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法輪大法在鄭州的洪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五月三日】一九九四年六月中旬的一天,一個同事對我說,你整天練氣功,人家氣功班都快結束了,你也不去看看。我到氣功協會一看正在賣書,我買本一看是《法輪功(修訂本)》,一翻「中國法輪功是真正的性命雙修高層次大法」一行字躍入眼中,我心中一震,當時就強烈地感覺到:這就是我要找的大法。隨即就奔向正在照像的人群……

當時我看到了一位年輕、魁梧、和藹可親的氣功大師在炎熱的陽光下分別和各省市地區的學員照像。當時我就感到和老師有緣,所以李老師走到那我就跟到那;後來老師對著體育館前門台階上的一群學員說:鄭州的學員請注意,一會照完像咱們進去說說。這時我就也站在台階上等著。

照完像,大家隨老師走進體育館內場。李老師建議大家席地而坐,我正好坐在老師面前,雙手捧著寶書,非常激動!李老師讓大家提問題,大家提了不少問題。在老師左邊坐的一個中年女學員激動地一直在不停的流著淚,泣不成聲。老師還說這次來鄭州辦班,沒想到鄭州的學員這麼少,才一百多人。大家請老師以後再來鄭州辦班,李老師說沒有時間了,不可能再來了!你們就是大法在中原洪傳的種子!最後老師指定了幾個人員負責把大家組織起來好好學法煉功。

散後,我一直跟著老師走到體育館前的馬路旁,目送老師走過馬路往南而去,我沒能跟到旅館,怕影響老師休息。回到家我一口氣把《法輪功(修訂本)》書看了幾遍,非常激動、非常高興,我知道得到這本書就是得到大法了,以後再也不用看那些亂七八糟的書了!我非常興奮的對家人說:你們在我身旁做個證,從今往後我再也不用吃藥、打針到醫院看病了!十三年來我真的沒有吃過藥、打過針、看過病,誰見都說我紅光滿面身體好!我心裏明白這其中李老師為我承擔了大部份病業。

第二天上午學習班結業。早上學員們都入場了,我在場外等老師,當我到體育館天橋頭的馬路邊時,看見李老師和一個身穿嶄新道袍,長長的頭髮梳著整齊髮髻的年輕道士說話,過了一會那道士站到老師身邊有人給合了影。當時我真想湊過去,怕有影響沒敢靠近。之後,老師快步走向會場,當走到天橋中間時探身對一個衣著不整靠著橋欄在地上半坐的老人說:你老也來了!

一進會場我就坐在台前第一排,我想這樣離老師近看得清楚些。開始煉習「第五套」神通加持法,由於自己沒參加班不知道怎麼做,就東張西望也比劃著學,這時我看見李老師走到會場的後邊一個一個地給學員糾正動作。之後老師給學員解答問題,當時自己聽不太清楚,過後看錄像聽錄音才知道,由於這次學習班新學員少老學員多,老師講法講的很高,對我震動很大!

有個老年學員得法前就開著天目,她對我說:開班第一天在非常破舊的風雨球場內上課,當老師一進場她就看到一個非常大的光罩一下子就把整個傳法場罩了起來,講台雖然破破爛爛,但用天目看台上擺滿了鮮花,非常漂亮,氣功協會的一個負責人對我說:辦那麼多班,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好的氣功師,李老師平易近人,上課很準時從來沒有晚到過。他跟著聽了幾堂課就把多年去不掉的吸煙壞習慣一下子給戒掉了!

一九九八年夏,鄭州市籌備「法輪大法心得交流會」。天近黃昏將要亮燈時我看到主持會的站長頭上有個像滿月一樣亮亮的圓形輝光,我意識到:這是老師給我的顯現,自己要主動配合站長做好大法洪傳的工作。

大法心得交流會有近四千人參加,在發言中有個七十多歲的老人給我印象很深。他原來在國家安全部工作,因一身病生活不能自理就從北京來鄭州孩子家養病,跑了多少大醫院看了多少名醫也不解決問題。有一天他出來散步看到一群人在紫荊山公園煉功,就跟著比劃著學,當時感覺很舒服,一問是法輪功,他跟著煉了一段時間後生活就能自理了,而且去醫院一查很多病都不見了,當時在心得交流會上他激動的說都說不完!

有一次周口地區召開大法心得交流會,我隨站長們去參加,在發言中有個老年婦女的事例至今難忘。她家住在周口市,原來不但一身病吃藥都要從醫藥公司整箱批發,而且幾十年來一直是駝著背,走路得彎著腰,這在周口市很多人都有印象。她有一次出門溜達看到有人在煉法輪功,就隨著煉了幾天後腰竟然能直起來了,煉了一段時間身體非常好也不用吃藥了,這事在當地影響非常大,很多人都是見證。周口地區原來有個人來鄭州看病時得大法,後來這人回去傳法發展到幾乎每個村都有大法煉功點,有多少萬人參加修煉是難以計算的。

有一次,一個單位的幾個功友開小型心得交流會邀我也去參加,其中有個功友是高級工程師還是單位黨委成員,他說一定要來參加把自己的事蹟心得給大家說說。他很早就得法,煉了一段時間的功,後來怕別人說是搞迷信就停了。過了一年多他突然得了腦溢血渾身不能動,兩眼也看不見送醫院搶救。

這時他躺在病床上想:這樣就是搶救過來也要落後遺症,後半生怎麼過可想而知,如果堅持修煉最起碼會是個健康的人。想到這他決心不再吃藥打針了,從新學法煉功。他的決定讓醫護人員大吃一驚,不可理解。由於他的家人也是老學員,非常理解他,也非常配合他開始學法煉功。當時他要學法就能看到大法書上的字,要煉功就能站起來,這給了他很大勇氣和信心。後來就出院回家天天學法煉功,過了一段時間就基本恢復正常了,去參加法會就是自己走著去的。

我們煉功點有個在公安工作的功友,他家人也煉法輪功,夫妻倆因過關發生矛盾時常打電話叫我去交流心得。有一次,他對我說:在一天的深夜剛醒看到他妻子在煉靜功,一會漸漸的離床起空,當時不敢出聲怕驚動她。交流多了關係熟悉了,他對我說:他在公安局政治科工作,來煉功點實際是來蹲點了解調查法輪功情況的,經過長期觀察覺的這個功法確實很好就跟著煉起來了,而且還帶動他的家人也煉。我們都知道當時幾乎每個煉功點都有公安局派出所的人在蹲點調查情況。

回憶法輪大法在鄭州在中原的洪傳,我感慨萬分,一九九四年傳法班結束時實際只有幾十個功友堅持學法煉功,後來發展到全省各地、市、區、縣、鎮,大法學員有幾十萬、幾百萬、上千萬,難以估計。

一個教人修心性按「真、善、忍」做好人,使上億人解脫病魔得到一個健康身心的宇宙大法,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開始遭到中共惡黨空前的造謠,誹謗!多少大法弟子被活摘臟器迫害致死,有多少人被綁架勞教和判刑無法統計!

我們走過來的大法弟子不但要堅持學法修好自己,而且還要找回失散的功友共同講真相救度眾生,做好老師講的三件事,走好最後的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