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師父在貴陽舉辦第一期法輪功傳功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五月十四日】甲同修滿懷感慨的心情說,法輪功的洪傳,不靠打廣告,不用寫海報,就是先得者喜之,覺的太好了,於是口傳口,心傳心,在貴州吸引了眾多氣功愛好者,有緣人踴躍報名參加了師父在貴陽舉辦的第一期傳功班。

九三年五月二十五日該班在省地礦局樓上大廳開課,參加者三百餘人。師父為方便上班的學員聽課,把上課時間安排在下午七時。法輪功第一期班傳功場莊嚴肅穆,七時師父準時出現在講台上,用炯炯有神目光掃視會場一週,大家頓時感覺到慈悲祥和的狀態,頓時大家肅然起敬,靜心恭聽師父傳出的法輪佛法的洪音。

師父講課時不用講稿,語言乾淨俐落,娓娓道來。大法真理強大的感染力,一下子吸住了學員的心。正當大家聽得入神時,突然熄燈,而且連續三次。修理人員總查不出故障,(後來知道其實就是師父在《轉法輪》書中提及的那蛇怪在作祟、搗亂。)很快,只聽得師父用沉著冷靜的聲音說,大家不要急,一會兒就好,接著,師父打了幾個手印,拍拍手說好了,馬上電燈復明。

清理完後,繼續講課。講課中師父根據學員們接受的情況,隨時變換採取相應的傳授方式,用淺白易懂的語言,闡明了博大精深的宇宙真理,迅速開啟了學員的心扉,使聽課者心靈產生強烈震撼,使世界觀產生巨變。真可謂:「悠悠萬世行,尋他千百度。緣者登歸途,法光散迷霧。慧者心自清,苦中樂長駐。俗世洪流醒,方驚天地殊。」(大法弟子歌曲《登歸途》)

在第一期法輪功傳功期間,貴陽天氣一直很陰沉,濃霧密布,但雨總下不起來,是師父要讓學員們安心聽課啊!在學習班快結束時,師父讓我們跺腳祛病,給每個學員清理身體,因為師父打出的功太大,當時有些學員反應猛烈、頭暈、發熱、發麻。有學員急忙去告訴師父,師父馬上慈悲安慰說,給你們清理身體,那些東西被銷毀,它是有反應的,但不會有甚麼問題,有師在呢,大家放心。

師父講完課就親自給我們教功,並認真的手把手糾正學員的動作,有些學員在煉站樁功和第五套「神通加持法」時,不能堅持的,師父不斷鼓勵要堅持!教完功後,還讓學員們提問題,然後耐心給予解答。人人都感到沐浴在慈悲的關切中。開班的後幾天,師父還親自和學員一道選出輔導員和選擇煉功場,並給清場。真是關懷備至。

師父生活簡樸,不住賓館,就住附近的小旅社。師父初到貴陽時,接待方僅出十元給師父用餐,對隨行人員不管,後被師父拒絕,親自安排並和弟子們一道用餐和住宿。每次下課,師父徒步回旅社途中經常會遇到學員,有時或請師父簽字或請師父合影,或提些細小問題,師父欣然允諾。如我問師父:「煉法輪功後,能不能吃生涼的東西?」師父說,想吃就吃,能吃就吃,煉法輪功很隨和,大法大道至簡至易。師父時時處處言傳身教,以身作則,給我們留下光彩照人的楷模。

乙同修也無不感慨的說,也不知我是若干世修來的奇緣,有幸參加了師父多次傳功班。自在貴陽參加了師尊的諮詢報告會後,就覺的這法輪功造詣高深,天上人間獨有,加上實修心、勤煉功受益匪淺,真是美不勝收。於是總想把世上最珍貴、最好的事告訴更多的人,讓他們都能受益。就以現身說法,奔走相告,希望親友與同事們莫失這萬古良機,千萬不要與這瞬間即逝,將來不會再有的,佛法洪傳於世度人的機緣擦肩而過,否則將是人永遠追悔莫及的!結果,我們單位,一下有幾車人去貴陽參加法輪功第一期傳功班。

