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在貴陽傳功講法的珍貴回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五月十八日】九三年五月,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應貴州省氣功協會的邀請,風塵僕僕赴貴陽傳功講法。

甲同修回憶:

五月二十五日,我趕第一班車提前來到地礦小學的大門口,就看見一位高大、英俊、目光炯炯、紅光滿面的青年人,正和助手們一道擺掛「法輪大法八大特點」的橫幅和法輪圖標,隨後向前來諮詢的人們分發法輪功簡介。我上前一問,才知道這位高大的青年人就是當下享譽全國的法輪功創始人李大師。

我當時心裏升起無限崇敬之意,過去我見過的氣功師,個個都架子大得了不得,還從沒見過這麼平易近人、和藹可親的氣功大師,還和弟子一起親自動手布置場地,做這些活。

接著大家像見到親人一般,無拘無束的向李大師諮詢了許多煉功、敬佛信神等各種問題,李大師總是笑瞇瞇的,不厭其煩的耐心解答,諄諄教導。李大師解答問題時深入淺出簡單明瞭,都講到人的心裏去,聽起來非常舒服,猶如清泉灌透心肺,聽者無不心悅誠服,都紛紛爭相購買參加法輪功傳功班的聽課票。

李老師還當場給來諮詢的人清理身體。李老師打出的功非常強,效果神速,調理的效果立竿見影,很多人久治不癒的頑疾瞬間消失遁形。當時我患有多年的膽結石、嚴重的胃病導致放射性全身疼痛發涼、坐骨神經痛得腰都直不起來,多年來求百醫服百藥,成了有名的藥罐子。想不到經李大師妙手一調理,頓時感到一股陰涼向腳下排出,一會就感到神清氣爽,從未有過的一身輕的感覺。我心想這法輪功好生了得。回家後立即將這神奇效果通過口傳口心傳心向自己的親朋好友、同事宣傳,一下帶來幾十人報名參加貴州法輪功第一期傳功講法班,有的地方開來幾車人參加。

乙同修回憶:

九三年五月二十五日下午,我有幸參加了師父在貴陽舉辦的首場傳功講法班。地點在工人文化宮,門票五元,人數五百餘人,會場座無虛席,周圍都站滿了人,整個場氣氛祥和。當師父健步走向講台,掌聲雷動。師父精闢闡述了博大精深的宇宙大法及法輪功的特點,道明了法輪功不但有健身奇效,還可使修煉人同化真善忍心法,滋養人的心靈,提升精神層次,最終達到返本歸真目地的玄奧。學員們感到師父說出的句句洪音透入肺腑心田,貫耳如雷,茅塞頓開,在心靈震撼中撥正了生命的航帆,從此不再為名利情去爭去鬥。

當時我就暗下決心,這麼正的師父,這麼好的功法,千古難遇,我已幸得高師大法,我就認定了。師父在講法中打出威力無比的功,為學員們清理身體,把學員體內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都拿掉,只見師父揮手一甩,使信者大受裨益。當然也有悟性差的了,甚至還有不買票偷進場的,師父其實都知道,慈悲告誡說,要心誠才會受益的。

丙同修回憶:

有幸參加師父的傳功講法班後,師父的東北鄉音時常迴盪在耳邊,真不知是我多少世修來的緣份。接著我又參加了師父在貴陽辦的幾次法輪功傳功班,越聽精神越旺。同時,我家三代人也因我修煉法輪大法都沐浴在師恩浩蕩中。

九三年五月師父來貴陽辦班時,我那才五歲的孫兒也跟去聽師父講法,聽課時他看見旁邊有位老奶奶沒座位,就主動讓出座位,自己爬到師父的講台的台階下聽課。師父看到他專注聽課天真可愛的樣子,便微笑向他點頭。這瞬間佛光深刻在他幼小心田中,並成了他日後修煉大法,堅信法輪大法是真理,以及後來抵制道德敗壞世風日下對青少年侵襲的動力源。小孫兒未入學前,每天早上鬧鐘一響,馬上爬起來跟姥姥到公園去煉功,上學後,每見升血旗就發正念,默念師父的正法口訣。有時間就隨姥姥出去洪法,目前孫兒已到高三畢業要高考的階段,百忙中仍不忘記給老師、同學送真相、講真相,以救人為本。

當時得知師父將在濟南辦第二期法輪功傳功班時,我趕回東北老家,帶著親友鄉鄰到濟南去參加。在此次法輪功班聽了師父講法後,我那七十多歲的老姐,雖沒多少文化,但在師父加持下能通讀大法書。還有六十多歲的弟弟,信師信法,成天背著講法錄音,走鄉串寨,一心想把這最好最正最神奇的功法傳給更多的有緣人。

特別是我那在公安局任職的女婿,他在師父給他清理身體後,簡直判若兩人,到濟南參加班前,他患再生障礙貧血,經常血流不止,臉色慘白,跑了多少醫院也沒治好,還使病情惡化,年紀輕輕就得此絕症,心灰意冷,真是在絕望中度日如年。濟南班結束後,他回到家,人們就看到他紅光滿面,精神煥發,並聽他妻子說,就在他離家到濟南後第三天,他家房前窗戶下一棵大芙蓉樹被雷劈斷,挖開樹根一看,數百條小蛇奄奄一息,師父已把場清理了。這事傳出後,方圓百里,無人不對法輪功的神奇,對李大師的神功讚口不絕,使附近上百戶人家,紛紛湧進修煉法輪功。

丁同修回憶:

因父輩被惡黨迫害,從幼年開始,我是在苦水中泡大,在艱難中求生,落下了滿身疾病,肝炎、痢疾、美尼爾氏綜合症等,把我折騰得死去活來,加上丈夫曾經在文革等惡黨政治運動中成為被打壓重點,真是幾番生死,無助的迷茫,苦不堪言。

但天無絕人之路。九三年,師父送寶到貴陽,給此方眾生帶來了光明與希望,在法輪佛法的洪恩中,我們全家人失落的心從此得以勘破迷霧,豁然亮堂。

經師父在講法中給學員清理身體,不僅我一身的病痛不見了,而且,我身體裏不好的東西,也被師父善解了,當時師父慈悲的對我說,我不僅度你,我還得把它度到它該去的地方去呢!

在十多年的修煉中,我悟到,在修煉中只要走正師父所安排的路,再有多大的關難,都會在師父慈悲的呵護下走過來。

九四年師父在廣州舉辦國內最後一個法輪功傳功班,貴州許多學員知道後,立即通過郵購買了票,大家赴廣州一看,盛況空前,據說有六、七千人。當師父繞場一週清理環境時,發現許多買不到票的學員在哭,於是馬上做了妥善安排。後來師父在講課時還慈悲關照說在場外的和我身後的學員都一樣受益。師父日理萬機,在廣州辦班時,還在百忙中抽時間見貴州學員,了解貴州弟子修煉的情況,接見時,有個學員把孫子帶去了,師父非常喜歡孩子,還慈愛的用手摸了孩子的頭兩次。當晚這孩子發高燒消業,第二天孩子到講法場去聽課就恢復如初,師父給孩子淨化了身體。這位幸運的小弟子當年雖小,但對此事記憶猶新,並把師父對他的慈愛化為自己精進修煉的動力。

*****

此篇所記,僅是師尊在貴州傳功講法史實之鳳毛麟角,誠望更多同修寫出自己難以忘懷的珍貴回憶與心得,證實法輪大法的偉大和殊勝,助師正法,履行誓約,使更多眾生在佛恩浩蕩下真正得救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