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成都龍泉大法弟子遭迫害的部份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三月七日】

1.大法弟子鮮明珍遭綁架迫害

鮮明珍,是成都市龍泉區法輪大法修煉者。2001年6月的一天早上8點,有人敲她家的門,她把門打開,來人是她們單位保衛處的杜培、張軍。他們說:聽別人說你家有法輪功資料,趕快交出來,不然就罰款、拘留。說著就進屋,把書、資料、錄音機等全部搶走。接著,杜培打電話說帶個搜查證。馬上來了七、八個警察,其中有劉建平、郭小河、龔建國等,他們把鮮明珍帶到航天分局派出所,同時惡警們把鮮明珍家翻個底朝天。

晚上,鮮明珍說要回家,杜培說,我叫你女婿來接你,你女婿來了你要叫他拿錢。鮮明珍問拿甚麼錢?杜培說:拿認識費,因為在你家搜出了東西。鮮明珍問他要多少,杜培說:4000元。鮮明珍說4分都沒有,我只有50多元生活費,沒有錢。我家有沙發電視,你去搬。張軍說:誰要那些東西,要的是錢,我們在你家翻到有錢。鮮明珍說那是生活費和大女兒交保險的錢。杜培說:甚麼生活不生活,保不保險,我們要的是錢,不拿錢就不放人,要拘留。後來鮮明珍女婿和親家在杜培和張軍的威脅恐嚇下拿1000元錢,才救出了被綁架的親人。

2001年11月11日晚,鮮明珍與大法弟子李芳玲在長柏路航天醫院家屬院貼真相不乾膠,被惡警抓住,送到航天分局。劉建平、余洪、郭小河等人又抄了鮮明珍的家,同時把鮮明珍帶到航天分局,盤問東西哪來的?後把鮮明珍銬在二樓右邊樓口上,李芳玲銬在左邊。直到第二天早上5點左右,惡人怕別人看見,又把兩人銬到後院露天壩的鐵柱子上。她們就大聲講真相,辦公室沒人吱聲。中午又把他們送到北幹道派出所。等他們酒足飯飽後,又把鮮明珍兩人帶回來,非法搜了她們兩家。下午6點鐘,又把鮮明珍兩人送到龍泉拘留所,非法關押了15天。

2005年6月,有一天下午6點鐘,有人敲鮮明珍家的門,當她打開門,突然闖進來3男2女,要拉她走,鮮明珍就跑到廚房陽台上大聲喊:土匪又闖民宅了。這時2個女的來拉鮮明珍,鮮明珍推開她們,大聲說:你們沒有資格拉我,我是修真善忍的,你們不配。後來兩個女的,一個男的連拉帶推,把鮮明珍推出門外。鮮明珍死死的抓住樓梯的鐵欄杆,大聲說:無論如何,我都不走。一個高個子男子(龍泉鎮610頭子、綜治辦主任朱彰林)就說:我打電話調30個人來,鋸掉欄杆,也要把你帶走。見鮮明珍不怕,又來的說:到居委會寫個「保證不煉」,就回來。

這時,樓上樓下的鄰居都在場,有不明真相的說;共產黨不會騙人,你去嘛。惡人又對鮮明珍的女兒說:保證去一趟就回來,我們好交差。鮮明珍的女兒聽信了他們的話,哪知道下樓後,就不讓鮮明珍的女兒同去。鮮明珍的女兒說:我媽媽不會寫字,我去幫他寫。他們不讓,鮮明珍的女兒方知被騙。惡人說:騙下樓就走。鮮明珍的女兒硬行上車,到了航天賓館門口,北幹道派出所來了4、5個警察,強行把鮮明珍的女兒拉下車。拉的時候,鮮明珍的女兒氣的差點休克,過一會兒甦醒過來,一頭撞汽車上,哭喊道:你們把我媽騙走了,我不活了。在這種情況下,鮮明珍說:等我女婿來,把我女兒交給他,以防出事。惡警一齊說:出了事是你的事,不是共產黨的事。他們毫無人性,強行把鮮明珍拉到新津洗腦班,非法迫害了一個月。

