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木逢春(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六月七日】錦珠很美,美在她那一抹純真安詳的笑容;錦珠很堅忍,她耐苦從身心瀕臨崩潰的邊緣獨力走到今日的春暖花開。誰也想像不到她對採訪的我說的第一句話是:「其實過去的我不喜歡修煉,我喜歡吃喝玩樂,更喜歡打扮的美美的過五光十色的人生!」同樣的錯愕可能也發生在五、六年前,當她第一次來到晨間的法輪功煉功點,就對熱切教導她打坐的輔導員直接說:「我喜歡隨性,不喜歡強迫!」從這一點,您可以想見在三十年前民風保守的台灣,她的高中一年級導師竟然會用很驚訝的口吻說:「哎呀,了不起,顏錦珠,你這個禮拜既沒遲到又沒早退,甚至還沒請假,又沒翹課啊?!」


錦珠和她今日純真安詳的笑容

那麼,錦珠的故事於焉展開,她將與我們一起分享她不凡的起伏人生。

剛直女兒柔弱身

纖細合宜的體態說明錦珠曾經是國際標準舞的高手,但不知道的是自小錦珠的身體就比別人瘦弱,永遠都在抵抗力不足而經常生病的陰影下「苦中作樂」。雖然身體這樣不好,但她常為弱小出頭,俠義又好打抱不平的心腸並沒有改變,她的正義感、活潑開朗以及「講義氣」為她贏得了許多友誼,也讓她在年輕時代豐富的社交活動以及左右逢源的異性緣中,樂不思蜀的生活著。

探春之宴上,有一隻纖弱而豔麗舞動的蝴蝶,好似整個花園與短暫的春季都為它而存在;錦珠也在她臨近三十歲時遇到了她命定的婚姻對像,而這位先生卻是在治病與算命的場合認識的。當時錦珠因為內臟功能失調,水腫著一張浮起眾多斑點的「醜」臉前往這位先生開設的腳底按摩中心接受治療。而令人意外的是,這位「奇人」很年輕,收費也非常公道,他說自他十幾歲起就有一位另外空間的師父在教導他,所以慢慢的他有了神通,只要稍微看過病患,不但能夠知曉對方命運及周身病灶,甚至只要對方報上任何親友的姓名,這人一生的命運都能知曉。

當時他很快的將錦珠姓名的三個字置於每句話的頂端來賦詩,最末配上一句詩收尾,就這樣簡簡單單的用一首「七言絕句」就將錦珠一生的命運講完了,當然他也對好奇又單純的錦珠有問必答,無比耐性的給予她所有問題的免費命運諮詢,最後還對她本身做了細心的身體治療。或許是因為緣份到了,想不到這樣三個月後,錦珠便在眾多旁人無比欣羨的眼光中與這位「奇人」完婚,成為對方的妻子。

風裏楊花浮沉淚

嫁給了一位對醫病有些神通跟功能的奇人異士,這對多病的錦珠來講是一件怎樣的好事呢?她不知道……,但是過不了多久,她先生便告訴她:「任何的疑難雜症我都能治,也多少都有效果,但很遺憾就是對你不起作用,沒辦法。」從此錦珠仍然必須在中醫、西醫、直銷的藥品、食品當中打轉,甚至於一度服藥服到藥物中毒的。說起錦珠令人頭疼的疾病史,她是一位「特異體質」的老病號,只要些許熱就會熱到中暑,只要些許冷就會冷到感冒,而且一旦中暑或感冒就是那種非常嚴重到要掛點滴、看急診,甚至住院才能病情緩解的狀況。

