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參加師父在長春、大連傳法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五月七日】每當回憶起師父一九九四年在長春、大連、哈爾濱和延吉講法傳功,對弟子慈悲苦度的日日夜夜的情景,使我感激不盡,流下淚水,永遠不能忘懷。為慶祝師父生日和在長春講法傳功十四週年,我要把師父九四年四月末至五月初在故鄉四市五次講法日子裏,我耳聞目睹的點滴事情和感悟寫出來,表達我們對師父的敬仰。

九四年四月二十九日至五月八日,我與大女兒榮幸的參加了師父舉辦的長春第七期傳授班。四月二十八日晚,乘列車到長春,被安排在長春站前旅館住宿,登記時發現一名北京來的五十來歲的女學員,我好奇的問:「您北京人咋不在北京學,還到長春來學法呢?」她立即說:「我有八種病,在北京參加七個班,好了七種病,還有一種病沒好,所以追師父到長春班來學法。」(當然,這是新學員不明法理時的想法。對真正的弟子,師父早已給清理了身體,修煉人是沒有病的。)

因參加長春班報名學員三千多人,儘管鳴放宮很大,也容納不下。為讓學員得法,師父決定把學員分成白天一個班,晚上一個班,師父每天講法兩次非常辛苦,但師父慈悲祥和,容光煥發。

我是第一次參加師父講法傳授班,初見師父和藹可親,平易近人,處處是修煉人的楷模。在傳授班上我看到師父身後和兩旁坐著另外空間的神也來聽師父講法。從第三天起,我的眼前出現五顏六色的光環,走路一身輕,全身輕飄飄的,沒有疲勞的感覺。我見到師父慈悲祥和的面孔,聽到師父講法的洪亮聲音,就像發生在昨天。

師父講法時只備一張很小的紙,我從遠的位置上看,也只寫出幾個問題題目。師父一堂課講兩三個小時,滔滔不絕,上曉天文,下知地理,古今中外,簡單明瞭,深入淺出,有聲有色,學員感到輕鬆舒適,都溶入了慈悲祥和的能量場中,沉浸在宇宙最高法理真、善、忍中。師父講法使學員明白了怎樣做一個好人,做一個超常的人,使我的心性與境界不斷的提高與昇華。這是我在傳授班的感受。現在回想起來,真是感激不盡,熱淚盈眶,沉浸在無比的幸福中。

在傳授班上我突然想起,回來後怎樣把大法在當地洪傳開來,我向師父做了彙報請示,得到了師父的肯定答覆和具體指導。所以我們當地大法學員隊伍不斷擴大,修煉的人成百成千的增加。

師父非常了解學員心情,體貼學員。五月一日,師父親切的與學員合影留念,我站在師父的左後方,大女兒緊挨著師父身邊。師父站在鳴放宮前門,時而站到東邊組,時而站到西邊組,一組接一組照相。我一直站在師父身邊,看著師父那樣勞累,十分心疼。師父始終笑容滿面,滿足了每個學員要求;學員心情無比激動,不時的響起陣陣掌聲,那個場面真是佛光普照。

傳法班結束前,師父還親手給學員寫了長春第七期法輪大法傳授班結業證書,蓋上師父的大印章,發給我們。

九四年七月一日至八日,我和大妹子、老妹子、外甥女及大女兒參加了師父在大連的講法班。在班上外甥女把錢包丟了,第二天大連負責人在講台上用麥克風喊「有人拾到錢包,請丟者前來領取。」外甥女上台領回。在講法班上,甚麼也丟不了。七月八日,在講法班將結束的結業式上,大女兒和外甥女向師父獻旗,旗上寫著:「堅修大法師引路,弘揚大法遍全球。」在結業式講台上,師父雙手接過弟子所獻的多面錦旗,並和每個弟子親切握手。我激動的熱淚盈眶,會場上響起熱烈的掌聲。在返家的列車裏我睡著了,車到新民站我突然醒了,一睜眼看到一片耀眼的光團,怎麼眨眼也長時間不滅,我又驚又喜。大妹子說:「師父也坐這列車回北京。」這是師父在列車上發放功能與能量,是師父的威德與神奇,時時刻刻鼓舞著我。

九四年八月五日,是我全家又一個喜慶難忘的日子,我老伴同大妹妹、大兒媳及孫子、大女兒及外孫一起參加師父在哈爾濱冰球場為四千人舉辦的講法班。九四年八月二十日,大女兒參加師父在延吉市的講法班。回憶此情此景,感到無比幸福,無比榮幸。

七二零以後,惡黨破壞大法,攻擊我們師父,全國鋪天蓋地的謊言和誹謗,迷惑世人。邪黨說師父斂財,利用辦班賺多少錢。實際師父辦班十天只收四十元,是全國氣功班收費最低的,而且師父不直接收費,都歸當地氣功協會收費。師父把延吉班收費的七千多元,在結業的儀式上捐獻給當地紅十字會了。師父救度眾生,不求名利,浩蕩佛恩。

九四年十二月三十日,我與四十名同修參加了師父在大連體育館為六千多人舉辦的講法報告會。當師父穩步的步入會場時,全場起立,掌聲雷動,歡迎師父的場面無以言表。我們聆聽了師父三個小時的講法報告。師父在報告會上同每次講法班一樣為學員調整身體,師父告訴大家,每人想自己的一種病,如自己沒病,想家裏人的一種病,等師父一聲口令一揮手,大家一起跺腳。師父把全場分成兩次調整身體。弟子們起立,聽著師父口令,看著師父揮手。全場絕大多數人感到輕鬆舒暢,疾病不翼而飛。報告會上爆發出長時間激動人心的掌聲,人人沉浸在佛恩浩蕩、無比幸福喜悅之中。

轉眼十四年過去了,回憶師父在長春、大連講法傳功那一幕幕,記憶猶新,歷歷在目。在邪黨腥風血雨、空前殘酷的迫害中,弟子還有各種人心和執著心反映出來,有時修煉的還不精進,還有很大的差距和不足,愧對師父慈悲苦度。弟子只能努力做好三件事,彌補自己的過失,決不辜負師父的希望,緊跟師父走好走正最後的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