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辜負師父的苦心救度,不枉生生世世的等待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日】我在九八年七月一個偶然機會喜聞大法。說來很微妙,我生活平淡,沒有別人的甚麼業餘愛好,一天我在閒看雜誌小說,而屋外的丈夫(剛剛得法不久)在給孩子讀法,手中的書我再也看不下去了,被大法的法理深深吸引,久埋的種子破土發芽,內心的激動無以言表。我要學這個法,煉這個功!(以前我甚麼功也不信)在短短幾天內,我如飢似渴的把師父的經書讀了一遍。在讀法過程中,師父給我淨化身體,渾身熱流通遍全身。當時本地正流行感冒,我在兩天內症狀全消,我激動的告訴別人大法的神奇。幾天後,我隨丈夫到了煉功點,從此走上了真正的修煉路。

不管嚴寒酷暑,我們一家早上去集體煉功,晚上集體學法,從沒間斷至九九年七•二零前。在大法中,在師父的呵護中,淨化自己,提高心性,洪法引導有緣人,與同修們比學比修,共同精進。在一次集體洪法中,剛剛下過小雨,同修們齊刷刷的坐在地上煉靜功,而我正處在一條小水溝處,我沒有猶豫和同修們整整齊齊的坐好,把大法的美好展現給世人。煉完靜功褲子全濕透了,同修勸我回家換衣服,我沒有動,笑了笑接著煉動功,就這樣我穿著濕褲子煉完功卻不覺的涼(深秋),相反身上還熱乎乎的,我知道是師父在加持保護我。

九九年七•二零大法遭惡人攻擊、誣陷。這麼好的法,教人做「真、善、忍」的好人,怎麼能受到攻擊呢?良知告訴我要站出來說句公道話。七月二十日這天我們一家同眾多同修一起踏上了往北京的上訪之路。抱著一顆善心,說句公道話,還師父清白。結果在北京被截,集體送回。在車上大家一齊背法,震懾邪惡。在換車時,大家集合在大廣場集體煉功,場面令人難以忘懷。天空中多彩的法輪在飛旋,大大小小有遠有近,同修看到了,眼含熱淚,更感大法的威力超常,師父就在我們身邊,更增強了我信師信法的正念。

從此我走上了反迫害的正法修煉之路。從七•二零以後,單位、派出所、公安局、「六一零」騷擾不斷,家中有人監視。看著邪惡的謊言宣傳,大小門外有把守盯梢,我們一家堅信大法,堅信師父,對來人講大法的美好,講我們的切身受益和身體的變化以及心性的昇華。同時告訴他們大法教人做「真、善、忍」的好人,在哪裏都要做一個好人,煉功能祛病健身,煉功人不能殺生。

一次我去給昔日的同修送師父賜給我們的正法口訣,被其受邪黨宣傳毒害很深的丈夫、兒子舉報,被非法關押。我給他們講昔日同修的身體變化(以前多種病纏身,走路都走不了!煉功後身體健康幹家務、看孩子),講大法的美好,講大法的受冤,講善惡有報的法理。其丈夫和兒子不聽,反而惡毒的對我連打帶踢,雨點般的巴掌打在我的臉上,我卻不覺的疼,也不紅,而兩個打我的受毒害的可憐人卻累的上氣不接下氣。慈悲的師父一次又一次的為弟子承受,呵護著弟子。

在看守所非法被關押五個多月,邪惡用各種手段迫害我,經濟上罰款;剝奪工作的權利;電棍電;被迫坐了五天五夜的老虎凳;戴著鐵銬銬在鐵欄上,上腳鐐,不讓說話,把嘴用寬膠帶封上,在大暑天從上午九點多暴曬到下午三點多;絕食反遭插胃管,灌濃鹽水。但是強制改變不了人心,堅修大法的心動搖不了,大法的法理已在心中扎根。我不失時機的講真相勸善,呼喚良知。師父要的就是我的一顆向善的心,一切痛苦磨難我自己只是承受了一點,而大多都是師父在承受。

二零零一年底我被綁架到洗腦班。我堅決不配合邪惡,不配合邪惡的問話,我心裏發正念並求師父加持幫助。邪惡一看得不到他們要的,就把我送回來了。其實是師父又給我化解了這一難。

大法弟子應該無條件的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平日裏,我走街串巷把大法的真相資料送到有緣人家中。一次在發真相資料時,我進了一個電子門樓道,上到六樓開始往下發。當到二樓時,聽樓門「鐺」一下,我徑自走下來,發著正念想我是大法弟子,幹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我在救度這個樓道的有緣人,不允許邪惡干擾,請師父加持。到門口,大門已關上,我怎麼也打不開,此時是早晨上班時間,身上還有兩份資料,我想我得發出去,我不能站這裏等著,我要出去。就這堅定的一念,師父為我安排好了,我走到地下室把兩份資料放在東西兩個門口,然後平靜的走到門口,輕輕一動門開了,我平安的離開。

隨著《九評》的大量傳播,明白真相在網上發表三退的人也越來越多,而我家中的兄弟姐妹始終未說動。我心急,向內找,調整好心態,以前人心太重抱著親情去說,在情的帶動下事情就不純。我放下觀念,認真學法,帶著慈悲救度眾生的願望並請師父加持幫助。我坐車回家,一路上正念不停,鏟除干擾眾生得救的一切邪惡因素。到家後,在談話中很自然的談到當前的形勢,大法的美好,「天滅中共,三退保平安。」原來一直反駁的兄嫂和姐姐今天幾句話就全退了,我真為他們高興。以前由於自己的執著障礙了親人得救,今天放下執著一切那麼自然。其實世人明白的一面都在等著得救,讓我們放下一切人心,為眾生著想,實現我們隨師助法的洪誓大願。

在修煉的路上我走的很艱辛,被非法勞教過,走過大彎路,跌過幾次跤。在師父的關懷下,同修的幫助下,很快爬起來,不斷修正自己,不辜負師父的苦心救度,不枉生生世世的等待。

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寫此文時受到干擾很大,一面發正念,一面請師父加持排除干擾,消除業力、思想業,方得完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