這還不奇怪,從小到大,再溫馴的狗見到她都要狂吠,更別說路邊的那些野狗了,真的是只要見到了就對錦珠窮追不捨;而跟她毫無瓜葛的瘋子(有精神疾病的人)一見到她,也會遠遠的就走過來攻擊她,同時她又有長期的貧血、便秘、胃腸蠕動不全,甚至還有一種令群醫束手無策的「怪病」,這種病檢查不出骨骼肌肉上的顯著問題,但是病人雙手耷拉著無法出力,有點像是雙手廢了一般。……更糟的是,隨著年歲加大,她整個人的筋脈、骨骼都開始無日無夜的痛楚、繃緊、糾結,簡直就是過去只在武俠小說中看到的恐怖手法──「分筋錯骨法」的完整呈現,一旦痛起來讓人摧心裂肺,椎心刺骨,無藥可救,無處可逃。

因為這種怪病,錦珠曾經在台北的榮民總醫院住院,期間不但無法坐、無法站、甚至要半個身子在地板、半個身子在床邊這樣歪斜著才能小睡兩三分鐘,她的脖子好似完全沒了作用,捧著一顆感覺到重到不行的頭顱,每一分每一秒都在跟莫名的力量拔河,她真不曉得要怎樣才能一個人度過這暗無天日的漫漫長夜。受盡煎熬的錦珠最後還被送到醫院的實驗室中測試拉力、重力等等對她這種病患肌腱、骨骼的影響,感覺上更是五花大綁加上驚恐的另一種酷刑。只有一位身染同樣疾病的老伯知道個中滋味,他坐在輪椅上對著錦珠說:「如果可能,如果我還能動,我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從這醫院的高樓窗戶跳出去。因為我們的這種苦,別人不懂啊……」當場聽完,一向表現的再怎麼堅強的錦珠也忍不住哭了。

終於出院後,錦珠輾轉到了另一家有名的氣功推拿師處嘗試那邊的推拿,她真的還想找一條活路撐下去……;可是在另一方面,絕望的她卻已開始在心中盤算著,要怎麼做才好結束自己的生命?既然早死晚死都是死,只有多拖一天多痛苦一天罷了……,她真的已經是進無步、退無路了。尤其婚後已經十二年,她長期遠在外縣市工作的夫婿早就聚少離多,無論是在人的形體上或是靈魂的深處,她都感覺她這一生就只有自己一個人硬憑著那股意志力在苦撐著,只怕有一天她放鬆了那一口氣,整個人馬上就分崩離析、徹底崩潰了。

萍飄蓬轉枯木逢春

就這樣拖著行屍走肉般的身體,錦珠到那家有名的氣功推拿師處推拿已經好多次了,終於有一回這氣功師傅忍不住開口跟錦珠說:「唉啊!我看你的身體比一個七十歲的老人還不如,你天天來我這裏推拿也不是辦法,我看你要自己學練氣功,你自己鍛練可能比較有幫助!」錦珠茫茫然的接口問:「要不然我來這裏跟你學?」那位師傅馬上婉言說他路途遙遠時間也不方便,要錦珠另尋他處,聞言錦珠更加茫然,她說:「氣功學習班不是都很貴嗎?」這下子彷彿讓這氣功師傅想起了甚麼,他轉過身拉開抽屜拿出一張法輪功簡介交給錦珠說:「那你去煉法輪功吧!」從來沒聽過法輪功的錦珠問說這甚麼功會好嗎?這氣功師傅也隨口跟錦珠說:「不錯啦,有朋友拉我去看過,我也跟著煉了一下,這不用錢啦,到處都有,你去煉看看嘛!」

就這樣,錦珠依照法輪大法簡介上的電話聯絡,參加了兩天的「九天學法煉功學習班」後又不去了,印象中只有很奇怪,明明不太會動的手臂竟然可以在第一天上課結束後,輕易的跟大家一起伸展開來做第一套功法,而且感覺很舒服不會痛?至於其他的都已經沒有印象了。她就這樣又延宕了一陣子,到了最後真的覺的無處可去的她掙扎著,輾轉又來到了離她住家最近的晨間煉功點。想不到的是,這樣一個平凡又不起眼的小煉功點竟然會在從此之後,真正的完全改變了錦珠的人生!

