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挽救了我和妹妹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六月三日】今天,我終於克服了種種干擾,拿起了筆,寫出自己和妹妹的得法經歷,讓世人明白,為甚麼在中共邪黨鋪天蓋地打壓法輪功的運動中,還有那麼多人冒著生命危險修煉大法。

在我二十歲的時候,由於遺傳的緣故,我得了一種很頑固的皮膚病。開始只有胸部有一點,很快就由胸部發展到全身,最後竟然擴展到面部,給我的身心帶來了極大的痛苦。

從此,我走上了一條艱難而漫長的求醫問藥之路。我曾在烈日炎炎下暴曬,弄得渾身起水泡;也曾一天跑很遠的路去扎針灸,六十天不間斷;也曾一次性的購買大量藥品服用。西醫不行了就換中醫,中醫不行了就找民間偏方。每一次都是希望而去,失望而歸,希望越大,失望越多,有病亂投醫。錢沒少花,罪沒少受,病卻沒見好。

後來當時社會上盛行氣功,聽說氣功能治病,我又興沖沖的走入氣功的鍛煉。今天練練這種功,病不見效就練另一種功,那種功不管用,就再換一種。每天抱著強烈的治病慾望,輾轉於各種功法之中,練著練著,還出現了所謂的「自發功」,連自己都不知道怎麼回事。不但病沒治好,我的身體變得越來越糟,渾身無力,甚麼也幹不了,簡直成了個廢人。

我真是絕望了,再也承受不了了。情緒降到了極點,脾氣很壞,看甚麼都不順眼,怨天尤人。由於自卑,不敢見人,偏偏我又是一名教師,每天要面對學生,那種折磨真叫人痛不欲生。若不是可憐年幼的孩子和愛我的親人,我幾乎想到了以死來解脫,而且這個念頭不止一次的出現過。

就在我心灰意冷,苟且偷生的打發時日的時候,我的生命開始了新生。一九九八年二月的一天,婆婆突然捧著一本書,興奮的對我說:「你快看看這本書,這可是一本寶書、天書啊!你的病有救了!」我接過一看,是《轉法輪》。心想,老人家好心送來,看就看吧,反正也不是上一回當了,無所謂了。可是,當我一口氣讀完這本書的時候,我激動到了極點,甚麼都明白了,一生中許多百思不得其解的難題都迎刃而解了,我所經歷的痛苦也都知道是怎麼回事了。我想起,以前每當我痛苦絕望的時候,內心深處似乎總有一個聲音:「別害怕,你的病會好的,也許明天,也許後天,你會有一個非常美好的將來。」當時我覺的奇怪,是誰在跟我說話?現在方知,原來師父一直在看護著我。我放聲大喊「我得到法輪大法了!我得到宇宙大法了!」這千萬年的等待終於來到了。

與大法的機緣終於接上了,我不知道該如何表達激動的心情。

從此,我走上了師父安排的返本歸真的光明大道,而我的病也在不知不覺中好了,我真正體會到了無病一身輕的快樂。師尊不僅挽救了我,也挽救了我們全家,從此,我們全家都走上了修煉大法之路。

我妹妹從小身體就不好,一到冬天就犯哮喘病,呼吸困難,甚麼活也幹不了。一九九八年初夏,她病得非常嚴重,這是從前沒有過的,到幾家大醫院治療,都說沒有甚麼好辦法,讓回家養著。那段日子裏,我的父母和她的公婆常常陪著她嘆息、落淚,我弟弟每天也要抽出時間用驢車拉著她到五公里外的鄉診所去輸液。雖說不見效,但也不能放棄治療啊!

我曾建議她煉法輪功,她很固執的說沒心思煉。一個多月後,由於家人太忙,實在沒時間照料她,我就把她接到我家。她躺在床上翻來覆去沒意思極了,隨手拿起床上的一本書,正好是《轉法輪》。她這麼一看,就放不下了,白天黑夜一直看個不停,然後,她從床上爬起來了,還說要跟我們一起煉功。剛開始煉功時,她的臉憋的紫紅,從嘴裏、鼻子裏流出了不少髒東西,她也不害怕,知道是師父在給她淨化身體,而且還感受到了法輪的旋轉和美妙。妹妹來我家的第七天,完全變成了一個健康的人,簡直讓人難以相信。她帶來的藥一次也沒吃過,用她自己的話說,一直忙著學法、煉功,早把藥的事情忘記了。

妹妹病的痊癒,讓我們全家,也讓了解她的全村人都知道了大法的神奇,也吸引了許多人走入法輪大法的修煉。

法輪功就是這麼傳開的,親傳親,鄰傳鄰,傳到全國一億人。其實,每一個親身受益的人,都有一段感人的故事,都有一種神奇的經歷。在邪惡瘋狂的迫害中,我妹妹雖然幾次被關押、被抄家、被罰款,經受了很多磨難,但她修煉大法的心,從未有過一絲的改變 。因為她知道,是偉大的師尊給了她第二次生命。

俗話說「受人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我們這些親身感受到法輪大法美好的人,怎能忘記師父的無私奉獻?唯有堅定實修,做好三件事,完成自己的使命,才能對的起師父的慈悲苦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