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給我清除了附體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九日】我出生在農村,記憶中從懂事開始,在朦朧中就感覺到除了人這一邊在另外看不到的那一邊還有人,而且是我所嚮往的地方。長大後,我就非常喜歡聽仙女下凡等神話故事,相信有天國世界,有神佛存在。

一九七九年春天是我參加工作的第二年,那一年我二十六歲。本村有一老太太能看病、算命,別人都叫她大神兒(其實就是附體)。鄰居大娘叫我去那看看,那時的我非常單純,因生在農村,接觸的東西少,我就以為她是神能知道很多凡人不知道的事吧!所以我還挺高興的去了。去了之後她說些甚麼在這就不必說了。過了不多久,我因咽部做手術後回家休養,接觸了幾次,那附體告訴我說它們是修煉,是仙人……其中一個和我以姐妹相稱,對我熱情,並且要將它的一個哥哥介紹給我,它的哥哥在北京是某高官的秘書,將來接我去北京。

那時的我是多麼單純、幼稚,就這樣我在父母及所有家人都不知道的情況下(他們不讓我告訴父母)接受了這一樁奇特的「婚姻」,而我卻拔不出來,我就覺的有一種無形的力量將我的心扣住,我想擺脫不能。我感覺那時的我晚上很多時候是和它們在一起,也有那種難以啟齒的事。時間一長,我的身體非常不好,最嚴重的是心臟不好,他們也說給我治,保護我,甚麼時候來接我,結果都是空話。後來我父母一再的催我成家。一九八三年,他們就在我單位給我找了我現在的丈夫。那時我三十一歲,因為中間有這些東西隔閡,所以我對丈夫沒有真情,但丈夫對我很好,就在這一點上我也對不起自己的丈夫。

一九八九年秋,前面說的那個老太太離開人世,可是那個東西並沒有離開我,在這過程中,我的心裏總像有塊石頭墜著,受著煎熬,身體受著摧殘,總盼著能有出頭的那一天,我幾乎耗盡我的心血,這樣到了一九九四年,我由經常出現心衰到最後心臟偷停,嚴重時整個房間都在轉。我感到生命到了絕境,唯一擔憂的是我有一個十歲的兒子。

就在這時,我生命的深處有一種感覺想要尋找甚麼,於是就和單位的同事(佛教居士)到鄰縣的寺廟拜佛,吃過午間齋飯,突然間一陣暈眩噁心,使我馬上跑到寺廟外嘔吐。同事一看我這樣,下午準備做的皈依就免了。請了尊觀音菩薩像就回家了。事後同事又給我一本佛學入門手冊,看到釋迦牟尼佛在竹林精舍給他的弟子講法,我內心就有一念:渴望求到佛法。

一九九五年八月,我一姪女在大學放假回來從同學那得知法輪大法在世上弘傳,就請了《轉法輪》寶書給我,還和同學學了功法。

我用了三天時間讀完了《轉法輪》。我無法用語言形容我當時的心情,我的心豁然開朗,明白了在當時那個境界的一切。整個人的身心發生了巨大變化,身體輕飄飄的。這時我再看書前面的像,我就感到師父就像真人坐在我面前,慈祥的望著我,我見到了久別的親人。我激動的兩腿雙盤,手捧寶書淚流滿面向師父發願:一定要在大法中修煉,做師父的真修弟子。

自從得法那一刻起,我的人生發生了一種全新的變化。我每天除了正常的工作生活外,其餘時間幾乎就是如飢似渴的學法,每天不落的煉功。嚴重的心臟病等全部消失。夢境中多次見到師父。師父為我調整心臟。我不只一次的向師父哭訴自己的苦衷。師父總是點化我讓我精進。一次我在夢中看到自己床上一隻煙黑色的狐狸,我一驚,我知道我必須和這種東西割斷這種關係,否則是犯天條。還有一次師父將這個東西的形象顯現在我面前,我告訴它:我已經沒有這個心。就這樣在師父的加持和保護下,我從內心徹底擺脫了那些不好的東西,有時有干擾,我就從心裏喊師父。

我所遇到的情況,可能是一萬個人也不見得有一個。是大法的神威,是師父的慈悲解救了我。使我擺脫了這一切,是大法是師父給了我全新的生命。

師父引導我修煉,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我無法用語言表達我對師父的感激。幾年來,一直想把這件事寫出來,見證大法的神威。但受後天觀念的影響,不會寫作以及人心覺的難以啟的,一直拖到現在。在偉大師尊傳法十五週年之際,我再也抑制不住自己內心對師尊的感激和懷念,我一定要寫出來,破除一切人心和觀念,把這件事公布於世,作為歷史的見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