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參加師父在貴陽舉辦第三期法輪功學習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五月十日】為了滿足貴州越來越多想學習法輪功的氣功愛好者的願望,在省氣功協會的邀請下,師父在百忙中於93年8月再次來到貴陽開辦了第三期法輪功學習班。下面是幾個參加當時法輪功學習班的學員的回憶。

同修回憶之一:

此次辦班,開始是租用省政府禮堂,後來,因為來聽課的學員越來越多,禮堂內外站滿了人。於是出租方見勢要求増加租場費。師父善意解釋說,前面辦班時,有人嫌收費低,要求提高學員門票,考慮我傳法宗旨是度人,不能給學員造成困難。現在中途要加收錢,增加學員負擔,我不同意!當時,對方沒有達到目地,做了許多不敬師不敬法的事,但師父寬懷待人,根本不予理會,只是把會場換到少年宮後,繼續講課。這之後,個別人利令智昏,還準備在師父離開後,辦九天聽師父講法錄音班,想用法輪功來收費賺錢。師父打來電話,嚴厲制止,並將其人功給收了!

師父本著對社會、對學員負責,洪傳大法,救度眾生操盡了心。辦班期間干擾也很大,有邪靈的干擾和一些亂神對學員的干擾。一日新疆有母子倆赴昆明,經過貴陽時,聽說師父在此辦班,於是急忙趕往傳功場,途中被壞人攔路搶劫,那兒子對搶劫者說,不許動我的包,裏面是法輪功的書,那人聽後馬上逃遁。一天,師父在講課時,告訴學員:「剛才,我們有兩個學員趕來聽課,被車壓在輪子下,都沒事呢。」

另有一件更神奇的事,一天,從遵義滿載一車人趕來參加師父的學習班,因時間緊忙趕路,行車途中四個車輪飛了一個,誰也沒發現,等趕到辦班現場,學員下車後才發現,怎麼車子只有三個輪子?全車的人吃驚之餘,都明白是師父在保護學員啊!激動與感恩的淚奪眶而出。這樣在師父的精心呵護下化險為夷的事在法輪功修煉人中層出不窮!

同修回憶之二:

我曾是皈依佛門的居士,對氣功也很愛好,過去聽了不少氣功報告,也不太信哪一門派,主要練太極劍,也不見多大進展,都不是我內心要找的。一天,我聽一位氣功協會的朋友以非常認真的口氣對我說,法輪功是超越目前所有氣功的好功法,是天下第一的奇功,創始人李大師更了不得。而且,要與佛門有緣,根基較好的人才能修成呢!我一聽這不是我求之不得的嗎?!感覺佛緣就在身邊,錯過前二期李老師來辦班的機會,此次再不能再錯失良機啊!我馬上訂購了師父第三期法輪功學習班的票。每張40元(老學員半票),這是我見過氣功班收費最低,也是全國最低的。地點在省政府禮堂。

開課時我坐在前三排,目地是一則可看清這位譽滿神州的氣功大師;二則聽得更清楚,別落下甚麼。快到時間了,大家都急切等待著。一會師父出現在講台上,學員們掌聲經久不息。師父給我的印象是年輕正氣,身材魁梧,著裝簡樸,神態祥和慈悲,好似活佛下世。聽了第一堂課,師父所強調和闡述的煉功不長功兩個原因,使我內心無比震撼。過去從不懂何為修煉?更沒聽別的氣功師講過修煉是直指人心,向內去找,紮紮實實修煉這顆心。明白了以上心法,生命如夢方醒,擦亮了因墜入紅塵後被世俗、物慾橫流迷亂了的雙眼,清除自己骨子裏舊有的、非善良的、為私為我的意識觀念,改掉過去許多陳腐的處世方法。並以和為貴,學會做事首先想別人,先不強調我自己如何如何,學會善待周圍的一切人和物。經過這樣一個踏實的內心世界的更新過程,給我打開了一個全新美好的境界,使自己精神生活質量提高。認識到,心靈富有勝過其它,漸漸的淡泊了物質利益的享受與追求。棄捨執著,在物慾誘惑中,用大法來衡量,該我得者就要,不該得的決不貪!」

師父講課時打出強大的功,把我過去因在名利場上爭來鬥去,搞糟的身體調理到無病一身輕的狀態,而且好的給留下。同時師父給開了天目,我看見師父給打下去許多不好的東西,看到師父一揮手間,七彩法輪滿天飛舞,這一切的神奇與玄妙使我在8天的聽課當中淚水漣漣。內心深深慶幸,我終於找到無所不包,無所不能的法輪佛法。所以無比珍惜《轉法輪》這部曠世巨典。而且時刻感到自己溶入大法的美妙。不久我的例假又來了。而且,我家三代都在大法福祉中受益。尤其是我弟弟,大法給了他第二次生命。零六年除夕夜,他忽然昏倒在床邊,不省人事,送醫院搶救,經檢查發現,頭上有四個包,當時動手術切除了兩個,不久又發現病源在肺上,肺葉上長有3.7公分的硬包塊。醫院診斷為晚期肺癌,要做四個化療,藥物反應劇烈,生命垂危,我守護在弟弟身邊,告訴他和我一起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經常給弟弟講真相,他很相信大法)。奇蹟出現了,很快脫離危險,從死神手裏奪回了生命。而且康復迅速,頭上又長出了新髮。不久痊癒出院,出院前經醫院檢查,當時未動手術的兩個腦瘤和肺葉上的癌包塊不翼而飛。醫生稱奇驚呼不可思議!我和弟弟都明白是師父給了弟弟第二次生命!我經常用這鐵證如山的事實,向親友,同事講真相,見證師父的偉大慈悲與法輪功的神奇殊勝。」