我家三代人與恩師也結下了這萬古聖緣,而且,一直幸得師尊洪大慈悲的呵護。由於我對法輪佛法百分之百的虔誠,使我越聽越想聽,越學越想學。師尊在貴州傳功後又趕往成都辦法輪功傳功班,於是與同修們相約,過了這村可沒有那個店,失去的每一次機會不會再有,赴成都聽師父傳功講法一定成行。

就在我準備動身的前幾天,老伴突發膽結石,必須緊急送醫院動手術。面對另外空間邪惡的干擾,我心想學佛法是最正最好的,誰也阻擋不了,師父會呵護的。於是從容把老伴送到醫院動了手術,結果奇蹟出現了,老伴動手術後,包括輸血、輸氧、康復僅三天時間,老伴就能下地活動了。並對我說:「我沒事了,你安心去成都吧。」當時,醫生說像這樣的病人,不得住院幾個月,半年的。怎麼幾天就好了?!稱奇不已,我流著淚告訴醫生,這是因為我修煉了法輪功後,給我家親人帶來的福份啊!謝謝恩師!我如期啟程赴成都取經去了。

師父在成都傳功很忙,但還抽時間來看望,心裏常牽掛著貴州大法弟子,了解我們修煉的情況,鼓勵我們精進實修,並一定讓更多有緣人得救得度。自此貴州洪法活動轟轟烈烈的開展起來,由法輪功學員自發舉辦的九天聽錄音、看錄像傳功法幾乎遍及貴州各地的城鎮、工廠、農村。修煉法輪大法的人越來越多。

隨著自己精進實修,身邊神奇事也越來越多。如,我家八十多歲的老母親,因大腿骨折,不能行走。一日,我有事外出,看天上晴空萬里,就把母親搬到院子裏曬太陽,於是外出辦事,中途,突然狂風大作,一陣暴雨傾盆而降,使我措手不及。在趕車回家路上,心急如焚,心想家中人都外出,老母親沒人照料,怎麼辦?等我忙三火四趕到家一看,老母親躺在屋裏安然微笑的對我說,雨還沒落下,就有位不認識的年青人把我背回屋裏。我脫口而出,這不是師父派來的嗎!謝謝恩師,真是急弟子所急呀!

又如九四年師父在鄭州辦傳法班,我的兩個孩子,常聽我說到法輪功的奇功奇人,於是借假期都想到鄭州參加師父辦的法輪功學習班,親身見證師父的神威。但我們大人抽不出時間送去,於是兩個孩子自己就去了。回來後告訴我發生在他們身邊的奇事。兩個孩子在法輪功學習班結束後,順便回山東老家。她倆乘坐的火車,是深夜到達所下車站,但我老家距車站還有幾公里,並得穿越很大一片玉米地,當晚天漆黑,伸手不見五指,兩個孩子其中小的才十歲,膽小得真想哭。兩人走到玉米地時正發愁,突然來了個大人,打著電筒慈祥的說,我送你們回家吧。我們悟到這是師父在呵護小弟子啊!接著在開學前,兩個孩子由北京購票趕回貴陽,又遇奇蹟,當他們排隊購票快輪到他們時,才知北京直達貴陽的票,只剩下兩張了,而在他們前面還有一人也要買這個票。大孩子情急中想起師父,就一念,突然聽前面人說不購此票了,使兩孩子及時購票同車趕回家。師父的關懷無微不至啊!