2.大法弟子李芳玲遭綁架和洗腦班迫害

2001年11月11日晚,李芳玲和鮮明珍到航天醫院家屬院發真相資料,進院後,兩人各上一個單元樓上去發,發完下來,她們兩人就走散了,後來李芳玲在院內邊發資料,邊找同修。帶的資料發完了,就剩兩張不乾膠,看院內沒有同修,就從院的後門出去到馬路上的電線桿上貼了一張不乾膠,走了大約有200多米的電線桿上,又貼一張,被便衣惡人發現。

便衣惡人把不乾膠撕下向李芳玲追跑了幾步問:這是你貼的嗎?李芳玲沒理他,直往前走,便衣惡人跑上來,拉著李芳玲的衣袖,喊了三輪車,把李芳玲推上車,馬上就拉到航天分局,在航天分局裏,龔建國拿來手銬猛的抓住李芳玲右手,往背後一擰接著拉過左手,手銬往李芳玲手背一打,邊扣手銬邊說:我叫你嘴巴狡。然後把李芳玲推到牆根前。

後來他們押著李芳玲到她家去非法抄了李芳玲的家,七八個男警察和一個女警察把李芳玲家的抽屜和箱子、櫃子三個房間都翻遍,把李芳玲家的《轉法輪》、師父新經文及所有的大法資料和煉功用的錄音機、磁帶全都抄走了,又把李芳玲帶回龍泉驛公安分局,已經快到12點,把李芳玲和鮮明珍的雙手銬在進大門的樓梯的扶手上一邊一個直到第二天早上7點多,又把李芳玲兩個轉銬到後院停車棚下的鐵柱子上,有個叫鄧紅的男警察看守著她們,到十二點鐘又把她倆綁架到北幹道派出所,又單個審問和搜身,直到下午5點多,又把她倆綁架到看守所。

2003年5月15日下午,李芳玲和另一位孫姨騎自行車去百宮堰發真相資料,看見政府門口安了舉報箱,李芳玲就經過舉報箱投了一張真相資料,被幾個惡人看到了。當李芳玲兩人騎自行車走了大約有400多米遠左右,騎著摩托的一男一女的年輕人追上去,強拉著她們兩人的自行車,強行讓她兩人跟他們走,一走進一家院門,甚麼都沒說,就把李芳玲兩人連人帶車一起推上汽車,很快就拉到龍泉鎮派出所。下車後把她們關起來,單個非法審問。另外他們開著警車去了十幾個警察抄李芳玲家了,把李芳玲家的箱子,櫃子的鎖全都撬壞了,三個房間都翻了。把所有的大法書、資料、煉功用的錄音機,磁帶,全都抄拿走,而且連李芳玲的女兒也被帶到派出所,非法審問了好幾次後,雙手戴著手銬,銬在大院的停車棚的鐵柱子上過了一夜一天才放回。後來一女惡警手拿一塊提前折好的有三寸多寬的紅布,把李芳玲的眼睛蒙上,又來了兩個惡警把李芳玲強行架到警車上。馬上把車子開得飛快,大約把車子開了有20多分鐘,停車了,打開車門又來了二個人把李芳玲從車上拖下來,又強行往樓上拖,拖到六樓一間小屋子內,龍泉驛公安分局一科鄧姓科長,龍泉鎮派出所張春民等參與了這次非法審訊。就這樣雙手帶銬坐木方凳上審問了三天三夜也沒審出甚麼,就在5月20日下午5點多又把李芳玲綁架到看守所,非法關押了三十多天才放回。

2004年的5月21日早晨8點多鐘,幾個惡人,其中一人是明江社區楊紅(原龍泉062基地乙區派出所的警察),還有一個臉形方正,膚色較白的中等個頭,可能是龍泉鎮綜治辦的朱彰林,強行把李芳玲拖下樓,推上車,馬上就開走,大約開了1個多小時就開到新津洗腦班,就在洗腦班北關了快2個月。在這期間,強行她寫下「三書保證」。

3.成都大法弟子施蘭芳多次遭迫害的經過

施蘭芳,是成都市龍泉區法輪大法修煉者。幾年來,多次被綁架、非法關押、毆打和抄家。

2001年的夏天,有人托施蘭芳去看望趙本勇的母親,(龍泉區航天工業學校教師趙本勇迫於所在單位的壓力,被迫流離失所,趙的母親到龍泉兒子的家中幫助收拾東西。)

