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真學法,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五月十四日】由於自己修煉的不精進,寫的不好,只把自己在修煉路上簡單經歷回顧一下,以感謝師父對我的救度之恩。

一、是師父救了我

我是九六年喜得大法的。在得法前我患多種疾病,有嚴重的神經官能症,膽囊炎,腦震盪後遺症,眩暈症,突發性休克,心臟早搏、偷停,經常性頭疼。各種治療方法都用過了,常年吃藥也不管用,我已感到我走到了生命的盡頭,真是生不如死,苦不堪言。

就在這時一位同學介紹我學習法輪功,當我第一次看到《轉法輪》這本書時,李老師講的高深法理讓我知道了百思不得其解的人生道理,改變我的世界觀,我走上了修煉之路。修煉一段時間以後,不知不覺中病的症狀消失了,走路一身輕,身心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我這六十歲的人,打工上班騎自行車上大上坡路,可以輕鬆的騎上去,而一起工作的年輕人都得推著車子上。他們都說:我們還不如一個老年人。可他們哪裏知道老師為我操了多少心,是老師給我淨化了身體。在看老師的講法錄像時,我的兩腿感覺到往外冒涼風,在做動功時,開始兩個腳心疼,到最後做靜功時,感到腳發熱,是師父在給我打通脈絡,淨化身體。

修煉一年以後,我完全變了一個人,無論是身體還是精神狀態上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無論是過去單位的同事,還是左鄰右舍的人,誰看見我都說我變化太大了。按「真、善、忍」做人,我自己也感到我的性格變了,是恩師救了我,使我走上了修煉的路。當我第一次讀到《洪吟》中的詩句:「尋師幾多年,一朝親得見,得法往回修,圓滿隨師還。」我的眼淚止不住往下流,下決心堅修到底,跟師父回家。

二、進京上訪,走上證實法的路

九九年「四﹒二五」,為了聲援天津法輪功學員被抓、被迫害事件,出現了驚天動地的萬人和平大上訪,我真正體會到了師父的偉大,修煉法輪功弟子的風範。上萬人的大法弟子站在那兒,秩序井然,以慈悲祥和的心態等待了一天,那麼安靜、祥和。地上無任何雜物,用後的水瓶和雜物隨時都有大法弟子收走,直到晚上離開,地上乾乾淨淨。連大魔頭都無法理解,修法輪大法的人就這麼好,真正體現了師父講的:「比常人中的模範人物可高的多,這完全是出於慈悲心。」(《轉法輪》)

「七﹒二零」開始迫害後,自己第一次知道了共產黨說謊,非常氣憤。我用自己親身的體驗和修煉後身體的變化向世人講大法的被迫害,師父的清白,共產黨的謊言。當時對迫害不理解,為甚麼這麼好的功法不讓煉,為甚麼按「真、善、忍」做好人還有罪,沒有在法上認識到迫害的嚴重性。

在師父經文《走向圓滿》發表後,同修一起切磋後,進京上訪到北京證實法,被公安劫持到拘留所。在拘留所時,大法弟子一起背《洪吟》,晚上一起煉功,雖然遭到惡警的打罵,但大家互相關心,互相鼓勵,背「堅修大法心不動 提高層次是根本 考驗面前見真性 功成圓滿佛道神」(《洪吟(二)》〈見真性〉)這首詩。時時按「真、善、忍」標準去做,在法上互相切磋,在生活上互相幫助(當時被關在同一房間二十多人都是大法弟子),真正體現了大法弟子到哪都是一個整體。在我出現嚴重的病態情況下,是師父的慈悲呵護,讓我以病業狀態闖出拘留所,回到正法洪流中。

隨著正法洪流的推進,提高心性的考驗也隨之而來。在我的修煉過程中,自己覺的退休在家,心性提高的還可以,比以前好多了,可是在矛盾來時,還是很難過關。在修煉法輪功前,我是屬於爭強好勝的那種人,無論是工作中還是在家庭中,都想做的最好,當別人稱我是「女強人」的時候,我心裏是美滋滋的。在初期學法時,當我在《轉法輪》中看到:「我給大家講這樣的理,常人不能夠認識到的理:你看你啥都行,你命中沒有;他啥都不行,可是他命中有,他就當了幹部了。」我覺的師父說的就是我,我真是活沒少幹,力沒少出,按大家說我是哪都行,可是好事沒有我的。在法中說出了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是我命中沒有。我懂得了人生的真正含義。

