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是修煉中的一部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二日】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黨開始對法輪功的打壓,所採用的手段仍然是慣用的謊言加暴力,造謠、誣陷、製造假新聞進行攻擊等,毒害了不少世人。大法弟子的不修煉的家屬都不同程度的受到了矇蔽欺騙;邪黨的高壓株連政策所謂「看好自家的門,管好自家的人」層層下達,尤其是在「政治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的紅色恐怖下,家裏人都過著擔驚受怕的日子。單位也嚴控限制法輪功學員的人身自由。

我到北京證實大法被非法拘留,後被單位領回。單位在邪黨的強壓下,對我施加壓力。他們動用了單位的組織系統、人力、財力、物力對我進行強管,監視、跟蹤;對我的家屬施加壓力,把我和家裏所有親屬掛上鉤,同時把我們單位工作人員和我聯繫在一起,只要我有甚麼事,他們都跟著受牽連。這樣一來,家屬的壓力可想而知,每天都在邪黨的高壓下驚恐的生活。

我的這一大家子人想出各種辦法讓我放棄修煉。他們從來不讓我一人單獨做甚麼事,每走一步都得跟著,更不準我和同修說話。我沒有機會煉功,沒有大法書學不了法。這段時間我真體會到了一個大法弟子離開了法、離開了同修是多麼痛苦的一件事。

這樣的日子過了一段時間,我開始冷靜思考:我是個修煉人,法輪大法是宇宙的正法,在恐怖的壓力下就這樣放棄修煉了嗎?在三年多的修煉裏,從常人走入了修煉,師父讓我明白了大法中高深的法理,明白了許多以前不明白的問題;師父把我從地獄裏撈起來,洗淨,給我清理身體,給我下上法輪,把修煉的種子給我種上,把我們當作弟子帶,時時刻刻看護著我們,從對法理的感性認識上升到理性認識。我就在這樣的壓力下不修了嗎?我對得起誰呢,對得起師父的慈悲苦度嗎?漸漸的我清醒了,理智了。我用心對師父說:師父,弟子錯了!弟子要重新走回修煉的路,我要學法,我要煉功,我要真正的成為師父的真修弟子。我堅定了自己這顆要修煉的心,同修給我送來了大法書和許多新經文,煉功帶以及真相資料,就這樣我走回了修煉的路。

我努力學法,在法理中師父點化我作為大法弟子應該正悟的許多問題,我開始明白了講真相的重要性;明白了不能再讓邪惡的謊言欺騙毒害我的親人與世人了,我要把迫害真相講給他們,讓他們從邪惡的謊言中清醒過來 ,讓他們認清惡黨的邪惡本質。

面對我的家人,我開始對他們講真相,他們很怕,不准我說,也不聽。丈夫吼著要和我離婚。我給他們講真相,他們就打我、罵我,親人朋友們都不能理解我。我堅信修大法是正確的,三年多的個人修煉中是怎樣修煉過來的自己最清楚,大法教會我做好人,做更好的人,以致達到圓滿標準的更高境界的修煉人。在修煉中嚴格要求自己,改掉了沒有修煉前的許多不好的思想和行為,同時有了一個好身體。不管他們怎麼對待我,我仍然堅持著。孩子看到我煉功學法,就想方設法的干擾我,高聲的尖叫,把電視音量開到最大,我把門關上,他就打門。丈夫就更不用說了。就是這樣我仍然堅持學法、煉功、發正念,只要我有修煉這顆心,師父一直在我身邊給我安排好了一切。

通過對法理的正悟,我的正念一直在不斷的增強,我仍然堅持對我所有的親人、朋友講真相。剛開始他們都不理解,有些不接受,還給我設了許多的障礙,我沒有理會他們這一切,只要有機會我就講,一個一個的突破。最難的也就是我這個三口之家,每天煉功、學法、發正念都要在這個環境中。我在心裏對師父說:求求師父幫助弟子吧!我要修煉,我要突破,我是大法弟子,我要做好這一切,我不要他們阻擋我。就這樣師父給我安排了許多修煉時間。

我決定無論如何我得給他們講真相。丈夫那裏,每給他講一次他罵一次,弄得我心裏很難受。我決定先給孩子講,讓孩子清醒過來。剛開始孩子也不想聽,不願意聽,我一講他就大吼大叫,再講他就跑,我就追著給他講,現在想起來都是用人的那一套。就這樣過了兩年時間還是沒有講通。

一天,孩子就像生病了一樣,住進了醫院,可是查不出病因,醫生只有給他輸液,孩子躺在病床上很難受。這次我沒有動常人的情,而是慈悲的看著孩子,對孩子講真相,講因果關係,大法的美好,講邪黨迫害大法的罪惡。我把真相講完了,孩子也輸完液了。醫生說查不出甚麼病,就回家去吧。回家後孩子要在沙發上坐一會兒,我說行,我放自焚真相給你看吧。這一天孩子明白了真相。

孩子明白真相後,開始主動的幫助我。我認真的學習師父在各地區的講法,從法理中,我明白了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有著重大的使命和責任,我明白了我是帶著史前大願來同化法、修正自己、救度眾生的。我開始智慧的救度我身邊的親人、朋友、同學和一些不認識的人。不管多難,只要我有救人這顆心,我就會盡力的去做。在我救度世人講真相的過程中,許多人得救了,同時他們明白了大法真相也開始救人了。