修煉雖苦心踏實

錦珠的身子骨自幼柔軟,舞蹈動作是難不倒她,一看大家煉功盤腿,她根本沒放心上,雖然討厭打坐,但是也姑且坐坐看吧!沒想到任憑錦珠怎麼樣暖身,這要修煉的雙腿是再也盤不上去了,一向好強又單純的錦珠根本不明白這是為了甚麼,她想著每天都要來挑戰,別人都能她怎麼會不行呢?所以剛開始一星期,她忍痛忍到每天都要尿失禁的地步,一天幾分鐘幾分鐘的往前推進著。到了第七天,錦珠盤腿眼看快半小時了,她感覺自己恐怕不行了卻仍堅持著不放腿,只見滿頭大汗疼痛到臉都扭曲變色的錦珠,就這樣「碰」的一聲倒地休克了!

錦珠休克倒地的一剎那仍舊盤著腿,在大家的協助之下錦珠終於醒轉,恢復了呼吸。她當時有長期的便秘問題,卻在剛剛醒轉的第一秒鐘感到自己馬上就要拉肚子了,顧不得同修的攙扶,她搖搖晃晃的衝進體育場的公廁,更想不到的是,困擾她多年的腸胃蠕動不全跟無法自然排便的問題,從此就這樣不翼而飛了!

眼見煉功有了奇效,明明知道每天出去煉功都是一場「苦戰」,但錦珠每天都期待著要好好的準時去煉功,不要遲到!就在這時先生回來了,他按照往例每次回來都會再幫錦珠推拿一下,結果這次他的手一碰觸到錦珠就吃驚的說不出話來,他瞠目結舌的問錦珠到底做了甚麼事了?怎麼這個身體已經不是她原來的身體了呢?眼看錦珠不明就裏,他接著解釋說原先錦珠的身軀像是空空洞洞的一個鬆散的結構,可是現在的錦珠卻是擁有很紮實的氣血、組織,甚至還有些能量的一個身體,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過盡千帆迷障路

聞言恍然大悟的錦珠趕緊將先生帶到書局,跟先生說要買《轉法輪》回去看,她就照輔導員說的跟她先生說:「不可以畫線塗鴉做記號,也不要上廁所看,最好一看到底,儘快看完。」就這樣尚且沒看過《轉法輪》的錦珠先讓她先生讀了起來,可惜的是當她先生讀到「法輪大法的真修弟子誰也不能給人治病」時便將書合上了,他對錦珠說:「我想你的師父很高,法輪大法也很好,但是不適合我。」

在法輪大法中修煉使錦珠的身體突然好轉,加上醫藥費的開銷頓減,讓錦珠確實沉浸在喜悅中,例如原先一星期要就診三次的,變成兩次,變成一次,變成根本不會痛也想不起來要看病的狀況,前後只花了大概兩、三個月的時間。初來煉功點,錦珠當時體質虛弱,這時秋末冬初的清晨氣候就已經讓她冷到不行了,就算在車上開滿暖氣,身上暗藏了一堆「暖暖包」,她還是打顫的厲害;尤其每天煉功的時間就好像是來接受「抽筋剝骨」之痛的時間一樣,但是一心要脫離人生真正「苦海」的錦珠還是很期待每天都要來報到!就這樣,一向做任何事都沒有全勤過的錦珠竟然在那個冬季,連續三、四十天都到冷風刺骨的清晨煉功點來,沒有一天間斷。

說也奇怪,錦珠原本不是一個有信仰的人,儘管她身體虛弱多難,確實比別人更有求於這種超現實的領域;不但她的母親從錦珠小的時候起就常為她求神問卜,稍微長大後迷惑於感情或痛苦於病症,她也常自己一個人到各處去算命,更別說在這其間還有一大票朋友曾為她的身體狀況所引薦的佛、道、神、基督教等各類活動,那更是多的不勝枚舉,……可是活動歸活動、算命歸算命,聽歸聽、看歸看,這樣過盡千帆之後,在倔強的錦珠心裏,她還是甚麼也不信!

