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二零前的修煉故事:我好了也要讓大家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七月一日】

一、師父說的句句是真話

我是一九九七年元月開始修煉法輪功的,得法前我是個藥罐子,有高血壓、膽結石,整天頭痛、頭昏,睡不了覺,加之老愛生氣,體質很弱,人家打個噴嚏我都會感冒的。再加上我女兒懷孕,胎位不正,快到臨產了,醫生說:「剖腹產吧!」我一聽心裏更著急,急的我更是雪上加霜,難受極了,晚上更是睡不著了。那時我花了不少錢,學了別的功法,買了「秘訣」,心裏老念,也不管用,一點不起作用,在這時,我想到要借《轉法輪》看(在這不久前有人給我說過),我一看心裏就平靜了,真是太神奇了,師父說的句句是真話。我說我要報名參加,同修說:「不用報名,哪裏辦班,你去參加就是。」不久,聽說誰家辦班,我就去參加了。越學越覺的好,我跟人多次說,這不是一般的書,是佛書。我真感到高興,我有幸得這麼好的法。有時見到師父的像就抑制不住的哭,要把心裏的苦水倒出來似的。

第一次就給我一個考驗,看師父講法錄像,聽法學功,第九天五點,要去小雁塔糾正動作,沒有車,那頭天晚上練習騎自行車吧,結果把我摔趴了,左胳膊關節破了硬幣大的皮,周圍又腫又紫,沒管它,結痂了,過了幾天去洗澡又把痂碰掉了,出血了,還是不管它,幾天後好了。

我與同修堅持學法煉功,師父多次幫我清理身體:一次像感冒一樣,鼻子堵塞,流清鼻涕,打噴嚏,但一天多就好了。拉肚子,一天七次,也一天多就好了,還有甚麼美尼爾綜合症,睜不開眼,天旋地轉的,睡一天好了,還有這裏痛、那裏痛的,用不了十來分鐘就好了。不是師父不讓我們吃藥,而是把吃藥與不吃藥的關係講給學員聽,吃藥能治病,但不能根治,只是把病推移了或轉化了,修煉才能從根上去病。你認為有病,你就吃藥,認為自己不是病人,不吃藥,這完全由自己決定。我從學法開始,就沒有吃過一片藥,身體越來越好,特精神,所以一九九八年還來了點例假。

二、我好了也要讓大家好

我的身體好了,脾氣也改了很多,所以那時家裏人挺支持的。早晨我們集體煉功,晚上七點三十準時學法,糾正動作,星期天,我們出去洪法,我們沒有組織,都是人傳人的。我好了,也要叫大家好。我買了好幾本《轉法輪》寄親戚或送人。我們也沒有花名冊,你願意來就來,願意走就走。我願意給大家服務,那就提收錄機。因為大夥都感到大法給自己帶來的好處,所以都主動做事。一九九八年發展可快了,有的早得法了,在家煉,看到我們後,就來和我們一起煉(後來發展又成一個點)還有軍人,不管天晴、下雨,騎摩托車來我們點煉,一個陝北小伙,身體不好專門到我們點煉(有親戚),七二零後遭迫害了,他終止了煉功,零七年二月得心肌梗,才三十八歲就死了。

因為大夥在一起煉,能形成一個能量場,所以那個時候,冬天零下八度我也不戴手套,手不但不粗糙,反而光光滑滑的,身上也一樣,腳跟也不開裂。自己在家煉,效果差之千里。

我還把國家體育總局在東北地區對法輪功學員的調查採訪錄像帶放給同事看,有人當時說:等退休了我也煉……。那時真是好極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