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怕出門,到走遍城市與鄉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日】幾年來,在講清真相、救度眾生中,我們走遍了城市與鄉鎮,隨師父一步一步走到了今天。在修煉的路上,有時走得比較順利,有時也有驚無險,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才能走到今天。在同修的幫助下,在《明慧週刊》大法弟子心得交流的互相鼓勵下,感觸很深,逐步認識到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所肩負的責任。現將幾點體會寫出來,與同修共同交流,共同精進。

我當常人的時候,爭強好勝,心胸狹隘,別人不能碰我一下,誰要是碰我一下,我就跟誰幹起來,處處都想在別人之上,造了很多業力,多災多難,沒有幾天好日子過。九七年底,經介紹,我有幸走入修煉大法之路。通過幾年來不斷的學法,對常人中的名利情逐漸也看淡了,遇事能按「真、善、忍」法理來對照自己,歸正自己的言行。漸漸的一切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不管是身體、家庭以及自己的一切不良現象,都變好了;常人說我像變了一個人,都說我越來越年輕了。

一、去怕心

九九年「七﹒二零」 當時我怕心很重,單位正處於破產時期,怕自己辦不了退休,單位找我時也交了一些大法書(但後來後悔極了,當時悟性差、沒正念)。同修叫我做真相時,天冷了、天熱了,我都不願出去,怕吃苦,怕被抓、被迫害,看見街上警車都心跳腿軟,出去做真相時一出門腿就打軟軟,走路站不穩,所以有時就找藉口拒絕,甚至當時對師父,對大法產生了懷疑。一有風吹草動就到處藏書和資料,怕心到了不敢在外面公開承認自己是個修大法的,總想呆在家裏享受自己的小家庭溫暖、裝修房屋、布置家具、怎樣穿漂亮。甚至有時還跳舞、打麻將,求安逸心持續了很長時間。雖學法煉功,但就是不精進。在同修的幫助帶動下,認識到自己的危險,光想享受大法帶來的福份,卻不願為大法多付出的一個骯髒的心態。通過在修煉中不斷的學法,與弟子切磋交流,使自己真正歸正到證實大法,講清真相的洪流中來了。而且是越做越輕鬆,越來越有經驗,還能主動承擔大法的工作。

二、不配合邪惡

實踐證實,只要在純淨心態下正念正行,師父隨時都在呵護著弟子。但大法弟子一念之差也能帶來不同的後果,這也是我們常見到的。下面舉幾例小事:

以前我們一直在外面公開煉功,七月二十日早上我們正在煉功被攝像,下午到輔導站學法被公安登記,後來一有風吹草動,惡人就上門干擾。有一次社區居委會換片警,治安主任叫我到辦公室去與片警見一面,了解一下我們的情況,當時我就堅決的說,「我不去」,那時法理認識不清,只想我又不在居委會拿工資,我不怕你。還有一同修正準備去,見我沒去也就沒有去。第二天又帶信叫去,我還是說不去,我想為甚麼要聽你的呢,堅決不配合邪惡,最後就再沒叫我去了。

二零零二年農曆新年前,治安主任帶著片警到我家找我,我沒有在家,他很著急,問我丈夫我哪裏去了,並叫我不要到北京去,不能到處跑。回家丈夫告訴我後,過了幾天我在街上碰到治安主任,問他憑甚麼干擾我人身自由,北京難道我們就不能去嗎?哪一條法律規定的?中央信訪辦是做甚麼的?為甚麼不准老百姓說句真心話?你們為甚麼怕法輪功?他說我們也沒有辦法,上邊通知的,你就在家裏煉功,不要到處亂跑,不要發資料。我說自己知道怎麼做,不用你操心。但是你要記住,我們決不會幹壞事,因為師父教我們做好人,按「真」「善」「忍」做一個真正的好人。

三、邊遠山區講真相

二零零三年冬天,天氣比較冷,我與同修下鄉到邊遠山區做真相,為了行動方便,我們把毛褲脫掉。當時我們下鄉帶有條幅、不乾膠、資料,為了安全我們等到天黑才做,於是就蹲在山腳下發正念。天剛下過雨,鄉間田坎到處是稀泥,路又窄又滑,田裏的水與路面一樣高,這對於我們來說是很困難的。但是當時我們甚麼也沒有想,只想救人,掛條幅、貼不乾膠。這時迎面來了一個農民,當時我們就想不要他過來。就這樣一想,他就轉回身去了。當我們做到離農家戶很近時,狗又叫起來了,越叫越兇。我心想叫它閉嘴不許叫,正在這時就有兩輛摩托車開進主人的院壩,與主人打招呼,主人把狗吼住了聲。就這樣我們一路順利的做到山下。這時天色已晚,公路上已沒有行人,車也很少,我與同修繼續一邊走一邊往電桿上貼不乾膠。

離家的路還有幾十里,如果像我們這樣一拐一拐的回家,可能要走到天亮。真相資料做完了,同修問我,搭車嗎?我說有車就搭,沒車哪怕走到天亮也行。這時一輛車開過來,我們一招手就停下來了,大約離我們十多米遠。一看很像公安的車,我當時沒有動,心想不是的士。同修說「上」,哪怕是警匪車我們也上。車門打開後,車內一男一女,他們關心的問我們為甚麼這麼晚在路上走,我們沒有正面回答他,他們說看我倆很善良,就讓我們上車了。上車後那女的說,你們跟我們很有緣份,我們在前面洗車等了一個多小時,不然你們也碰不著我們。當時我們就明白了是師父對弟子的慈悲呵護,安排好了這一切。進城後我們給他們搭車的錢,他們堅決不要。那女的還連說了幾個緣份緣份。

回家後,想起師父為弟子做的一切,流出了幸福的淚水。總之,每次我們做完真相時,只要不執著車輛,都有機會搭車回家,如果執著就沒有車。作為大法弟子,我更加堅信師父,堅信大法,也只有這樣才配做一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作為大法弟子,師父怎麼說,我們就怎麼做。師父在很多經文中都提到大法弟子集體學法煉功,而我們片區有些老年大法弟子一直不敢走出來。我就到他們家切磋,幫助鼓勵他們,幫他們建立煉功點。通過集體學法煉功,他們對法理的認識也提高了,以前給資料不敢接,現在主動要、主動做了。

看了《憶師恩》後,師父的言傳身教對弟子心靈的觸及很深,深感離師尊要求的還遠遠不夠。在法正人間即將到來之時,一定更加勇猛精進,緊跟正法進程,共同完成歷史賦予我們的史前大願!

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