丙同修千恩萬謝的回憶說,九三年五月有幸聆聽了師尊在貴陽舉辦的法輪功諮詢報告會。接著又參加了師父辦的法輪功傳功班,還認真拜讀了《中國法輪功》(修訂本)法輪大法真理的光芒,照亮自己迷失的心智,內心所有對人生的困惑都解開了,並得到師父清理身體。自己以前滿身病痛(支氣管擴張、下肢麻木發涼、胃出血、神經衰弱等),久病尋醫,練過其它功都不見好。現在卻頃刻煙消雲散,整個人感到從未有過的神清氣爽。老伴見法輪功祛病健身神奇功效,很快也成了修大法的受益者。

他五八年工傷致殘(上班時,被爆破炸藥崩起的物體打破頭蓋骨,腿負重傷,當場昏迷不省人事,在貴陽醫院搶救一個多星期。此後,落下許多後遺症,經常頭頂巨痛,腿傷導致坐骨神經痛,痛得坐也不能站也不能,六月大暑天,還得穿棉衣。)每年都要送去住幾次醫院,成了個藥罐子,醫藥費不知花了多少,求過名醫,練過氣功,收效甚微。真是度日如年啊!但在師父傳功班上,經師父讓跺腳去病,接著發出許多法輪給調理後,奇蹟出現,三十多年來使他痛不欲生的頑疾,消失遁形。真正感到沒有病的輕鬆與愉悅,行走如飛。

我倆親身體驗法輪功的神奇,都感歎若不是有幸在法輪大法中修煉,我們已入黃泉不在人世。這也成了我們向眾人及親友講真相的有力鐵證!也是我們堅修大法的動力。尤其是宇宙大法的真理,永恆不變的「有得必有失」,「善惡必有報」,「業力的轉化」等法理使人心修得完美無缺,修成宇宙中無私無我,先他後我最偉大,最好,最正的生命。而我們這受黨文化腐蝕多年,又是從為私為我舊宇宙出來的生命,隨時都會遇到能否在實修中割捨自我,守心節欲的事。

我剛得法不久,一次到公園去煉功,正值金秋十月,各類秋菊爭相姘豔,著實惹人喜愛,於是,插花癮發,控制不了自己,便動了壞念,掏出掛著鑰匙的牛角刀去割菊花。誰知牛角刀不聽使喚,我索性連根拔出帶了回家。走到門口找鑰匙開門,怎麼也找不到,馬上悟到是我幹壞事所致。立刻在心中向師父認錯,說這樣損人利己的事絕不會再有第二次。當晚夢中,我的鑰匙失而復得。

次日,到公園一問,被一位清潔工拾到歸還給我。自此,在修煉中,時刻注意用修煉人的標準來對照自己的一舉一動,一思一念,從小事做好,漸漸修去「私」,做個合格的大法弟子。其實,敢於割捨,師父早給我們留下了參照的典範。如,一次師父來貴陽辦法輪功學習班,與主辦方議好,按四六分成,後來主辦方嫌六成少,幾乎把辦班費吞了。學員們都為此憤憤不平,但師父以海納百川之氣度一笑了之,根本不當回事。該得的師父都坦然而捨,如此正的師父門下弟子還能去爭自己不該得的嗎?

丁同修含著淚述說,修煉法輪功前,我是幾十年的老病號。每年入秋就離不開棉帽、衣、褲。長期臥床,成了全家人特殊保護的對像和累贅。聽聞師父親自到貴陽傳佛法,無論如何都要去聽,「朝聞道夕可死」,這是距死不遠的我,當時唯一的心願。我是被家人抬進師父傳功場的,在師父給學員們清理身體時,我馬上感到一大股陰涼氣往腳底下去,頓時全身暖呼呼的,清理完後,師父說放鬆,站起來往前走!開始我心七上八下嗵嗵跳,師父鼓勵說別怕,沒事的,你走呀!於是,我竟行動自如走起來,全場鼓勵掌聲使我淚水漣漣。當時,我的天目也開了,看到身上有很多法輪在轉,看到師父教功照片上的眼睛會動,回到家看到滿屋是金色的法輪,師父連我家環境都給清理了,真是三生有幸啊!自此,我們全家三代人絕對信師信法,無論風雲怎麼變換,邪惡有多瘋狂,都動不了我們堅修大法的心。

像這類同修們經歷的修煉法輪佛法中神奇的事,在貴州各地都有,真是多得不勝枚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