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在武漢得法的日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七月二日】九十年代初,正是氣功熱的時候,當時我在武漢上大學,經常聽到一些關於氣功神奇的事情,自己很好奇,也想能學一門氣功練出點神通。後來學校裏來了一位「氣功師」,我懷著好奇的心參加了,有幾十人參加了這個班,辦班過程中,「氣功師」簡單的講了講功理,之後就教一些動作。當時我心中有很多疑問,總想向「氣功師」求教,可是「氣功師」不怎麼愛回答我的問題,很多問題都沒有答案,一個學習班下來心中一直很鬱悶,心想可能還需要多花一些錢,才能讓「氣功師」多教點東西。其實當時很多氣功班都是分幾個階段,需要交很多的錢,像我們當時的學生,根本沒有那麼多錢學氣功。我第一次學「氣功」的經歷就草草的結束了。現在想想,當時很多所謂的「氣功師」就是為了掙錢,雖然有一些小功能,但真正的法理根本就不知道,所以很多問題不是他不想回答,而是回答不上來。

九三年三月的一個週六,同學早晨打開收音機聽廣播,我去水房洗衣服,回來的時候看到幾個同學都圍在收音機旁仔細的聽,我也趕緊湊過去,原來是武漢的一個電台邀請法輪功創始人介紹法輪功,當時我被那神奇的功理和功效深深的吸引住了,只有一個感覺:太神奇了!節目中聽眾還可以打電話提一些問題,法輪功師父現場可以回答,有的聽眾打電話希望師父能幫助治病,師父就通過電話線幫助聽眾調整身體(師父講過在傳功初期為甚麼給學員治病的法理),到後來幾乎所有的電話都是要求師父給治病的。

我出於好奇就想參加師父的傳功講法班,當時師父辦的班在漢口,我的學校在武昌,比較遠,自己有些猶豫是否去,師父的傳功講法班已經開始兩天了,可我還是一直沒有下定決心去,到第三天的時候,有一股力量促使著我一定要參加師父的傳功講法班。就這樣我和三個同學一起去了。到現場時,其他的三個同學都很猶豫,先回去了(後來第二天才決定參加),只有我留下來參加了師父的講法班。

一進師父的傳功講法班,我原來對氣功以及人生道路中很多的疑問一下全明白了。這次師父的傳功講法班我沒有聽到開始的部份,但幾堂課聽下來,自己真的是知道如何做一個好人。我每天就是盼著上課的時間。

我每次參加師父的傳功講法班要先坐公共汽車到長江碼頭,之後再坐輪渡,然後轉公共汽車到達聽課地點,除了坐輪渡,其它我們都是「逃票」,兩堂課下來我就覺的不能「逃票」了,可其他同學還沒認識到,我就把大家的車票都買了。

每聽一堂課,我都覺的自己的心靈在變化,逐漸的,懂得了甚麼是「修煉」。在學習班期間,我真的感受到了法輪的旋轉,有兩天是師父給我調整身體,小腹部位特別疼,難忍的時候我就打坐結印,一下就不疼了,只要拿下來,肚子就疼,大概兩天就過去了。剛開始煉功的時候,有一次煉第二套功法,煉著煉著,一股熱流從頭頂一直灌到腳,別提多舒服了。

參加師父講法班的過程中,印象最深的是一個小女孩得了白血病,基本被醫院判了死刑,後來參加了師父的傳功講法班,完全治好,小女孩的父母非常感激,會上還送師父一面錦旗,表達對師父的感激之情。期間還遇到了一位阿姨,原來參加了很多氣功班,天目也能看到一些情況,她對我說,雖然參加過這麼多氣功班,但能像法輪功師父這樣把法理講透的只有法輪功師父一人,她下決心放棄其它功法,開始專修法輪功。

課間休息的時候,師父總是不厭其煩的給大家解答問題,有時候師父就在主席台邊上,很多的學員圍在那裏提問題,師父就一一的回答,每次我就站在旁邊聽。我來的晚,有些手印不知道怎麼打,有一次我來到師父身邊問師父怎麼打「蓮花掌」,師父手把手教會了我如何做。現在想起來,自己是一個多麼幸運、幸福的人,現在那一幕彷彿還在眼前。

對我來講美好的回憶更加激勵我勇猛精進,做好師父說的「三件事」,不要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