同修回憶之三:

我人生坎坷貧病交加,患有心臟病、嚴重類風濕、鼻孔萎縮變硬,長期無法睡覺,頭痛、氣喘、高燒、氣喘、鼻血不止。(每次出血,用十張紗布都堵不住,還堵得滿臉腫脹。)真是禍不單行,不久又患了左大葉急性肺炎。我丈夫是工人,工資低,而且隨時面臨失業的威脅。(當今中國,如我家這樣在貧困線上掙扎,失業和面臨失業的工人有幾億。)為了治我的病,一家人紮緊褲帶,咬牙借債,送我到幾家大醫院救治。幾年折騰下來,結果不但毫無轉機,還被醫生判了死刑──此病無法治!同時,家裏已債台高築。真是雪上加霜啊!而我上有高齡老母,下有三個未成年的孩子,自己又成了個等死的廢人,求生不能,求死不行。內心絕望苦楚,無奈中度日如年,以淚洗面。

就在此時,大慈大悲的李大師洪傳佛法,恩賜佛光,照臨我身,使我絕處逢生,給我的生命帶來了希望與光明。在師父辦班期間,從始至終,我都是流著淚在聽。一天師父給學員調理身體,我看見師父手一揮,突然聽到耳朵裏炸裂般的巨響,接著流出一團濃黑的東西,頃刻感到全身舒暢,病痛消除。當時,我真想跪在師父腳下,敬謝救命之恩。但是我明白就是傾盡所有也無以回報師父於萬一啊!唯有絕對信師信法,一思一念,內找歸正,修成師父所要的生命,才不負師父慈悲救度。

自修煉後我與過去判若兩人,人人都說年青二十歲,全身使不完的勁,修煉大法後我親身的變化,使周圍的親友群眾,單位裏的同事改變了受惡黨抹黑法輪功的謊言毒害。並從法輪功在我身上展現的神威,看到大法是真實不虛,利國利民的好功法。於是吸引了許多人加入到大法修煉中來。眾口齊稱:法輪功才是老百姓真正脫離苦海走向幸福的大救星啊!

所以七年多了,無論惡黨迫害法輪功有多殘酷,我都堂堂正正走在堅修大法路上。堅貞不懈。

同修回憶之四:

我五歲那年在山東老家,中共惡黨逼我哥哥當兵,母親讓他走了,惡黨把我父母吊在樹上逼問。突然日本人進村,全村人都跑了,四個姐姐也跑上山了,我年紀小跑不動,村裏只剩我和吊在樹上的父母。日本人沒有傷害我們,事後,惡黨以此為由,挖了兩個坑,活埋了我父母,然後準備活埋我和四個姐姐,全村人都來求情,才使我們活了下來。我們成了沒有父母的孤兒,只好各奔東西,我被送人了,自幼在淒風苦雨中長大,患了許多病(胃痙攣、骨質增生壓迫坐骨神經、美尼爾氏綜合症)。丈夫是個老實的工人,工資低微,兩個孩子上學,真沒三天好日子過。

是慈悲的師父把這宇宙大法送到了我們手上。師父辦班學費不高,否則我們湊錢買票都難。女兒在學校省下的錢買了兩張票,我母女終於有幸走進學習班,喜聞佛法。得此宇宙大法,心裏亮堂,明白了當人為甚麼那麼苦,師父洪傳佛法就是給苦難中的眾生,一部上天而永遠脫離苦海的梯子。只要修煉人同化真善忍,返本歸真,扶著天梯而上,就能回歸永遠美好的家園。就是這最好最正的大法大道的修煉,使我們坦蕩的走在助師正法的路上。

師父關愛每一位弟子。記得師父初來貴陽時,我女兒在校讀書,我聽完師父的諮詢報告散場時,遇到氣功協會的一位氣功師對我說,叫我女兒快來學。回家我告訴她,由於是住校幾乎不可能有這個時間,但是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她如願以償。(此時,忽然出現全省中專學校珠算定級比賽,校方規定參賽選手可免晚自習考勤。)在一次聽課間隙,學員圍著師父要求簽字,師父無暇休息,儘量滿足學員的要求,師父身邊的劉大姐看到眾人把師父團團圍住,急壞了,勸大家散開,在此情況下,我女兒站在旁邊,不知如何是好,誰知師父接過她手中的本子,給簽了字。她心裏直稱奇,師父怎麼知道她心裏想的?

有一位同修,得法前,患許多病,到處尋醫,也練過氣功,都沒有轉機。93年她有幸參加了師父在北京東方健康博覽會的諮詢報告會,當場師父給她清理身體,使折磨她多年久治不癒的頑疾飛灰煙滅。自那以後,她與貴州同修一道,致力於把法輪大法傳給更多有緣人。她還談起一件奇事,她當常人時,在家中行走,經常無故摔跤,一次雷雨天,屋裏突然停電,看見一股綠光從房間空中晃過。不知是甚麼,覺的奇怪。93年師父赴貴州傳功結束,返回北京前到過她家,一進屋就說,你家中不乾淨,於是師父用手一抓,讓她看見原來是一條青蛇,並說此物已修了六十年。師父清場後她家便順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