜裏夢到一個不知名的外地城市,不知怎麼得罪了那裏的地痞,他們總要找到我打我,我心裏很恐慌,沒親沒友的,連個躲身的地方也沒有,正在這最恐慌和無助的時候,一個身著黑西裝西褲和皮鞋,看上去比我年長一點,高大正派的漢子迎面向我走來,似乎他知道了我發生的事,便主動對我說,你不要怕,這個地方有我在,誰都不敢惹你的,誰要敢惹你,你叫聲我的名字,他們一個也不敢了,我一下子有了安全感,我想知道他是誰,他說他叫李--,吉林省---市人後,夢就醒了。

到了兩個多月後的七月二十日,夜裏又做了個夢,兩個披肩長髮穿白連衣裙的美女從天上飛了下來站在了我身邊,我們一見如故,她們挽著我到空中飛玩了一趟,心想,她們一定還有別的甚麼能力,有事了找她們幫忙還不錯,和她們交個朋友也光榮,就向她們說,以後我有事請你們幫忙可以嗎?她們愉快的答應了。下到地面後,我怕她們一去再見不到了,就一大膽,試著說出了想和她們誰談戀愛的想法,她們一聽善意的大笑了起來,瞬間揚起頭後,怎麼也看不到她們了。

正惆悵失意時,身邊又出現了一位長老,右手舉了一個盆口大小的彩色法輪圖形牌子。他主動對我說,我帶你回家,並把手伸了過來像拉小孩子一樣的拉起了我,很快地,我們穿過麥田和一段小渠坎上了一個筆直平坦的大公路,那公路像新修剛開通的,上面有行人,也有騎自行車的,也有大小汽車,就是現在這種社會形態,前方不遠,兩邊高樓林立,陽光燦爛格外光明。我們一路很少說話,我只是像不知事的孩子讓他拉著走著,我問他是誰時,他只說他是--大師。一上公路,他就指著前方向我說,前頭過去不遠就是你家了,我正準備和他走下去找,一下子就醒來了。

我是在一九九六年七月二十三日開始學法輪功的,由於前一天天氣熱和心情不好,天快亮了才睡了幾十分鐘,七點多了,太陽把屋都照紅了,媽媽叫我起床,只好起來下樓到了客廳,那時,我爸正在客廳外的院子跑步健身,媽就連聲說我還不如我爸,不知早起健身,我也開玩笑說我爸太笨,不跟潮流,幾十年只知那樣,不如有的老人,還知學個功哩,那練起來不出力流汗效果還好,很宜老人,其實,那個效果好不好,哪門功好我也說不清,只是以前從公園看到有的老人練得很專心,我從其神情猜測,效果一定比跑步好。我媽說,可咱們不會嘛。我說,不會到體育場看誰做就跟著搞,幾十天就會了呀,我們正在開這方面玩笑,我爸跑步完進來了。

我和他玩笑著續說著那事,說他太笨,不跟潮流。說來也巧,客廳前不遠處的大樹下放了一個長排椅子,平時,不少人在上班中總去坐在那裏聊天玩,我招呼來屋玩,人家總不好意思,叫都叫不來,可那天,有個人遠遠就直往我客廳門口方向走來,我招呼他進屋坐,他一點也沒客氣連聲答應著就進來了。他一進來,我就問說,你說跑步做老體操和功比哪個效果好,目地是為了讓他說功好,「羞辱」我爸,笑一笑樂一樂。他果然一口就說功好,當我問他甚麼功好時,他便向我們介紹大法,並示範著動作,我們一看就是簡單好學,我媽就對我說,我們去書店買他介紹的《轉法輪》,這本書當年都是國內正規大出版社出版,還被北京市評為過十大最暢銷書之一。

一讀那書,我的內心很祥和,渾身好像有股股熱流從上到下通透全身,很舒服,再細嚼人生,覺得為人處世就應是上面說的那樣才對得起天地良心而顯得有意義,哲理是曠世的深入淺出的,簡直是一部極佳的品行大典,我一下子才知道了那兩夢的含義和那書的份量,學煉以後,身體真是美妙無與倫比。我身體各種不適很快沒有了,精力體力好多了,就是在後來好長時間沒精進了,又為雜念和瑣事干擾,心性把握不好,身體有了不舒服像病了一樣的感覺時,吃藥也不好使,可一煉功就好了。

我媽和我爸他們也真是受益了,我媽之前是有種慢性病的,幾年看不好,一犯時,總疼不欲生,對吃飯也有重大影響,自那時起,很快也好了,至今,身體一直很好,沒花過一分醫藥費,我爸那時雖沒病,但自那以後至去世前不久的多年中,身體要好的多,沒花過一分醫藥費。可以說,我們不但在強身健體方面真是有了前所未有的收穫,哲理上的收穫更是世間任何別的書不能給的,我們的道德回升多了,大法不但是教人健身,而且是在教人做最好的生命,成就自己最大的福份。

我還有件神奇事,就是在剛煉的那三月內,見識到了大法的神奇,所以每早上五點十分前起床去煉功場上剛好不會遲到,便買了一個電子表,帶鬧響的,一響就起來,但也有做得不好的時候,但睡不到幾分鐘,就會聽到鬧鐘又響,拿起來看,鬧鐘開關都是打開的狀態,當時,表是放在桌上或床角甚麼人也挨不上的地方的,開始,我還以為是偶然失靈,但後來發現,我不睡懶覺就不再響,一睡就響,共睡懶覺七次,響了七次,我才知是怎麼回事,但那三個月過後,再沒出現過那種情況。感謝師父,決心要永遠修下去,做好當前應做的事。

希望多幾個生活閱歷深,學的好,能寫的人好好組織一下,證實大法是超常科學。師父甚麼都知道,時時在想著有緣人,為了世人得救吃很大苦,我們應該將自己在大法中受益的心得說出來,也說出洪傳是深入世人心,世人歸正是必然,也要向世人講清真相,陳述惡黨所做的事,讓世人認識其邪惡,趕快跟它劃清界限。

我的文筆不好,寫明了怕發不過,另外,想得到的要寫出來也不易。謝謝幫忙。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