在我的家庭生活中,我丈夫性格溫和,處事明白事理,所以我基本上是說一不二的。可在「七﹒二零」後的幾年中,他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無論我做甚麼事都是不對,說話帶刺,都刺到我的心裏去,讓我實在難以忍受。我也知道是給我提高心性,在氣的沒辦法時,我不知流了多少眼淚,自己也知道是考驗,還是很難過關。我還是得忍,有時氣恨的對他說:「我是煉功人,你得感謝李老師,這要是以前一分鐘都不行。」有一次我想離開家,走在路上我背《精進要旨》:「忍是提高心性的關鍵。氣恨、委屈、含淚而忍是常人執著於顧慮心之忍,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明白了是沒有用慈悲心對待他,問題還是在我身上,出現矛盾找自己,是我的這顆心沒放下,當這一關過去後,一切都變好了。

三、講真相,救眾生

開始做真相時,還有怕心,怕被壞人舉報。初期是向熟人講,向親朋好友講,從修煉大法的身體的變化,講大法祛病健身,是教人做好人,是按「真、善、忍」做事,老師告訴我們做任何事情為別人著想,看別人能否承受的了。有一次,帶著我五歲的外孫女從農村老家回來,過馬路時,被一個年青人騎自行車從後邊撞倒,正好把孩子壓在身下,我爬起來趕快看是否把孩子撞著,檢查發現也沒碰著,只是嚇的大哭。我跟那年青人說:「你咋不小心點!」他說自行車沒有車閘,是從大橋上直衝下來的,那是多大的力量啊!真是有老師的保護,否則後果不堪設想。年青人一再道歉,我告訴他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你記住「法輪大法好」就行了,他一再道謝。後來洗澡時別人問我後背怎麼啦,青的那麼厲害,我才知道自己被撞的情況。

有一次我去理髮店理髮,有一個叫張勇的年青人問我:「大姨你是修佛的吧?看你那麼面善,你幫幫我吧!我才二十一歲,可是渾身一點力氣都沒有,連拿剪刀都費勁。」我直言告訴他我是煉法輪功的,我身體原來滿身是病,是煉法輪功煉好的。我向他講法輪功真相,講法輪功的被迫害,根本就不像電視上講的那麼回事。幾個年青人都注意聽,後來我把《轉法輪》借給他一週,(因當時手中就一本書,沒捨的給他)後來還我書時,他告訴我:「大姨,我的世界觀都發生了變化!」由於這個理髮店也停業了,人也走了,沒辦法找到他,我很後悔沒把書送給他。

走出來講真相後,送真相材料,貼標語。因我老家在農村,經常回家,向出租車司機和同車人講真相,告訴他們天安門事件是假的,講大法的被迫害,大法在國外洪傳七十多個國家,是中國的江魔頭出於妒嫉心在中國迫害法輪功的真實情況。在農村參加親友的紅、白喜事中,向我所接觸到的人送護身符,三輪車工人、司機、下崗打工的人,他們聽了都非常高興(極個別的除外),他們都知道法輪大法好,在危難時喊「法輪大法好」,能救他們。我的妹夫從來甚麼都不相信,經常喝酒,引起酒精中毒,滿身起包。有一天早晨起來非常難受,出氣費勁,自己害怕了,就告訴我妹妹出去一下,他自己在房裏念「法輪大法好」,十多分鐘後症狀消失了,找我妹妹想吃飯。我妹妹問他你好點嗎?他說:「我念『法輪大法好』真管用,真象大姐說的那樣。」他們親身體驗到了大法的神奇,後來都找我要真相護身符。

《九評》出來後,把《九評》送給老同學,光盤、真相材料送給親朋好友,勸他們三退。人們都看到共產黨幹部的腐敗,下崗人員的生活很苦,特別農民看到選村長拉選票,用錢買選票,罵共產黨真完了,沒有不貪的幹部,沒有不罵江魔頭的。特別是中共集中營活體摘除大法弟子器官真相曝光後,都不敢相信是真的,看到了共產黨的邪惡本質,退出了黨、團、隊,我接觸到的親朋好友、老同學、老鄰居都做了三退,大部份是全家人都退了。但是還有許多人需要救度,我還沒做到見人就勸三退,還有許多事情沒有做好。

我要更加精進學法,緊跟師父正法進程,做一個名符其實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