就只有這個「奇特的」甚麼要求跟形式都沒有的,甚至也不算宗教的,一切「只看人心」的法輪功,讓在人間一向如浮萍漂泊的錦珠有了具體方向;錦珠知道她之所以會喜歡玩、歡喜五光十色、不按牌理出牌,也不過是想在這個對錦珠來說是如此「苦海無邊」的現實人生中,暫時能「離苦得樂」罷了!她不知道出路何在,也不是真的這樣喜歡遊戲人生,但是在那過去毫無指望能「脫離苦海」的她,還是只能在這些表象浮麗的迷障當中,無可無不可的「苦中作樂」吧!

百煉精金同化法

凡事都「鬆散管理」的法輪功出現後,他既沒有戒律也沒有教條,只有「真、善、忍」三個字直指人心;可是他單純的學法煉功過程,痛苦的盤腿「消業」狀態,卻徹底淨化了錦珠「不可救要」的身體,縫補了錦珠「坑坑疤疤」的內心,讓對人生早已絕望的錦珠感覺到這才是她真正「離苦得樂」的道路。因此,她沒有因為每天要來煉功點盤腿而痛苦,反而是因為煉功時雙腿盤不好而痛苦;往往萬不得已將腿放下的時候,她環顧四周都是可以雙盤而面不改色的同修,錦珠就忍不住懊惱悔恨的一直哭,她問自己說:「別人雙盤都可以,我卻連單盤都堅持不了,難道我不配修煉?師父不要我了嗎?」

就這樣妄念一起,錦珠常常一放腿便開始痛哭,有時悔恨懊惱的哭到連自己都控制不了,便趁同修們還在打坐,自己覺的太丟臉而趕快收拾收拾「落荒而逃」了!不過等到隔天早晨大家煉功的時刻,便看到錦珠一個人又悄悄的進入到煉功行伍來了!就這樣,煉功煉到第八個月,錦珠雙盤可以硬撐三、四十分鐘了,又隔了一年,她終於完成了第五套功法能雙盤一個小時的要求!

在這期間,說到學法,這對一直都「元氣大傷」的錦珠來講也是個大問題,由於先前她在精神上被壓縮的很嚴重,先不說病苦長期的折磨讓她奄奄一息,就說連狗跟瘋子都可以隨便欺負她,加上孤單無助的跟生死長年拉鋸、搏鬥,到最後甚至抱有輕生的意志跟求死的念頭,所以說她是在一個精神高度緊繃的狀態下踏入法輪大法修煉的,她感覺自己只有在煉功點上還是個「人」,一回到家就「癱」了,她甚麼事都做不來,甚麼法也學不來。正因為如此,所以煉功點的輔導員便很有耐性的跟錦珠說:「那你煉完功我們就在煉功點讀法吧,每天至少持續的讀一點,我陪你讀!」

不多時正值五年前的納莉颱風來襲,她記的當晚風強雨大時鄰長突然敲門說必得緊急疏散有泥石流,這下居住在山區的錦珠夫婦慌了手腳,她便在先生十萬火急的催促聲中,外套也來不及拿,東西也來不及整理之下,一伸手反射動作只拿了放大門鑰匙的包包和那本書案上的《轉法輪》便離開了家。當她有些濕淋淋、冷冰冰的只抱著一本書出現在她市區的娘家門前,送她到點的先生便馬上離開,說要連夜開車回去工作崗位了。

百般滋味湧上心頭,錦珠在風狂雨驟的深夜裏根本夜不成眠,她在孤燈下攤開那本在煉功點上讀了好幾個月都還沒讀完的《轉法輪》,覺的自己又回到了那先前毫無去處也毫無退路的心境,她只能一頁一行的看著書,可是卻甚麼都看不進去,不知道這樣僵持了多久,突然書中的兩句話跳起來映入了錦珠腦海:「人的生命,當人不是目地,是叫你返本歸真,返回去。」她彷彿整個人震到清醒過來,腦海中迴盪著這兩句話,她彷彿明白了甚麼,只知道自己的心終於穩穩的安定下來,能坦然入睡了。