到趙本勇家沒人,下樓時,遇到一老太婆,同時還有一男一女,上樓,(那二人是派出所的,男的叫郭小東,女的不知名)。由於施蘭芳不認識趙志勇的母親,也不知他們是派出所的,就問:你是不是趙志勇的母親。她偽稱說是,派出所的郭小東問施蘭芳是否煉法輪功,施蘭芳說是。當時派出所就把施蘭芳綁架到龍泉區航天工業學校保衛處。隨後龍泉區航天工業學校保衛處的馬春就把施蘭芳送到北幹道派出所,當時趙志勇的母親也被綁架到龍泉區北幹道派出所。就這樣僅僅受人所托去看望一老年人,派出所的惡警把施蘭芳送到拘留所,非法拘留半個月。

2001年底有天晚上在航天甲區送真相資料時,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航天分局馬上把施蘭芳抓到公安分局。王建國逼問施蘭芳資料哪來的,並拿警棍狠毒打施蘭芳頭、身上,把施蘭芳的兩隻手都打壞了,肋骨打傷,腿也被打傷,頭被打腫的像發好的饅頭,眼睛打的像黑皮蛋一樣,無法睜開眼睛,也看不見。第二天,被送派出所。派出所的一個警察吃驚的說:要不得,誰打的這麼狠。但派出所還是又把施蘭芳關到一間小黑屋,吃、喝、拉、撒全在內,兩天後送到龍泉區看守所,又非法關押了15天。

2004年6月的一天下午,施蘭芳在家做家務,龍泉區航天工業學校保衛科的馬春、畢雲、王偉突然闖入施蘭芳的家中,硬把施蘭芳拖到樓底下上車,他們強行綁架施蘭芳。施蘭芳不肯走,說:外孫女馬上放學,家裏沒人,她進不了家,要哭的。他們不聽,強行把施蘭芳拖上車,送龍泉翰林山莊洗腦班。第二天龍泉區「610」頭子何錫文用皮鞋踢施蘭芳小腿,並惡狠狠的威脅說,要把施蘭芳的女兒、兒子、外孫女都關到洗腦班。洗腦班的惡人見施蘭芳在廁所煉功,便狠狠的打了施蘭芳的耳光,一隻手打痛了,又換另一隻手打。

洗腦班的陳得才(龍泉區政法委副書記)在給施蘭芳洗腦時,施蘭芳說:我修大法修定了,你「轉化」不了我。於是陳得才就又打施蘭芳的耳光。後來又叫王建國、羅軍把施蘭芳轉到新津洗腦班。

一到洗腦班,醫生檢查施蘭芳身體,發現高壓200,低壓120,脈跳很快,醫生嚇倒了。但就這樣,還是在新津洗腦班非法關押施蘭芳六天後,看到實在快不行了,才把施蘭芳放回家。

2004年10月26日,施蘭芳到樓下磨菜刀和剪刀,花園有兩個老頭在看報,施蘭芳順便拿了一張真相資料給他們看,其中一個老頭拿到公安分局去了。惡警馬上把施蘭芳抓到分局,後又送到北幹道派出所,北幹道派出所非法判了施蘭芳15天治安拘留。

在看守所第三天(28日)所長來查監,她說了施蘭芳好多壞話,施蘭芳說了一句:我們做好人,你們這樣迫害我們,以後要遭報的。她就受不了了,叫犯人把施蘭芳銬起來,一頭銬右手,一頭銬左腳,蜷成一團,站也站不起,睡覺也伸不直,就這樣整整銬了11天,才給施蘭芳解開。解開後施蘭芳站都站不穩,其他在押人都說:叫我一天都受不了。

2006年7月25日晚上,施蘭芳在街上走,龍泉鎮派出所的警察看見施蘭芳後,把施蘭芳抓住,問施蘭芳:你在幹甚麼?施蘭芳說:我沒幹甚麼。他又問施蘭芳:李洪志是啥?施蘭芳說:是我師父,是我最好的師父,也是全球大法弟子的最好的師父。全球有80多個國家的人都在修煉法輪大法,只有中國不准人做好人,不准煉。他們馬上搜施蘭芳的身(施蘭芳是女的,而搜身的都是男警。)搜不到東西,就打了施蘭芳一耳光,打的施蘭芳臉通紅。後又把施蘭芳拖到車上,拉到龍泉鎮派出所審問。非法審了大概有半個多小時,後來有一個老頭和一個青年人一直看守施蘭芳。到凌晨大約4點鐘才放施蘭芳回家。施蘭芳回到家發現家裏已被抄了個底朝天。抽屜、相框弄的一桌子都是,連縫紉機的肚子都抄了。