隨著正法的向前推進,大法對大法弟子的要求也越來越嚴。心性要求也越來越高,我要面對的問題也擺在我面前。丈夫一直不願聽大法真相,同時也不准我煉功、學法,我的大法書都是換著地方放,只要被他發現就會被他毀壞掉。孩子用他的辦法幫助我,只要他父親一離開家,他就說家裏的事我來做,你抓緊時間學法煉功吧。到了他父親要回家的時間他就在門外給我看著然後通知我。那時是每個整點發正念,每天要發十多次,丈夫也有許多時間是在家裏。一到了整點,孩子就提醒我,丈夫在裏屋,我就在客廳,他在客廳我就在其它房間,孩子就在我們之間來回轉。終於孩子父親發現了孩子在幫助我,這一下氣得他半年不理孩子,同時再次提出要與我離婚,家裏的矛盾很突出。

我看到了孩子的壓力,丈夫的壓力,我自己的壓力,怎麼辦?用人的辦法是起不了作用的,我不能讓孩子來承受我要過的關。我發現我埋藏很深的執著,那就是「私」。這是舊宇宙的敗壞了的物質,它藏在我的體內,我的空間場裏,而我沒有修去它。這個「私」利用著我的人心,利用常人中一些假相,而被人心掩蓋著。從法中我明白了矛盾的出現就是對修煉人的考驗。師父告訴我們矛盾出現了要看自己,找自己,要修自己。這個「私」讓我只考慮我自己。我是修煉人,沒有悟到這都是我要走的路,要過的關,要面對的問題,而每次我都把我該修的給推開了。孩子沒有修煉,他是常人,我是修煉人,我不從法中去修,而是用人的辦法讓孩子來幫助我承受這一切,這哪裏像一個修煉人的行為。這是對我自己的修煉不重視,不負責,無形中對孩子增加了許多壓力。同時沒有給丈夫講清真相,讓他被謊言欺騙從而對大法有不好的認識,甚至對大法犯罪。我這是對他生命的不負責,沒有慈悲於他,沒有想到他們也是為法而來的生命。給他講不通真相,沒有向內找而是去怪他。一次次的家庭矛盾的衝擊,我都把它當作了正邪較量,爭鬥心出來了也不願意修。有一天孩子對我說:「媽,你還修煉嗎?你看看你像甚麼樣,那樣自私,你不是修真、善、忍的嗎,你哪點符合呢?動不動就發脾氣,只管你自己的事,不隨你的意你還大聲的吼叫。」我被孩子說中了。

開始我還不願意承認,可我是修煉人,有錯就改,開始向內找。的確,孩子說的都是事實。這幾年來我對心性方面的修煉真的不嚴格,許多人心出來了也不重視。最重要的一點,我沒有把師父給我安排的修煉環境,修煉的路走好,把常人的家庭當成了家,沒有悟到這就是修煉的環境。在這個家裏,我把自己當成了常人,而沒有把自己看成是修煉人,沒有悟到丈夫反對我修煉並非他的本意,他也是被他背後的邪惡因素操控利用。

悟到這些之後,我開始修正我的一思一念。我反思,為甚麼我給他講真相講不通,每講一次他就會提出和我離婚,為甚麼他反對我修煉,問題出在哪裏了?我是大法修煉者,修的是宇宙的大法,我修正的場對他是能起正面作用的,他不應該反對呀?向內找,問題一定出在我這兒。我問自己:你修煉精進了嗎?你符合大法的要求和標準了嗎?你善待他了嗎?你慈悲於他了嗎?你站在他的角度思考過問題嗎?你把真相認真的講給他了嗎?你心裏有溶化鋼鐵一樣的慈悲去溶化他了嗎?他每次罵你,你用修煉人的心對他了嗎?我的回答是沒有。找到這兒,我自己都嚇了一跳,我不是在救他,而是在推他,我把他往邪惡的舊勢力安排的毀眾生的路上推,我也沒有走正師父給我安排的路,好危險啊!

如果一個修煉人不向內修,不及時認識到自己的錯,不走正師父給安排的路,那就會被舊勢力鑽空子,毀掉大法弟子,毀掉眾生。悟到這些後,我把家庭當作我修煉的環境,當作我修煉中的一部份。那麼,以前不正的因素和行為也要歸正,丈夫到我身邊來是來得救的,講一次聽不進,我就講二次、三次,我一定讓他明白真相,一定要救度他,決不讓舊勢力毀掉他。

我知道我必須首先修正我自己。從那以後,我的修煉環境寬鬆了,他知道我煉功、學法、發正念也不說了。有一次,他發現了我煉功用的MP3,拿走了,我就對他說,這是我修煉用的,你還給我,你不能再毀壞大法的任何一樣東西了,善待大法吧,這樣對你是有好處的。那一次他真的沒有動,而是換了個方式還給了我。

從我們本地區開始每個整點發正念後,正念發揮了很大的作用。我在解體清除另外空間的黑手、爛鬼、共產邪靈及阻礙眾生得救和了解真相的亂神時,又發出一念:清理他背後的邪惡因素,他現在越來越好了。我對自己說,他一定能得救的。

在這不斷的修正自己,去掉各種人心與執著的過程中,師父一直在看護著我,點悟我。當我悟明白一些法理後,心性昇華了,師父就幫助我拿掉我不好的物質。我時時刻刻告訴自己,堅信大法,堅信師父,就是這顆堅如磐石的心才使我一步一步走到今天。

我寫下這篇心得,意在和同修交流。不管文章寫得怎麼樣,那是我作為修煉人的一顆心,是我走過的路。同時,在我的這些修煉過程中,同修的寬容,善待,鼓勵都是我堅定修煉的因素。這是我們大法弟子的修煉環境,我想借此機會謝謝一直善待,關心,幫助我的同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