百川歸海苦歸榮

就這樣得法了一年多,有一天錦珠照例要到煉功點上煉功,騎著摩托車她奔馳在山路上,突然覺的奇怪:「我怎麼可以這麼舒服的做人?怎麼做人也可以這麼舒服?」她以前從來沒有仔細想過,她怎麼開始騎摩托車了?怎麼山路上的野狗不追她了?怎麼冷風跟太陽都動不了自己了?反而感覺到山風送爽、豔陽舒暢?怎麼她的手可以彎曲,掌握方向盤靈敏自如?怎麼她好久都記不起來自己那些三天兩頭掛急診跑醫院的過去呢?她如今的心是豐實的,身體是健康的,真正有了歸宿的生命,是再也不會害怕了,她這才發現,自己已經徹頭徹尾的換了一個人!

因為修煉撿回了錦珠一條命,重拾健康的她在身心的昇華當中也愈來愈能清楚掌握自己人生的方向,加上她先天的正義感,她開始身體力行的付出與關心他人,更關心跟她同修一部大法卻慘遭中共迫害的同修;她利用電腦在網路世界中訴說著法輪功真相,也力所能及的幫助所有善良的有緣人認識大法。就這樣,她的世界充滿了真實、利他的意義;一直到有一天她先生回家發現,原來錦珠在電腦前所做的,都是揭露中共惡行以及營救法輪功學員的事。

不知從何而來的擔心與憤怒,她的先生以少見的嚴厲口吻與肢體語言來要求她不要再做這樣的「涉險行為」!但是錦珠很平靜的回覆道:「我一定要講,我一定要講真相給被矇蔽的眾生知道,我的命是法輪功給我的,我不能獨善其身,見死不救,我現在身體好了,而且我從來沒有活的這麼有尊嚴過,今天我能夠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活著,再也不是先前那個總是活的不清不楚、痛苦無望的顏錦珠,所以我要跟隨我師父的腳步,做我應當做的事情!」

歸真返璞行正路

充滿正氣的語音方落,我感動的看著錦珠那閃亮光明的眼神,還有她年近五十卻近似三十幾歲的容貌上所帶著舒緩動人的微笑。安詳喜悅的她告訴我說,自己是怎樣的何其有幸,一個像她前半生這麼「混」的人,過去總是喜歡在自己的人生路上「彎來彎去」才會覺的有意思的人,竟然也有走入法輪大法修煉的緣份,她真的覺的自己無比的慶幸跟榮耀!

她告訴我這是一部偉大的法,在其中她真正明辨了是非善惡,如果沒有大法的歸正,她依然是走在過去那種把不對的標準當作是對的,凡事都模糊不清、似是而非的道德底線上,就跟她先前所過的生活是一模一樣的虛泛浮華;如果沒有遇到大法,她就只能這樣稀裏糊塗的走完她「玩世不恭」的一生,一樣迷茫,一樣無助,那就真的是太可憐、太可悲了!

就跟親朋好友對錦珠的評語一樣,因為學煉大法她有了三百六十度的轉變(他們說別人要變最多也只有一百八十度,只有錦珠整個人都「再生」了),她變的安穩、踏實、並具有深刻又充滿力量的內涵,所以她告訴我她的心願是──但願法輪大法的洪揚,能為全世界的人類帶來和諧、重德、充滿傳統文化、人人積德行善、靜心守份、古風悠揚的社會。她也但願自己終其一生,都能在橫逆與考驗面前正念正行,慢慢穩定的一個層次一個層次的進步,努力的修心去執,勤勤篤篤,時時心懷真、善、忍的走在修煉的路上,直達圓滿的彼岸!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