4.沈淑芳被綁架到新津洗腦班遭迫害

2006年4月11日中午12:15,沈淑芳被龍泉當地派出所一夥(五人)惡警強行抄家,被綁架到龍泉拘留所。15天後,沈淑芳被龍泉610綁架到新津洗腦班遭迫害。邪惡的包夾人員嚴密的失去人性的控制著沈淑芳的日常生活,幹著傷天害理的事。

2006年4月11日,惡人推壞沈淑芳住的臥室門鎖,抄走沈淑芳所有的大法書、大法師父的法像、真相資料、煉功帶等。2點左右,惡人把沈淑芳帶去派出所審問室,非法審問三個多小時。沈淑芳給他們講真相,他們根本不聽,惡人叫沈淑芳在他們寫的上面簽字。沈淑芳拒絕,不配合他們的要求,沒有簽任何字和按手印。

當晚10:30,沈淑芳被綁架去龍泉拘留所,關押在20平方米的監室裏,吃、住、洗、漱、拉屎、尿、都在監室內。那屋裏原已住有詐騙犯、盜竊犯、殺人犯、賣淫女等共有8人。到了看守所,他們才交給沈淑芳一份行政拘留15天的「處罰書」,上面寫著拘留沈淑芳的緣由,污衊沈淑芳99年4月「煽動」黎光瓊煉法輪功,而2004年以前,沈淑芳根本不認識黎光瓊,黎光瓊發真相資料救度眾生,完全出自於她個人的心願和所為。

坐牢15天,時間已滿,惡人並不讓沈淑芳回家,而是在龍泉610策劃下(龍泉鎮610頭子朱彰林參與此事),又直接把沈淑芳從龍泉拘留所綁架去新津洗腦班強行洗腦。610辦在龍泉找了兩個與他們關係密切的包夾人員非法押著沈淑芳隨往洗腦班。

610辦親自給包夾人員送工資、買東西(出口香蕉,荔枝、水蜜桃)慰問包夾人員,讓610辦給她們經濟上,物質上的好處後,迫害煉法輪功的好人。她們嚴厲的控制沈淑芳洗漱、喝水、吐痰、拉屎、尿等,事先要得到同意、安排,否則哪怕有時屎、尿憋的難受極了,不批准也不准去,就是准許,也得看到外面確無一人,才准去,並且是包夾人押著去。蹲在廁所裏,包夾人守在外面(廁所)嘴裏不停的吼叫:快點、快點、快點,不要叫人看見了。

每天的門窗緊閉不開,只有兩個小紗窗透點空氣,晚上還拉上厚厚的窗簾布,讓人每天感到難以忍受的窒息。她們用不讓沈淑芳得到足夠空氣、氧氣摧殘著沈淑芳的生命。那是在5月18日那天上午,沈淑芳特別難受極了,幾乎是窒息死亡之際的狀態,沈淑芳強行支撐著不聽使喚的身軀,去打開房門,想通點空氣,又被姓楊的包夾人吼叫著:誰叫你開的門,你要幹啥?有病就送你去醫院,把門拉過來,留個小縫。你坐到門後去。正在這時查房的來了,看見後怕出人命,慌亂叫包夾人員:快弄她去外面通空氣。

兩個包夾人,白晝輪番換著到外面去通空氣,睡覺、玩耍、織毛衣等,在屋裏盯著沈淑芳時,叫苦連天。嘴裏喊著沒空氣了,要憋死人了。她們為了金錢、物質,幹著傷天害理的事,出賣良心,迫害煉法輪功的好人。它們對沈淑芳說:我們的工作是龍泉安排好了的,我們是來「陪你、幫教你、管好你的吃、住、行走」。在新津洗腦班,強迫沈淑芳看污衊大法的電教片、圖展,輪番找沈淑芳談話、交代、威脅等。外表看它是法制教育中心,只要去過那裏的人都知道,其實是地道迫害煉法輪功學員的人間大魔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